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成為翼的戀人20個條件
1.有很棒的笑容
2.能夠好好地打招呼
3.能夠顧慮到四周的情形
4.做什麼都可以認真並且全力以赴
5.會注意自己的儀態
6.不會很俗(註:應該就是有品味)
7.被同性們欣賞
8.不會大聲喧嘩
9.待人溫柔
10.但是也有淘氣的地方
11.適合和服(簡單的浴衣是NG的)
12.有作為人的常識
13.沉穩
14.感受性強
15.有品味
16.能解讀當時的氣氛
17.料理技巧普普
18.有點笨拙
19.沒有心機
20.擁有身為女性的自覺

成為翼的戀人有以下優惠:
他會做飯給你吃
他會常常打電話、 MAIL給你
你的生日他會衷心祝福你
成為你的服裝設計師
可以教你跳舞


成為瀧澤的戀人20個條件
1.能解讀當時的氣氛
2.具有不會在人前怯場的常識
3.笑うとブサかわいくなる(註:我難以理解XD笑起來很醜?)
4.不會說沒水準的話
5.會煮飯、煮味噌湯、煎魚
6.會好好地脫下鞋子
7.能夠諒解彼此無法普通地約會
8.偶爾也能夠積極地撒嬌
9.敢吃納豆
10.用筷的姿勢很漂亮
11.比我還能顧慮到周圍氣氛
12.全力以赴
13.不會試探男人的心
14.早上能夠安靜地起床(因為自己有起床氣)
15.生病的時候,會照顧我
16.能夠開心地融入大家的對話
17.可以將料理分給大家
18.對於自己的錯誤能坦率承認
19.愛沒有負擔(太沈重是NG的)
20.發生問題的時候,能夠收起眼淚冷靜地對話

成為瀧澤的戀人有以下優惠:
每天一定打電話給你
一起煮飯
帶你一起到好多地方
對女朋友的朋友也很尊重
不會讓彼此後悔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T10年前是這個樣子的!」




大頭在國中一年級14歲的時候初戀,一個禮拜後立刻失戀。

「你有告白嗎?」
「欸…有,可是一個禮拜後,有一個轉學生轉到班上來,他就愛上轉學生了…三年級的時候,又遇到那位女孩,他和我說當時的他太傻了…希望可以重來,但是我拒絕他了。」

翅膀在國中一年級14歲的時候,是田徑隊!

主持人毒舌大吐槽:「不可能吧~Tsubasa根本運動神經=0啊!」、「Tsubasa你騙人的唷?!」

翅膀問了現場來賓一個問題。對象是Rinka:「你平常是位安靜的人嗎?」

翅膀:「是啊…常常看他好像都情緒很高漲…」
主持:「那個Rinka你怎麼說呢?」
Rinka:「啊~這個嘛,和我交往就知道囉♥」



表情超超超超超超超尷尬的翅膀XD(爆笑)

主持:「不過,(你和翅膀)根本不可能吧。」

說得好!(拇指)

這次伴舞的是A.B.C.唷。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81produce事務所(http://ime.nu/www.81produce.co.jp/)公開發表了一份道歉聲明,聲明文是由櫻井孝宏・小林貴祐・尼子真理等三人聯合發出,內容關於劇團「joy2006」日前8月31日至9月3日所公演的『ETERNITY』一部戲,經舉發指出,是改編自三谷幸喜先生的『東京サンシャインボーイズの罠』。演出人員包括了中尾隆聖(主演)、櫻井孝宏、斉藤きこり、川田紳司、熊谷正行、津々見沙月、尼子真理等人。


『ETERNITY』未經三谷先生授權,櫻井等人對於己方未經授權便改編演出的行為引以為恥並且感到十分地抱歉,因此在9/22一日在81produce事務所上公開發表了道歉聲明文,並且一再強調著作權的重要。

81produce事務所之前也曾經傳過一次風波,是石原絵理子這位聲優疑似出演AV的疑惑。當時在日本引起了很大的討論風潮,雖然當事人並沒有承認這件事情,不過也已經對該事務所產生了影響。

這次盜作風波多少確實降低了櫻井的聲譽,就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他未來的發展了。

完整道歉聲明:http://www15.ocn.ne.jp/~joy2006/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深瀨紅音
譯者:小綠
出版社:臺灣東販
出版日期:2006 年 07 月 23 日
內容簡介
小小的愛情丘比特們又回來囉~~這次又會帶給小遙他們什麼樣的衝擊呢?
好不容易跟長久以來暗戀的小真心意相通,還接了吻。如果那時候大家沒有進來搗亂的話,也許就可以一鼓作氣邁向下一階段也說不定…小遙獨自一人暗暗苦惱著。
「──已經快要把持不住了…」只是上個床就煩惱成這樣的高中男生!(而且還是攻!)現在還有這種人嗎!?
純情少女攻╳強勢美人受。在男生宿舍中萌芽的戀情結局是?兩人的初夜又會怎麼樣呢!?




自從之前在BBS上看到東販有心要經營BL市場就很開心,後來東販出的幾本BL漫畫也通通很有水準,質感也真是眾多出版社中數一數二的。綜觀目前出過的幾部漫畫,有時候還真有全數搬回家收藏的衝動。但是,東販的BL漫也是數一數二的貴。

當初看第一集的時候還滿喜歡這個可愛的故事,不過倒是沒有非常強烈的喜愛度,應該是因為劇情有點混亂的緣故,雖然非常純愛,但是並沒有讓我產生對其中配對相當喜愛的感覺。

被翻譯成「口袋情人」還真有點丈二金剛,情人們不是口袋大小的精靈們啊!不過如果翻譯成「口袋情深」(ポケット・センチメンタル,センチメンタル為深情、傷感之意)不知道會不會有誤導讀者的嫌疑?聽起來超像冷井情深的衝突愛情劇(噗)。

第二集主角們不只漸入佳境,根本就直接奔上本壘。四隻精靈比第一集還要沒有存在感,但是由於很可愛,雖然對劇情沒有直接影響,但是還是讓我為這部漫畫加分了。但是真正讓我突然對這部作品大感興趣的卻是配角對(怪怪,很多漫畫總是會出現配角對較為吸引人的現象),小萌和弟弟的發展,小萌和弟弟的曖昧畫面我重複翻了好幾次,愛不釋手。我果然對兄弟這種配對很難倖免…

第三集也許會有小萌配對的故事出現,在想是不是收第三集就夠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瀨尾浩史
譯者:陳政堯
出版社:臺灣東販
出版日期:2006 年 08 月 24 日
內容簡介
警視廳外神田警察局,通稱「秋葉原警局」!從警視廳派任來此的久遠,被分派到高科技犯罪談判室,擔任電腦相關的技術警官。她的搭檔是一名四肢發達、頭腦遠遜於她的肌肉派警察。反差如此強烈的兩個人,將在秋葉原這個電器之街上捍衛正義,解決不法案件!




又是秋葉原!

日本遭受秋葉原風暴的範圍和日子真是出乎意料地廣和久,又看到一部以秋葉原為名的漫畫,我本來又以為是御宅族的奮鬥故事,翻閱了之後才發現和御宅族沒太大關係,主要是放在以網路、電腦來犯罪並取締的劇情,也算是脫出了秋葉原系御宅族的窠臼。

第一個故事說的是被男友流傳出網路的性愛光碟的少女的故事;第二個是網路駭客利用公司網站漏洞來威脅公司的故事;第三個是駭客少女的故事;而第四個故事,因為故事是發生在秋葉原,因此不可豁免的還是有女僕們的出現,是一位原先是女僕的女警察打擊利用女僕詐欺金錢的故事。

這四則故事以第一個故事最貼近現實生活,也是最有可能被完整無缺地搬上現實生活發生的事情。後面三則故事則多少添進一些狗血和誇張的手法,因此第一個故事是讓我最有共鳴的。看著這個事情想起之前BBS發生的某些事件,頗為唏噓。

第四個故事非常有趣,而且和日劇「秋葉原@DEEP」某集女僕對決有80%以上的相似!看見兩個不同立場,一正一邪的女僕們拿著掃把和鍋鏟互相對幹的那個場面,我還真只能苦笑。女警換上女僕裝正義凜然地站出來那一幕,也讓我聯想到了「秋葉原@DEEP」中傳說中的女傭。

很欣賞女主角,利用高超的電腦知識來當作查案方式,不在意是否合法的態度很有一般Jump系主角們的特色。在第一個故事中,用病毒來達到刪除下載性愛光碟的點子真讚。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楠桂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6 年 09 月 13 日
內容簡介
比良?真琴是個手腕高超到外界評價為有如與惡魔訂下契約的尋人專家。
他接下尋找「真正」的魔女的委託,搭上客戶指定的巴士後,卻在山中遭遇事故。
平安無傷的少女們,竟然全都是被稱為「魔女」的人。
然後,真琴與少女們馬上又面臨了更巨大的恐怖朝他們襲來。
能活下來的是誰… !?
第一卷開幕 !!




楠桂是一位滿常創作關於神鬼妖怪(不管是不是搞笑類的)的漫畫作者,這次描寫關於魔女的題材,加入了不少血腥及內臟的白瞄鏡頭,看來這作品大有走向驚悚路線的味道。和姐姐大橋薰一樣善於利用恐怖來營造劇情的楠桂,看了這本尋找魔女W後,還真會有一種「啊,果然是姊妹」的感覺。

04年出版的作品今年才被長鴻代理,但是看到是長鴻出版難免有點心涼,有點擔心陷入未來幾集都將必須去尋找日版的窘境,長鴻經常半途而廢的惡習也不是新消息了。不過楠桂老師創作速度也不算快,上個月也才出了第三集最終集的尋找魔女W,算起來一年才出一集,不知道長鴻會用多快的速度結束掉他。

原名「イノセントW(Innocent W)」的「尋找魔女W」,書名原意是指「清白」,但是台灣翻做「尋找魔女」也算符合劇情,雖然我覺得「獵殺魔女」可能會更貼切一點,但是未免光看書名就告知讀者劇情,這樣的書名其實是滿合情合理的。看完了第一集老實說還搞不太懂詞末的「W」何解,猜想或許是Witch的意思?雖說故事在說魔女,但是多少讓我聯想到中世紀的女巫。可惜的是,楠桂將整部劇情主要放置在獵殺魔女上,並沒有將魔女一詞多做註解和描寫,一開始就進入獵殺的血腥場面,然後再帶入主角被託尋找魔女的任務,接著又是一堆獵殺的場景。看著一個個魔女被獵殺,但是在每個魔女身上也沒有多做著墨,描述他們的故事,反而像是過場角色一樣,一個事件一個事件的回想來結束每一位魔女的生命。

魔女被獵殺的方式頗具創意,第一位魔女會在睡眠中說出預言,預言自己死亡的詞句,讓我想起了鵝媽媽童謠的節奏。沒看過日版不知道作者是否有蓄意寫出文字節奏,不過看中文翻譯就有讓我有這種感覺了。塔羅牌少女的死亡也很有趣,因為自己的塔羅牌預言而慘遭好友殺害,那種血腥場面還真令人震撼。

中間有段劇情是一對能與死亡的陰魂對話的雙胞胎姊妹(簡單來說就是陰陽眼),藉由第一位死去的魔女告知姓名,再由另外一位女神官魔女加以詛咒,那樣的畫面呈現,我一直聯想到死亡筆記本!這對雙胞胎姊妹有和死神交換眼睛嗎?

最後的劇情,魔女也開始保護自己大開殺戒了。光就這一點來說,還真是過癮。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出了GL一辭的光一。


光一san~~~~~~~!

你到底是從哪裡學來BL和GL這兩個詞的啊?(大汗)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二失蹤了。

昨天沒有下雨,他們接完吻下了校車後,不二沒有回去家裏,不二的家人以為不二只是像平常一樣與手塚晚了點回去,但是裕太從七點等到了凌晨三點,沒有等到哥哥的回來。朦朦朧朧睡去後,隔天一早驚醒,裕太慌張地打開了不二的房門,依舊撲空。

於是手塚一早便接到了裕太倉然失措的電話,聲音一直顫抖,他說這是哥哥首次徹夜未回,他不敢讓媽媽知道,因此謊騙媽媽說哥哥去借住了手塚家。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16 Sat 2006 02:15
  • 茶舖

來到台北時間不過三個月,噪音、交通、人情都讓我顯得有些身心俱疲。晝伏夜出的行為模式,才剛要睡了,便被轟隆作響的流水車陣給吵得腦袋俱裂,想起在台南那段安靜無聲的日子,就對台北這樣冰冷的盆地更感到不暢快。


台南的家裏在巷子中,我向來睡眠都是需要極度的安靜,因此連房間中的鬧鐘和時鐘都被我拆了,只放了一個手工製作的時鐘掛在牆上以作掛飾。下午起床的我,往往都會去茶舖買個鮮奶茶和培果填腹,等待父親的晚餐。在台北這樣的茶舖比我想像中的少了太多了,飲料也充斥人工香精,這讓舌頭小心眼的我幾乎難以下咽,只好同朋友親自去買了茶葉回家當個茶工。習慣先熱泡後冷泡的我在昨天正式啟用了足不邁入的廚房;然而昨晚泡的茶太濃,今天打開冰箱一看,茶壺中的紅茶已經渾濁不堪、不能再喝了。如今處在擁擠卻不溫暖的台北,突然有些懊惱台南有好些地方很久沒去逛了。

我常看著海安路的照片,想著坐在那樣美麗的街道聽風聞風都是一種快樂的享受。但是海安路並不近,而我竟然也嫌沒有時間去坐坐,直到現在看見了照片,才發現海安路早已和我小時候記憶中的模樣有些改變了。想來應該是好的改變,只是我發懶又自私,沒有認真地看待他的美麗。

大學四年級,一位詩人同學在孔廟的老街上擺攤,賣他親手書寫的小物品。那樣細膩而風華絕代的創意,我是十分佩服的。和另外一位同學約好了,哪天一定要去老街看看同學的手藝,但是嘴裡說著說著畢業了,我將時間推諉給了雨天,至終還是沒看見路邊那個角落。

我發現了自己相當糟糕地不會品嚐生活。即使總是抱怨著台南有多麼美好,卻總是錯過在台南時候享受的時光。急匆匆的腳步我一再浪費時間在我記不得的事物上。大學生應有的活力,我好像都投擲在虛渡中了。這樣好嗎?我現在問自己。也許還是不錯的吧?被遺忘的青春。

我想起來三皇三家近期我才去了一次,還有好多家茶舖還沒光臨過。我相當喜歡這種提供恬美沈靜空間的店家,也想過也許可以的話,我要帶著我未來第一座筆電坐在茶舖裡,花一整個下午來寫作。

現在仍然很懷念抱著一堆文典到波哥點一杯奶茶苦讀的時間。點一杯鮮奶茶,坐在沙發上死命地吞入不專心的上課重點,往往一杯奶茶喝完了,我還搞不懂橫跨四百年來的中國思想;和同學拌拌嘴、背後調侃老師,也就這麼成為了一幅如茵校園中不可或缺的畫面。

我坐在台北的書桌前面對著電腦,非常懷念起了台南閑靜的生活。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嘟、嘟嘟──您播的號碼現在無人回應,請在嗶一聲後留言,嗶──

「喂,你不在家嗎?嗯,我只是想告訴你,日本今天的天氣真好,學校東邊的牆腳邊縫隙裡長了一棵小草很可愛。我去了海邊攝影,風平浪靜的,沒有你的日本連風都停止了。」沉默。「嗯,那就這樣,晚安,祝好眠。」

嘟、嘟嘟──您播的號碼現在無人回應,請在嗶一聲後留言,嗶──

「喂?還沒回來嗎?現在德國那裡應該是快要半夜了吧?好久沒有聽見你的聲音了,很不習慣。今天大石叫我們跑了三十圈操場,乾又發明新的飲料了。上次和你說的小草已經長高一公分囉,時間過得好快。那──晚安了。」

嘟、嘟嘟──您播的號碼現在無人回應,請在嗶一聲後留言,嗶──

「……我們好像總是錯過,呵呵。對了,今天電視上有播到德國的風景唷,雖然只介紹了十分鐘,但是我有錄下來,重複播放了好多次,鏡頭裏好多路人,不知道那些人群中有沒有你。」沉默。「你還是沒回來嗎?那、我去睡了,晚安。」

嘟、嘟嘟──您播的號碼現在無人回應,請在嗶一聲後留言,嗶──

「喂?喂?喂?喂……」聲音有些顫抖,沉默搖擺間字句破碎不成文,最後終於轉變為啜泣,嚶嚶切切直到再也聽不見聲音。

嘟嘟嘟嘟嘟嘟嘟……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周助!牛奶要喝完,不可以留下來!」

翹著嘴巴悶著氣,不二捧著熱呼呼的玻璃杯,下巴抵在餐桌上態度相當視死如歸:「好難喝,我不要。」牛奶有腥味,又是從乳牛怪怪的地方擠出來的,看到電視中的廣告他只覺得討厭反感。做人要有堅持,即使他還年紀小但他志氣高。

「不可以,喝下去。」凶惡的眼神一瞪,由美子拿出身為長姐的魄力,手掌狠狠地往桌上一拍震起桌面上的餐具一跳,氣勢驚天地泣鬼神。「牛奶對身體好,你看裕太多乖,已經把整杯牛奶都喝完了。」

耳尖聽到姊姊的稱讚,裕太連忙呼嚕嚕地乾掉牛奶,笑咪咪地亮出兩排閃亮亮的牙齒以及乳白色的上唇向哥哥炫燿。

水亮的眼睛瞟過弟弟一眼,迅速回到桌上溫熱的罪魁禍首上。不喝不喝就是不喝,他不喜歡白色,不喜歡乳味,不喜歡牛奶的名字──噢,反正就是一整個都很糟。嘟嘴晃腳,說什麼都不喝,誰逼他都勢必無功而返。

「周助……」無奈撫額大嘆,由美子對自己拗脾氣的弟弟徹底無能為力。「不過是一杯牛奶,有必要這麼排斥嗎?」一副斷絕姐弟之情在所不惜的表情,她從來不知道一杯牛奶居然威力如此強大,她是不是該為找到親親弟弟的弱點而慶幸?

「有。」強硬肯定。原則是不容更改的。頂著一頭搖晃鬆軟的棕色髮絲,不二猛地跳下椅子:「我出門了,BYE-BYE。」

「周助!」

「啊啊啊!哥哥好奸詐,等我!」

---

在他八歲的生命中,他只看過乳白色的牛奶,然後透著一股叫人生厭,聞之卻步的奶腥味。

那麼,那個巧克力顏色的牛奶飲料是什麼?

不二悄悄地墊起腳尖,一顆棕色的頭從磚紅色的牆壁後方探出,清靈的眼睛被陽光照耀出閃耀的水色晃動,大大的眼睛視線直射透明水杯中咖啡色液體,玻璃杯的邊緣環著陽光的反射,他小心翼翼地不讓在牆旁闔眼休息的大哥哥發現。

他只是想知道,這是什麼;好奇怪的顏色,這能夠喝嗎?

大哥哥睡得很熟,蟬聲鳴鳴,正是夏日炎炎正好眠的季節,牆邊陰影恰巧遮去了蜇人的太陽,留下一方陰涼的天地,倒是他站的地方被太陽直照,曬得他臉蛋紅撲撲,柔軟的髮絲被汗水貼黏在頰側。

「應該不會醒來吧?」撩開頭髮,自言自語地用雙手撐起身子,一雙童鞋在離地數十公分處晃啊晃。順道將自己的身子納入陰涼處,舒暢地呼了好大一口氣,吐著小舌猛散熱:「哇……熱死人了,這是什麼天氣啊。」

由上而下的角度使他只能瞧見大哥哥頭頂上的髮旋;與他的大不相同,大哥哥的頭髮顯而易見地又硬又黑,屈起的一足上靠著一本厚厚的小說,修長漂亮的手指頭還壓在書頁上,微微的風吹來只掀起了書頁幾角,和樹聲沙沙。

低頭看看自己撐在牆上的短小指頭,又來回逡巡了大哥哥和自己迥異的漂亮手指;長長的手指指節分明,是雙天生最適合彈奏鋼琴的完美線條。好羨慕……小不二微張著唇,大眼睛眨啊眨。

黑色封皮的書,粗糙的書頁。他看不懂那是什麼文字……反正不是日文,他現在已經懂得五十音和幾個漢字了,連姊姊都稱讚他品學皆優,所以他知道那不是日文。嘻嘻笑了幾聲,他笑得有點志得意滿。

反正沒人看得見。

「呵……」輕輕打了個呵欠。氣候如此宜人,風意如此醉人,大哥哥愜意的睡顏引得他睡意連連,瞌睡蟲掉上他的眼皮,讓他一顆頭忍不住重重點了幾下。「好想睡覺……」

姊姊說不喝牛奶會血糖低導致精神差,然後最後會長不高,難道是真的沒唬人?

揉揉眼皮。不可以,不能在這裡睡著。

振奮起精神,不二躍上矮小的磚牆,背對著大哥哥坐在牆上,做好所有隨時逃跑的準備動作,眼睛還不忘偷瞄了大哥哥的臉一眼,確認沒有任何偷窺的眼光,一雙小手才怯怯探出,將那杯不知名的飲料捧來自己面前。

鼻端抵在杯沿。

先聞一聞。

──好香,有甜甜的味道。

近似於巧克力色的液體上方覆蓋著一層凝結的奶膜,他偷偷地用手指頭撥開它。

緊張地舔舔嘴唇,他再次朝下方的大哥哥瞅了一眼;沒動靜,還在睡,呼。

心臟不能自己地鼕鼕急速跳動,他用力吞吞口水,把將近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臟給嚥下去;小手緊緊地握著比手掌要來得寬的玻璃杯,他睜大了眼睛盯著裡頭的牛奶,冰藍色的眼珠子移都不移。好奇心與道德正義在心中拉鋸成鴻溝。

過了好久好久的一分鐘,他終於壯士斷腕,仰起杯子灌入一大口飲料。

「……嗝。」呆呆地吞下,然後打了一個嗝。

溫熱的香味滑過口腔,充斥了整個舌面,甜甜膩膩的味道纏繞上他的味覺神經。他意猶未盡地捲動自己的舌頭,舔去上唇殘餘的液體。

好甜,比適才竄入鼻腔的甜味要甜膩上數倍,巧克力獨特的味道滿滿地環繞了喉頭,比想像中的好喝,然後……

「唔!」

五短指頭捂著嘴巴,皺緊了一張精緻的小臉,水氣掩蓋上他的眼珠子,「框」地將玻璃杯狠力擱置回原處,不意濺落出幾滴深色的水滴,他無心顧慮,迅速地躍下牆頭,咚咚咚地急匆匆邁開小腿奔跑離開犯罪現場。

嗚──有奶味──

掩藏在鏡片下純黑的眼眸焦點緊隨著瘦小的身影遠去,頎長的腿站起優越的身高,書本跌落草地,向來堅毅沉默的嘴角洩露出一絲笑意。伸出左手握住杯子移到唇側,他就著濕潤的杯沿喝下醇美的牛奶。

擱下玻璃杯,他彎下身子撿起書本,仰首瞥見從木葉間漏出的閃耀陽光阻絕了不適的刺眼,揩去額邊滑落的汗水,輕輕微笑。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生氣了!

他是真的生氣了!這是他平生第一次這麼生氣──好吧,他承認自己生氣的機會實在太多了,可是這次他真的很生氣,氣得、氣得像是啞巴吃黃蓮,滿腹委屈怎麼說都說不出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現在他在哪裡?

佐伯猛地坐起身,無視純白的薄被從自己的身上滑至腰間,瞠目瞪著粉紅色的房間以及牆壁上滿滿的薔薇花,紅的、紅的、紅的,全都是大紅色的薔薇花,有緞帶的床柱,高級木板材質的檜木底板。

他迷路了,他一定是迷路了,這裡不是我的家,我的房間沒有薔薇花,當然,更不會有緞帶蕾絲絲綢被。

那──為什麼他現在會全身赤裸的坐在這個粉紅色的大床上,然後然後……

嗚哇!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問姓名?」

「不二周助。」

沙沙地謄下。「再請問不二先生的年齡?」

「二十九歲。」

「生日呢?」

「二月二十九日。」

「欸?」櫃檯小姐抬起頭驚訝地笑著。「那不就快到了嗎?生日快樂啊,不二先生。」看見對方上揚的嘴角不變,櫃檯小姐又微笑低下頭。「那麼……請問婚姻狀況是?」

他驀然笑得燦爛而美麗,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微微抿起的唇染上一層粉紅,交握的雙手鬆開,一枚銀戒閃著璀璨的色澤;他無意識地摸了摸無名指上的戒指,沒注意到自己笑得多麼幸福,才徐徐地回答:

「已婚。」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樣的SHO和翅膀。



這樣的SHO和翅膀。



嗯……真是絕配XD
翼翔組真是一個有趣的組合…
難怪翅膀出道後,SHO會說他很寂寞…(爆笑)

昨天看完G之嵐後,在MSN的暱稱上掛著:「看激嵐看到哭。」
幾位朋友還特地關心,演了什麼?這麼感動?

親愛們。

我是笑到哭

SHO變成我看G嵐的最大歡樂來源……和我看T&T上節目一樣,翅膀也是我最大歡樂來源。
我好壞…囧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体があるから自由にできる

KinKi Kidsとしての活動は、来年で十年になります。(堂本)剛との関係ですか?どう説明したらいいのかなぁ?女の人って、けっこう夢見るところがあるでしょう?「ボーイズ.ラブに萌え~」見たいなのが好きな女の子もいるので、僕と剛の関係も、そんなふうに思いたいらしい(笑)。ステージ上で、なんとなくギャだで剛の手を触ったりすると、微妙な反応があるんですよ。「なんでやねん?」という感じですけどね。

ユニットを掴む胸から、剛と一緒にやることになるんじゃないかなぁと、なんとなく思っていました。「ジュニア」時代も、先輩たちのバッタにつくとき、二人でセンターに立ったりしていましたから、プライベートでのつきあいは、あまりありませんでした。当時からよく一緒に遊んでいたのは、(TOKIOの)長瀨智也です。剛とは今もお互いのプライベートはほとんど知らないし、携帯の番号も知りません。

でも僕は、KinKi Kidsあっての堂本光一です。今回、ソロアルバムに関しては、スケジュール的にまったく縛りのない状態で作ることができた。それが許されるのも、Kinki Kidsという母体があるからでしょう。もしソロしかなかったら、「もうそろそろ出来ないと世の中から忘れられる」とか、当然あるわけじゃないですか。でもオレにはKinki Kinsがあるから、自由に伸び伸びと音楽に取り納める。それって、すばらしいことだと思います。


重點其實是第一段。

「Kinki Kids的活動,明年將邁入第十年。我和小剛的關係?該怎麼說才好呢…女孩子不是都很愛做夢嗎?喜歡『BL好萌~』的女孩子好像覺得我和小剛就是那樣的關係(笑)在舞台上的時候,我突然碰了一下小剛的手,台下就會出現微妙的反應。那欸安捏咧?」

大哥,我個人覺得…這和你某些舉動真的有關係…

下面提到SOLO的一些想法,看了很感動。就是因為有Kinki Kids這個母體才會有SOLO的產生。這對Kinki或是其他的雙人團體(也就只剩某團了XD)都是一樣的道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總是一直下雨,天氣有點冷。

不二蹲踞在鐵門旁的遮雨處,看著陰晦的天空,自屋簷流洩而下的雨水鋪蓋成簾幕,遮住自己的視線和身軀。雨很大,一陣一陣的,常常是下了十幾分鐘後就停了,可是停雨沒五分鐘卻又開始傾盆大雨。

學校還沒有換裝,即使秋天快到了,大家還是穿著夏季制服。臨出門之際他忘記為自己帶件薄外套,現在手臂上全是寒冷得站立起來的雞皮疙瘩。不二搓搓自己的手臂,氣溫被大雨帶低了幾度,他發現連呼氣都可以看見白色的空氣痕跡。

今天不想太早回去,歸程的校車應該已經發了好幾班了;他僅僅向菊丸提了一聲便施施然地掛著書包在右肩上溜出了教室;最後一堂課是英文,心情還不錯,所以他不想瞧見禿頭的老師。

踅著腳步走上屋頂,才發現雨又開始下了。因此他蹲在那兒,即使只是看著雨他都愜意。

由於大雨,這兩個禮拜的部活都取消了,既然沒有大賽,大石很貼心地向教練申請了暫時取消部活的要求。教練通過了,全體社員舉手歡呼,雖然瞧見了手塚部長闇黑下來的臉色,也沒有人在意。

誰都不希望在這樣的大雨中練習。青學並不富裕,不擁有室內的網球練習場,手塚再如何悻悻然也無法多置一詞。他必須承認,看見手塚那樣深鎖的眉頭,他感到很愉快。

不必擔心啦,親愛的部長。大家其實都很認真的──偶爾偷懶一下無妨囉。

不二伸出手掌承接住雨滴,看它在掌心上成為圓點後擴大滴落。

雨變大了,再不走可能會全身狼狽。

身後的鐵門軋地打開,偉案的身軀擋在門前,不二微微歎一聲。不必回頭他也知道是誰來了。知道自己這個習慣的人除了他,別無他人,面對最要好交心的菊丸他也只交代一句要翹課回家,沒告訴他自己去了哪。

他曾經想過,如果自己哪一天發生了意外,遺體也應該是在這兒被發現的吧。

「不二,你還沒有回去?」

明明是疑問,偏偏句尾聽起來就像是安上了一個句點,在陳述一件事實一樣。不二垂下頭,甩淨手上的水珠,用溼濡的手滑順了髮稍。

「哇!」自己的脅下被兩隻手穿插而過,將自己的身子硬生生地拔高拉直,不二驚呼一聲連忙伸直兩腿站穩腳步。「手塚,你做什麼啊!」他轉過頭睜大眼睛瞪他,差點嚇走魂魄。

「今天我在校車上沒見著你。」手塚將不二轉過身子,讓他面對他。「遇見了菊丸,他說你翹課先走了。本來上了車,想想你不可能那麼乖巧,所以我又下了車。」前門上,後門下,有幾個女同學張口欲言地眼睜睜看他下車。

頭顱抬起幾十度,不二看見手塚眼鏡上反光的自己:「部長大人真是了解我,不過放學後不趕快回家不是好孩子該做的事情喔。」

「那你還在這兒?」

「我不是好孩子啊。」不二微笑瞇起眼睛,壓下手塚還擱在自己腋下的手。「手塚,放開我,這裡是學校。」他輕聲提醒,一隻食指豎得高高的,放置在鼻端前二十公分。

手塚從善如流地放開雙手,替不二撩開棕色的髮絲到耳後。「你有告知雙親今晚要晚點回去嗎?」不二前科累累,好幾次都流連在學校屋頂,害得不二母親急忙打電話致電部長詢問兒子去處。他往往是先安撫了不二母親,才衝出家門四處找尋不二的蹤跡。

幾次下來,他也知道該到哪兒找下落不明的不二了。

有時候他乍開鐵門,望見欄杆邊伸展雙手迎風而立的不二,總會出現不二將會就這樣飛翔離開的錯覺;不二不是天使,也沒有翅膀,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聯想。

「啊,我忘了。」笑咪咪地毫無悔意,不二拍拍手塚,「待會兒麻煩部長大人送我回去,家母對你很有好感,你帶我回去她絕──對不會再對我訓斥什麼的。」

「菊丸和大石還在社辦,要找他們一塊兒回去嗎?」雨勢減弱了,風不大,撐傘時還不至於被淋濕了身子。不二不是會帶傘的人,若是不二與菊丸同行也只與菊丸撐著同一支傘,他問過不二為什麼不帶傘?不二說他不喜歡被隔絕侷限起來的感覺。

傘是一種很奇怪的物品,他說,把人們圍在一個圓形的框框中,往前走是雨、往後走也是雨,傘卻老是頂在你的頭上框限住你的行動,這樣不是很孤單很不舒服嗎?不二回問他。他一時愕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要有傘就好了,不二笑著說,天,很大。

天,很大。

「不了,他們兩個人自己回去吧,又不是小孩子了要我們帶。」不二探頭出去瞧了瞧正上方的天色,雨滴嘩啦啦地砸了他滿臉。

「不二。」伸手將不二拉回來,手塚抹掉他臉上的水珠,「這樣會感冒的,早點回去吧,再晚就沒校車了。」他與不二家住得遠,校車上永遠都只剩下他們兩人直到終點站,然後兩人分道揚鑣,各自往相反的街道走去。

「今天我不要坐校車。」不二深吸一口氣,把午後雷雨洗滌的塵土風味盡吸入胸口,難以形容的清新草味透徹胸扉,即使身在高高的樓頂上,還是可以清楚地聞到操場上的味道。「手塚,我們今天走回去好不好?」

「不二,你知道家裏有多遠嗎?」

「那麼就一直走吧。」不二跨下台階,咚咚咚地就躍下了好幾階樓梯。「一直走,就可以有很多的時間,不是嗎?」

手塚看著不二的背影沒說什麼,緩緩地關上鐵門,框噹隔絕掉淅瀝的雨聲,不二的腳步聲很輕盈,踏在階梯上有一種很微妙的節奏,和心臟的鼓動很類似,噗、通就是兩階。他跟著走下樓梯,在噗通兩聲中間擊出第三種節奏。

今天,他有記得帶傘。

---

雨天他們不接吻,因為不二說他們的空間只屬於在校車最末尾的座位上,而下雨天不二從不坐校車。

對他們兩人而言,這是很奇妙的關係。如同面對其他社員一樣,平時他們相敬如賓,宛如是僅止於禮的同學關係罷了,然而每一天在校車振動搖擺的位置上,他們卻相濡以沫,擁有彼此最深入的親暱接觸。

那天不二坐在最後方的位置上,輕輕地拉動了自己的衣袖,問他:「我們接吻好不好?」

他沒有辦法拒絕,那是他們第一個吻,只有短短的半秒鐘不到。

接著第二次,第三次,他們越吻越久、越吻越深,往往是當校車上人潮一淨空,他與不二便緊緊相連。每次都是不二開頭,揪著他的衣袖對著他笑;那樣的笑容並不陌生,兩年來不二都是這麼對他笑的。

就像是現在不二對他的笑。

「手塚,我腳酸了。」蹲在馬路旁,不二仰起頭喊,不意外地瞥見月色黯淡。這樣的雨天,無論是月亮或是星子都一樣零落。

一如往常地他交臂而立,左手還是握著傘柄,居高臨下看著不二:「說要走回家的人是你。」

「我腳酸了。」苦著一臉細緻的臉地說。不二的左側襯衫有些溼了,小小的雨傘遮不住兩個人的全部;他已經刻意讓不二站得靠近傘央,還是免不了被雨打溼。「手塚,雨勢變小了,我可以幫你拿雨傘喔。」不二笑彎了眼睛。

手塚皺起眉,雨傘稍稍地往不二方向移了幾分。

「啊啊,下雨天要撐傘,好麻煩喔。」伸了伸懶腰,不二猛地站起身。右手手掌攤開,手掌上有一道小小的擦傷,現在已然結成深色的痂,手塚還記得是上個禮拜與乾對打時,不二摔倒的傷痕。「給我吧,雨傘,我替你拿。」

默默地將雨傘遞給不二後,手塚還是開了口,「不要用右手拿,你的傷還沒全好。」受傷那次,他知道不二險些敵不過乾,回去路上在校車不二沒有向他多說些什麼,應該說,不二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托著腮看著校車窗外飛逝的景色,直到快要到終點後,才突然拉住他的袖子要他吻他。

那次的吻例外很簡單,他只有淡淡地吻了不二的唇。

不二比任何人想像中的都要來得好勝,甚至不二自己。

「我知道了,部長大人。」乖乖地換手持傘,不二笑吟吟地,「麻煩你了。」

手塚有些想笑,可是沒有表現在臉上。他背對不二蹲低了身子,「上來吧。」

「耶,部長大人是好人。」不二輕聲歡呼趴上手塚的背,右手緊緊勾住手塚的頸項,兩腿夾著手塚的腰際,讓手塚可以抱住他的腿。手塚站起身,一步一步緩緩往前走,不二的頭就攲在自己的右肩上,雨聲很大,可是他仍然可以清楚聽見不二均勻細小的呼吸。

不二閉上眼睛。

「手塚。」

「嗯。」

「你看,這樣我們就不會淋濕了。」

手塚笑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是陳南宗,書中由十三個小故事穿插而成,因為故事都不長,陳南宗的文字並不蓄意艱澀,反而很容易引人入勝,是一本很優異的短篇小說集。

除了第一篇故事是得獎作品,多少讓人覺得讀來有點枯燥,故事性不如文字美好外,其他的十二篇故事皆比第一篇「鴉片少年」的故事衝突性要來得高一點。帶著一些現代人的狂迷,陳南宗的小說中多少有一種瘋狂的味道,而且是僅僅存在於當朝現在的。

要介紹這本書,當然不會只是因為他寫的很好看,書中「囓女虎牙研究」一文絕對是讓我笑著閱讀完本書的最大原因。雖然已經讀完幾個禮拜了,可是這篇短篇小說至今仍是十三篇小說中使我印象深刻的篇章之一。

先註明,會提到劇情。

「囓女虎牙研究」一開始誠如篇名,說的是一個村落中會以接吻囓咬女孩子的嘴唇留下痕跡以當作文定,某一天村中需求西瓜霜的要量突然增多了,父母親扭扭捏捏地至藥房購買西瓜霜不敢多置一詞。經過揭露後才知道,原來村中多了一個會突襲女孩子強吻的犯人,父母和女孩們為了面子不敢多說些什麼。

於是一位少女的哥哥終於忍不住站出來決定親自抓取犯人。在他組成的小隊中,有一個美麗的少年,那位美麗的少年則有一位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少年曾經這麼問過那位夥伴:「你和我這樣算不算是青梅竹馬啊?」結果回應的是:「青梅竹馬只有一男一女才可以用吧!」的吐槽。美麗的少年越長越大,發現了自己對於那位青梅竹馬的慾望也跟著長大,他承認自己對於對方已經不可能只是友情。

少女的哥哥意氣風發地提出了一個笨提案,由美麗的少年裝扮為女孩子,夜間走在路上以引誘色狼出現。少年雖然百般不願意,還是換上了女裝,嘴唇塗上了怪異的紅色漆,在路上慢慢散步等著色狼出現。

色狼果然出現了,他攫住了少年狠狠地吻他,被困住的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接吻的滋味。隔天,他跑去找了青梅竹馬。

他告訴了青梅竹馬自己昨天扮成了女裝,引誘了色狼出現。

「然後呢?」

少年說,他蓄意在嘴唇上塗了洗不掉的漆料,在色狼吻他的時候,他讓漆料印到了色狼的牙齒上。今天,他是要來驗證的。

「驗證什麼?」

青梅竹馬才訝異地問完,少年就撲了上去吻住了青梅竹馬。

色狼有沒有抓到?作者沒說,反正也不重要了。重點是,少年和青梅竹馬的青澀戀情真是可愛啊~~~( ̄▽ ̄ )﹏﹏

像是某些書評說的,這篇其實就只是個愛情故事。當少年撲吻上青梅竹馬的時候,我差點大笑出來。好樣的!這樣也行!下次曠男們倒是可以學起來這招,哈哈。



補上陳南宗的文字部落格:http://blog.chinatimes.com/pecker/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A.NA.TA】

先輕輕地將雙唇覆蓋上去,也許一開始不必密合,只要微微觸碰到肌膚,感受到彼此比掌溫還要低的唇溫,然後鬆開、然後再覆上去;接著轉換個角度,讓唇峰上的弧度恰好切切實實地黏密住自己的,稍微用力緊緊貼住小小起伏的脣形。

可以出點聲音、也可以沉默無聲,碰觸再分開、碰觸再分開,而後最後一次的碰觸就再也分不開,熱熱的呼吸吹拂臉上的汗毛,彼此都閉上了眼睛,即使微微地張開了,也只見得到彼此的睫毛,然後感嘆為什麼他可以擁有如此美麗濃密的眼睫,還來不及嘆口氣,對方便已奪走自己開口的能力。

伸出舌頭,舔一舔然後笑出來,薄薄的兩片唇瓣中央竄出對方的舌頭深入自己,先滑過粗糙的舌頭表面,一勾就舔到了連自己也害怕搔癢的上頜。要笑時才發現只能夠彎起唇角,舌頭和聲音早就被纏住了,摩擦勾舐舔吮,呼吸款款融化。

這就叫吻。


「哼嗯……」

五根手指頭緊緊抓著他背後的襯衫,不二的胸膛急促地上下起伏,吻得越久呼吸越急,抓著的手指力道也就越大,但是膝蓋卻漸漸虛軟無力。一隻大手握住自己的腰間,扶起全身的重量,壓緊了兩人間的距離。

輕薄的制服根本抵不住身體的熱源,吟哦聲小小的淺淺的,從鼻子裏哼出來的還比喉間的嗓音要來得早被聽入耳膜。唇齒交換屬於自己的唾液,卻更加口乾舌燥。想喝水渴得不得了,於是極力地汲取對方的溫存似水。

「不要說話。」

沉沉的嗓音晃動胸膛,連帶振動入自己的心臟。不二驚喘一聲,讓他緩緩吻離自己的嘴唇舔舐自己的輪廓。往下移動,他沒有使出力氣柔柔地啃囓著下巴,像是在品嚐什麼似的,他又咬又吮,淡淡的麻痛感讓不二悄悄折起雙眉。

食指探上來滑過眉間,不二聽見他說:「不要皺眉……你的眉形那麼好看,皺了可惜。」他一邊說話沒停止動作,頭一斜吻上他側臉的線條,輕而易舉地找著了耳垂的方向,張開嘴一口含住了它。

「不要……只是你。」不二臉頰紅熱,感受到衣服下擺悄無聲息地潛入不屬於自己的左手;拇指擱在前方四指涵住後腰,一路往上滑動,停止在最後一根肋骨上後,再更緩慢地摩挲而上握住了自己的心臟。「不要──」在這裡。

「不二。」話尾一落,他又吻上不二的嘴唇。

不二很熱,他知道對方也是。從身體深處燃燒而起的火焰自被覆蓋的心臟開始蔓延,野火燎原,無論由上由下都點燃了超越三十七度的體溫,緊緊靠在一起兩個人的下半身密無間隙都毫不掩飾地得知了彼此的想望。

觸摸,而不要只是親吻。

吻得更急更深,不二被壓在了椅背上動彈不得,眼眶中泛著透明的淚光,沾染在眼睫毛上搧動。舌頭已經麻痺了,連身體都開始發麻,不二伸長了手臂,合攏住對方的頸項。比自己的還要巨大手掌壓制在小腹上,不二的手擁得更緊。

「我──」

持續微幅的震動停了下來,不二眨眨眼見著了外頭的天色。

「星星都出來了。」

車門打開的機械聲像是氣體被壓縮了,不二站了起來左手壓著書包,往前門小跨步奔去,對著駕駛座上白髮蒼蒼的公車司機不管他是否瞧得仔細咧嘴一笑:「謝謝你,今天辛苦了。」然後轉過頭向後門已經跨下台階的他揮揮手:

「手塚,晚安,還有明天見。」

手塚回頭看他,沒有微笑也沒有揮手。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おじゃる丸」原案・犬丸りんさん、飛び降り自殺か

 NHKの人気アニメ「おじゃる丸」の原案者で知られる女性イラストレーターの犬丸りんさん(48)が、東京都武蔵野市吉祥寺本町の自宅マンションの屋上から転落して死亡していたことが11日、わかった。仕事に悩んでいるという内容の遺書が残されていたことから、警視庁武蔵野署は飛び降り自殺と見ている。

 調べによると、犬丸さんは10日午後1時30分ごろ、14階建ての自宅マンションの屋上から、隣にある5階建てのビルに転落し、死亡した。

 室内にあった母親あての遺書には「仕事ができない」などと書かれていたという。

 犬丸さんは東京都生まれ。筑波大学大学院修了後、1990年、漫画雑誌「モーニング」で「なんでもツルカメ」でデビュー以来、漫画やエッセー、小説などで活躍した。「おじゃる丸」はNHKで98年10月に始まり、現在も平日夕方に教育テレビで放送中。1000年前の「ヘイアンチョウ時代」からやってきた貴族の子供「おじゃる丸」が活躍する物語で、子供だけでなく、主婦やOLにも人気を博し、2000年にはNHKのオリジナルアニメとして初めて映画化された。

(2006年9月11日13時35分 読売新聞)

http://www.yomiuri.co.jp/national/culture/news/20060911i305.htm


以NHK人氣動畫「丸少爺」原作而廣為人知的女性插畫作者犬丸りん(48歲),於11日東京都武蔵野市吉祥寺本町的自家大樓墜落死亡。以留下對工作有所困擾的遺書判斷,警視庁武蔵野署認為犬丸乃是跳樓自殺。

經調查,犬丸於10日下午一點三十分左右,自14樓的自家公寓屋頂跳樓自殺,並滾落在隔壁五樓大樓,不治死亡。

家中的母親則發現了犬丸遺下寫著「再也無法工作下去」的遺書。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