劇情洩漏有。
在看電影之前,我抵死不看任何捏他,但是還是不小心被電視廣告給捏到…挖咧,七月就被廣告捏到了,害我看著廣告傻眼…去死啦!哪有人在廣告中捏人的!還好沒捏得很大,所以在看電影的時候還是受到很大的震撼。

一句話,很好看。

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對於這樣的結局感到滿意,但是我卻心痛得要死…我的大豆…嗚嗚…但至少豆子認同了我們這個世界,並且和親愛的弟弟生活在一起了,雖然不盡完美,但卻是不幸中最好的幸福了。德國阿爾馮斯在死前對豆子所說的那番話,對豆子想必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和震撼。

「我不是你的夢…我們真正地存在這個世界中,不要忘記我們…愛德華。」

豆子在我們世界中抱持著身處異鄉的漂泊想法,一直無法認同我們世界的存在,德國的阿爾馮斯對於豆子這樣全盤否定自己世界的想法非常不認同;最後,我們這個世界用鮮血和生命、淚水迫使豆子真正去面對了不同世界的存在感。雖然阿爾陪伴在豆子身邊也是使豆子認同世界存在的要點之一,但是我認為,當豆子決定一個人回去我們世界的時候,就已經不再對我們世界感到迷惘,而是藉由德國阿爾馮斯離別時候那番話徹底體悟了自己和我們世界的羈絆;阿爾會和他一起回到我們世界,應該是最大的意外驚喜吧。

劇場版當中,我對拉斯的觀感改變最大。「我想回去…讓我回去吧…」犧牲自己而開啟真理之門的拉斯,不僅是讓自己回到了母親的懷抱,真正地找尋到了母親,並且也利用自己達成了贖罪的機會;說是「贖罪」也許太過分了些,但是拉斯的確藉由犧牲而洗脫了獨自生活在鍊金術世界中迷惘的心情和深刻的悲哀。

其實很幸福的,拉斯,當我看到他投向伊茲米懷裡之時。

終於說到我最想說的人了。

大佐--……Q________________________Q

當豆子發現我們世界中的大總統時,立刻追了上去,打昏了司機,揪著大總統怒問:「大佐呢?!」並且回想起了,那天分離的黃昏,大佐和他輕輕的一擊掌。後來發現那個只是我們世界中的大總統後,才又放鬆,自嘲地苦笑,「是啊,人造人原來也是人類,在這個世界中還是會存在的。」

大佐在冰天雪地中自我放逐、頹廢的模樣真的很令人心酸…看著大佐那種模樣,不僅是觀眾心酸,連去探望的哈博克、布雷德都看不下去。


在緲緲風雪中兩個人的背影顯得模糊。
「是不是果然要請霍克愛來看一下…?」哈博克說。
「不必了。」布雷德頓了一下。「因為大佐等的人不是他。」

大佐等的人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

這句話在我的腦中回蕩不已啊啊啊啊啊--

大佐你的等的人,果然是豆子!

後來,豆子終於回來了。

豆子才剛回來,大佐就立刻出現拯救了軍部的大家(有沒有這麼神啊?),並且登上了熱氣球。

(喔?難道是要去…)

霍克愛要撲上,被阿姆斯壯擋了下來。

「大佐!我也要去!」
「我一個人就夠了。」

果然!大佐是去救豆子的!大佐你到底是怎麼知道豆子回來的呀啊啊啊!心電感應?

適時伸出援手救了豆子和阿爾的大佐回復了當初的英姿,不!根本是帥到爆點!從來沒看過這麼有能的大佐呀--!我看到我的眼前有愛心在飛舞呀!XD

「我的楣運果然都是你帶來的呀!」大佐笑著對身後的豆子說。
「哼,你那個眼罩真是一點都不適合你!」
以及,跟著一邊對著大佐和豆子鬥嘴而不知所措的阿爾。

後來,打鬥變得白熱化。

大佐向豆子喊:「去吧!」接著看著豆子奔跑的背影,很溫柔地很溫柔地笑了,「我一直都相信,你還活著。」

喔喔喔喔喔,我從來沒有看過大佐那麼溫柔的笑臉啊!我迷昏了…

最後大佐讓阿爾跟著豆子過去了我們世界,而自己負責將那邊的門破壞掉。阿爾和豆子越過了真理之門,放棄了原來世界,而終於認同了我們世界而一起生活著。即使是在一個極其不熟悉的世界中,豆子和阿爾從互相扶持中獲得了生活的力量和支撐。

「阿爾,難道你的記憶…」
「嗯,好像回復了。」

劇情最後豆子說了些什麼,我記不起來全部了…總之是一些關於肯定了這個世界存在的話。

豆子快樂嗎?我想答案是,「嗯。」

電影結束後,大家都還一直坐著,直到整個片尾跑完,然後我和我朋友坐在椅子上一直掉眼淚…眼淚怎麼擦都擦不完。尤其大豆的分離讓我受到好大的打擊,直到後來我和zucca分手後,在坐電車、走回旅館的路上,眼淚還是很難控制。

為什麼結局是這樣呢?為什麼?


故事中挾帶了很多思想,像是香格里拉的存在、追求幸福的慾望、對於國家的認同與遵從、對自己存在的思想反芻、罪與贖罪、生命和死亡…加以高潮起迭的劇情,我覺得真的很棒。雖然蟲子還是很多…讓我看得有點霧煞煞的,但是我希望那是「可能」「也許」會有第二部的伏筆…

(想得美!)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