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時々僕は思うんだ
僕等は生まれるずっと前
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
生きていたんじゃないかって

だって体が離れても
心は今もうすぐそばに感じる

いつだって いつだって 聞えているよ
僕の名を 僕の名を 呼ぶ声
どうかもう 泣かないで 君の思いは
伝わっているから

ある時僕は知ったんだ
別々に生まれて僕等は
だから自分を不完全に
思ってしまうんだろうって

同じ幸せを願い
だから同じ傷を心に刻む

いつの日も いつの日も 忘れないように
繰り返し 繰り返し 叫ぶよ
どうかもう 泣かないで 君をひとりに
したりはしないから

いつだって いつだって 聞えているよ
僕の名を 僕の名を 呼ぶ声
どうかもう 泣かないで 君の思いは
伝わっているから

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君を思うよ
君のこと 君のこと 思うよ
時がもし何もかも変えていても
君のことを思うよ

時々僕は思うんだ
僕等は生まれ変わったら
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
生きていくんじゃないかって

--
花了一個晚上和小飄討論了ayumi的新PV,終於成功理解了「part of Me」想呈現的意境了。小飄果然是我家編輯大人,好厲害喔——這PV我看了好幾次都沒看懂,果然就是需要你我磨合亂七八糟討論才討論得出來啊…

綜觀這部PV,有四個主要的角色:金髮白衣女、金髮紅衣女、於一分48分出現的金色頭冠男、最後的金黑髮男,以及穿插於中很重要的三個意象:蝴蝶、螳螂、蛇。

一開始我很困惑於蝴蝶、螳螂、蛇這三者的意象各自代表了PV中的那些角色,但是就各種面向來看,每一個角色都可以是蝴蝶、都可以是螳螂、也都可以是蛇。可以說是金髮紅衣女代表蝴蝶被代表螳螂的金髮白衣女所啃噬了、也可以說是轉世後的金髮紅衣女再度幻化成蛇轉而吃掉金髮白衣女。但是金色頭冠男、金黑髮男又各自代表怎樣的立場和角色呢?

首先要注意的是,整首歌的歌詞唱的是「轉世輪迴」。在歌詞中不只一次地提到「僕等は生まれるずっと前/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生きていたんじゃないかって」(在我們誕生之前的好久好久以前/我們是否分享著同一個生命/而活著),「ある時僕は知ったんだ/別々に生まれて僕等は/だから自分を不完全に/思ってしまうんだろうって」(有時我深刻明白/我們誕生於各自不同的生命/因此我們彼此才顯得不完全),還有最後一句的關鍵歌詞:「時々僕は思うんだ/僕等は生まれ変わったら/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生きていくんじゃないかって」(我總是在想/當我們重新誕生/是否仍能共同分享同一份生命而活著)。

就這三句歌詞來看,重新審視歌名「part of Me」。

——是的,這四個人通通都是同一個人,不分你我、都是ayumi。

既然體認到了這個關鍵條件,再回頭看歌詞。

「時々僕は思うんだ
 僕等は生まれるずっと前
 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
 生きていたんじゃないかって」

一個靈魂被切割成了不同的生命體,存在於不同的軀體上,但是在久遠之前他們是共同屬於彼此的,你是他、他是我、我是你,彼此分享著同一個靈魂、同一個生命。但是在某個事件或因素下,這條靈魂被錯置在完全不同的軀體中,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

「だって体が離れても
 心は今もうすぐそばに感じる」

而即使軀體是分離的,但是因為他們原是同一個體,因此無論如何都感受得到對方的思想和脈動。無論何時何地,就算是身處於不同的時空,也都能夠聽見彼此的哭聲及呼喊,靈魂之間還是會有聯繫。明明是同一條靈魂,然而他們卻深愛著身為自己靈魂一部分的對方。

接著是重點的一段:
「ある時僕は知ったんだ
 別々に生まれて僕等は
 だから自分を不完全に
 思ってしまうんだろうって

 同じ幸せを願い
 だから同じ傷を心に刻む」

這也確實解釋了整個PV的重點。他被分成不同的部份而生存,每個都是他、但是每個都不完全,唯有湊在一起才能成就真正的完整的「他」。「祈禱我們能夠獲得相同的幸福/因此在心靈上劃上相同的傷痕刻記」,明明是不同的個體,但是都有類似的體驗證明是相同的靈魂,為了讓彼此未來有可能再度融合,甚至蓄意讓彼此體驗一樣的痛苦。

在PV中出現了蝴蝶、螳螂、蛇其實都是同一個人,都是曾經存在的自己,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甚至為了讓彼此融為一體而選擇吞噬掉對方,求得骨血相融、成為一體。這三者意象的呈現、甚至是PV最後的擁抱,都只是祈禱能夠成為一體的手法表現。

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君を思うよ
 君のこと 君のこと 思うよ
 時がもし何もかも変えていても
 君のことを思うよ


「即使時光也許滄海桑田/我對你的思念永遠都不會改變。」表達了也許未來他們或許會存在於不同的時空之下,但是彼此之間的思念羈絆都不會改變。

最後的總結就是這一段:
時々僕は思うんだ
 僕等は生まれ変わったら
 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
 生きていくんじゃないかって


我總是在想,當我們重新誕生,是否仍能共同分享同一份生命而活著?從歌詞第一段呼應至最後一段,過去分享同一條生命、未來重新轉世輪迴了,還是企求著我們仍然是同一條靈魂、同一個生命。因此總歸來看,整部PV講的就是一個人,每個意象每個生命每個人物,通通都是渴望著將靈魂合而為一的一個,人。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兩天看ズバリ的時候,來賓大叔說:「タッキー的臉真是漂亮啊…」細木老師得意地說:「他是個好男人吧。」來賓大叔又說:「與其說是好男人,タッキー還真的是好漂亮啊……」

今天看新聞,新聞播報員(♂)說:「好擔心タッキー漂亮的臉啊!」

由此可知,タッキー你的臉是日本國寶,絕對要痊癒得完美無缺啊啊啊啊——!

友人:「你講的他的價值好像就是那張臉…」
我:「是他的臉價值太高>3<」


前天還看不到什麼新聞,結果今天霹靂啪啦地一大堆新聞都在報瀧澤鼻子骨折的事情,而且篇幅好大(偏偏一張照片都看不到…)。巡迴剛開始的時候,我還和朋友小小抱怨說,為甚麼都沒新聞報導T&T開全國巡迴的事情,NewS復出就有,新聞好小氣…

現在新聞多到讓我很囧。

可是因為受傷而佔新聞版面一點都不讓人開心啊——(哭著跑走)起碼多少播一點演唱會片段嘛…(刺明信片)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NANA逃稅被起訴、到JASRAC決定盯上同人誌界要求繳費,晃著晃著又看到月初的這則新聞「狩獵御宅族」(オタク狩り)。

在秋葉原出現約十八歲的數名青少年專門搶奪御宅族,去年一年已經有25件搶劫案件發生。少年們表示御宅族看起來既弱又有錢,正式下手的好對象。秋葉原的御宅族們人人自危,此外還有專門向女僕咖啡店的女僕們下手的雜碎,強暴案時有所聞,簡直就是「秋葉原@DEEP」的現實翻版。基本上石田衣良應是以現實為基礎而創作的,但是對於觀賞的觀眾族群來說,終究是戲劇的一部分,究竟御宅族的生存空間有沒有被尊重?就這點來說,很悲觀。

御宅族給人印象弱小、怕惹事,這樣既定的印象恐怕得歸咎於媒體的放送和「電車男」的風行,無論「御宅族」風行日本社會、造成多大的風潮,都只代表了御宅族文化被當作一種新奇有趣的次文化現象,簡單來說就僅僅是一種娛樂,願意去認識它、尊重它的人,基於興趣和生活範圍的不同,一定在於少數,御宅族的正名成效不彰,只是自一個宮崎、酒鬼薔薇,變成了電視上那位說話永遠都在吃螺絲、顫抖的電車男罷了。這樣一在被消費、嘲弄(此現象等同於腐女,被消費的情形一樣也出現在腐女身上,只是較無御宅族的誇張),從前年電車男的風行到現在「電車男」現象的氾濫、退流行,御宅族還是弱勢的一群。

另外來說JASRAC這兩天的新聞:「日本音楽著作権協会(JASRAC)や日本文芸家協会など17の著作権利者団体は、協力して著作権の集中管理に乗り出す。著作物の権利者や使用条件のデータベースを作成し、共通のポータルサイトで公開。各団体が個々の著作権者に代わり、使用許諾と使用料徴収も手掛ける。」也就是說,未來創作同人誌必須繳交費用給JASRAC。

同人誌的存在一直以來都是遊走在曖昧灰色地帶,之前也曾經出現過被控告的事件,但是過去只是出現原作者控告同人誌作家,要像現在JASRAC針對所有二次創作大動作實行卻是將近史無前例,看來JASRAC有打算要全盤介入大量控制住同人誌的市場。可以肯定的是,JASRAC的行為絕對會對同人誌的市場造成難以估計的損傷。

一路消息看下來,覺得御宅族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了,可悲,同人女亦是。

著作権整備へ、JASRACなどが「検索サイト」構築

 日本文藝家協会(坂上弘理事長)や日本音楽著作権協会(船村徹会長、JASRAC)など17の権利者団体でつくる「著作権問題を考える創作者団体協議会」は、文学や音楽、美術、漫画、写真など幅広い分野の著作物について、複数の権利者団体にまたがる作品・権利者情報を、インターネットで一括検索するためのポータルサイト(玄関サイト)を新たに構築する。

 同様のポータルサイトは日本経団連なども検討しているが、基盤となる権利者団体のデータベースが整備されていないことなどから、運用されていない。今回のポータルサイトが構築されれば、さらに広い分野でのポータルサイトの整備を目指す日本経団連などにも有益となる。
 同協議会は27日にワーキングチームを発足させ、権利者団体のデータベースを整備したうえで、2年後の運用を目指す。
 新たに設けるポータルサイトは、〈1〉著作物の名称は何か〈2〉著作者はだれか〈3〉利用許諾を得るにはどこに連絡すればよいか〈4〉自由に利用できる条件は何か、といった情報を、短時間で手軽に調べることができる。
 現在、テレビや映画の映像など複合的な著作物を制作したり、二次的に利用したりする場合、複数の著作権が存在するため、著作権など諸権利の調査には手間と時間がかかる。統一的なポータルサイトができると、作品・権利者情報の検索面で迅速化・簡略化が図られるだけでなく、利用許諾の手続きも容易になる。
 また、著作権が存在していても権利者が自由利用を認めている著作物もあり、その場合の条件などを明示することが可能。「教育や非営利目的、障害者が著作物を利用する場合に限って自由利用できる」といったデータを分野・権利者・作品ごとに掲載することが可能という。創作者団体協議会では、各権利者団体の既存のデータベースの現状を調べてその整備を進める。

(2007年2月24日15時0分  読売新聞) 

狩獵御宅族: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捲毛,之前你一直和我提的那件事情…」

「嗯,怎麼了?」

「我……答應你。」里中主任羞赧地低下頭。
>
 


不敢置信耳朵裡聽見的話,小捲毛緩緩站起身:「小賢……」



「我答應你的求婚。」里見主任迎上小捲毛的目光,臉頰紅紅。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狂喜的小捲毛忍不住抱起里見主任轉圈圈。「謝謝你!小賢!我好高興啊——謝謝你!」



好BL的一段劇情啊…一﹃一
還抱起來轉圈圈咧…當場讓我噴出一口水。

早就知道你們兩個人有一腿了。

最後部長要小捲毛拋棄里見,小捲毛眼裡還有淚光…小捲毛!不可以輸!不可以輸給部長啊~小賢是你的!



筱原涼子的戲怎麼從Unfair就開始讓我一路腐…Orz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5日名古屋場。

今天的瀧澤和昨天的比起來精神好多了,有日飯說感覺起來好像根本沒受傷一樣(太好了)。

一部我愛你唷T&T。
翅膀:「相方受傷了我真的很擔心,所以晚上我會陪著他一起睡的…可是,好害羞喔!所以我又回房間去了…瀧澤秀明!」(害羞的到底是你還是我們?= =a)
瀧澤:「大家晚安~名古屋的風味坊有世界頂級的雞翅膀。但是比起名古屋的翅膀,你們知道世界上最好吃的翅膀是什麼嗎?那就是……今井翼!」(………)
翅膀:「YOU們!大家好,我是最好吃的翅膀,今井翼。話雖如此,但是還有更好吃的雞翅膀喔…那就是…秀明瀧澤!」

二部→
翼:「從我這方向看過去啊…瀧澤的身體…嗯嗯,從哪裡開始吃才好呢?我是不會讓給大家的唷!我要獨占!開動了!」
瀧:「大家愛翼嗎?」
觀眾:「愛してるー」
瀧:「這樣啊這樣啊…但是我比大家更愛翼啦!承蒙款待了!」
瀧:「YOU們!前天和昨天我吃了好多好多雞翅膀……我可以吃大家的雞翅膀嗎?……我亂說的-_-b」


今天有個好吃的雞翅膀小笨蛋不小心脫口而出羅密歐與朱麗葉在四月七日要播出,說完後才發現不可以講,只好和大家說不要PO在網路上,還好有個溺愛相方的塔頂的男人說,沒關係啦~說吧。所以大家都知道了,四月七日要播羅密歐與朱麗葉啦~

換裝的小單元,翅膀說要幫受傷的瀧澤,所以跑進去簾子裡,結果被瀧澤趕出來了(XD)。翅膀在偷窺瀧澤換衣服的時候,發現瀧澤喝到了自己那瓶水,之後還說,今天的飲料味道好像是第一次喝到…(你確定是第一次?-_-)瀧澤聽了大笑,翅膀又澄清說,「我們兩個人不是那種奇怪的關係唷!」(翼小弟,你不是才說瀧澤是你的戀人嗎?=口=bb)瀧澤:「你這樣越講越可疑啦XD」

二部MC從歌迷的信聊到會不會直說「我愛你」,瀧澤問:「你會對喜歡的人說我愛你嗎?」
翼:「會說啊!」
瀧澤:「欸~o_o」
翼:「我會對喜歡的對象說的。」
瀧:「在我愛你唷T&T裡說我愛你,我都覺得很不好意思欸。」
翼:「如果對你說『秀君~抱我』你會怎麼樣?」(今井先生——!)
瀧澤大笑。
翼:「乾脆在這裡練習看看吧。」
瀧:「別別別別別別!」

--

瀧澤身邊有翅膀、翅膀身邊有瀧澤,這真的是太好了。看到瀧澤說翅膀的溫柔突然讓我好想哭喔…我要撐住我要撐住不可以哭,可是我全身雞皮疙瘩一直消不掉啊…嗚。請兩位一起相互扶持,繼續加油吧。

今天的瀧連:
「本番中は翼に本当に助けられて、改めてこいつで良かったなって思いました!
けして甘えるって意味ではなく、その優しさが嬉しかったです
(今天的演唱會翼真的幫了我很多,我又再次體認到有他在真的是太好了。
我不是在撒嬌,但是面對他的溫柔我真的很開心)。

即使撒嬌也不要緊哦!請盡量向翅膀撒嬌吧,因為你的相方就是今井翼、你們就是T&T呀。

2人なら大丈夫さ、わかるよね!:)

24日名古屋場。

瀧澤好像摔得很嚴重,右眼充血、臉還腫腫的,臉上戴了黑色的護具,像當初世界杯宮本恒靖的很類似,在演唱會一開始瀧澤就一直和歌迷道歉,一部打招呼時說很抱歉讓歌迷看到自己這種難看的模樣、二部說「我有好多好多話想和大家說,總之…我會加油的!」,但是聽說看起來精神不錯,還會拿自己像是很弱、沒票房的摔角選手來開玩笑。然後翅膀今天情緒很高昂。

在唱打麵的時候,兩位還可以開玩笑地說,跳打麵的動作就像折鼻子一樣,翼還打趣說,但是真的折斷了鼻子是打麵的唷!

Call合戰時,翅膀出新花招。

翅膀:「歡迎光臨~」
歌迷:「つばすーーーー!」
翅膀:「你們想喝什麼飲料——?」
歌迷:「(大笑)つばすーーーー!」
翅膀:「我就是今井~~」
歌迷爆笑。
瀧澤:「啊…今天輸了輸了,你今天很聰敏嘛。」

在換衣服的小單元,翅膀還說因為瀧澤受傷了,因此要進去幫瀧澤換衣服:「你沒問題嗎?要不要我進去幫你換?」瀧澤:「很窄欸!」Jr.還開玩笑說下次會幫兩位準備一起更換衣服:「下次我幫你們兩位準備大一點的地方…」

換翅膀換衣服時,河合撿起翅膀的衣服說:「翼君的一點都不會臭耶,沒噴香水啊。」
瀧澤:「有香香的味道喔。」
河合:「這種距離也可以聞得一清二楚呢。」(喂…小弟小心一點喔u_u)

二部的時候,翅膀在換衣服,瀧澤則一邊教導歌迷跳舞,翅膀就從簾子裡突然探出頭看瀧澤,瀧澤就回頭看他、翅膀又把頭伸回去;翅膀又把頭伸出來、瀧澤又回頭看他、翅膀又把頭伸回去…來來回回玩了三次。

五平餅翅膀昨天到了名古屋後後,吃了五平餅、掃了爺爺的墓,晚上吃了味噌鍋(你們每場都在報告吃了什麼…要不要出美食導遊?)因為翅膀自己是紅味噌控,所以家裡的冰箱總是冰了一堆紅味噌。翅膀還說名古屋有他曾曾曾曾祖父的銅像,瀧澤忍不住問,你家到底是做什麼的啊?翅膀說:「什麼都做-w-」(現在又是拉麵屋、又是章魚燒、又是味噌…翅膀君Orz)

瀧澤則是全力進攻要吃的雞翅,昨天一個人在飯店的房間內嗑掉了三人份的雞翅,吃到舌頭痛…(看來鼻子傷勢應該還好,如果這麼能吃的話。保重啊塔奇~>"<)

我愛你唷T&T。
一部→
翼:比起一個人來名古屋,和瀧澤一起來果然還是更好玩~我好開心!請大家盡量地看我們吧!(上次solo con翅膀是一個人來名古屋的)
瀧:名古屋最最好吃的東西就是雞翅膀了!今天我就要把你當成雞翅膀吃光光~!

二部→
瀧:我最喜歡名古屋的雞翅膀了!翼,今天我要把你當成雞翅膀吃掉啦!
翼:大家喜歡瀧澤嗎?你們看,那個可愛的屁屁!
(瀧澤向翅膀翹起屁股)
翼:角度真好!
瀧:什麼角度真好!?
(翅膀轉向瀧澤翹起屁屁)
瀧:角度真好——!
瀧:YOU們!大家喜歡翼嗎?但是我比大家更愛翼啦!I LOVE YOU~外國人啊你!

河合的模仿100連發,在他研究完了MS後…今天表演了Love So Sweet!(個人謹以此歌獻給親愛的瀧翼)

聽說今天一部蘋果女有亂入…不過似乎瞬間就被帶走了,不知道是不是由於他在BLOG有先預告要去名古屋場,今天戒備有比較森嚴的樣子(大過年的我真不想罵粗話…= =)。


以上資料來自日揭,有錯請指正。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森久保祥太郎よりお知らせです』(2/23更新)
               
                     ご報告

2007年はワールドホビーフェアが皆さんと会える最初の機会でした。
遠路はるばる、足を運んでくれた皆さん、本当にいつもありがとう!!
改めてここに感謝致します!!
さて、今回は皆さんにご報告があります。 

2007年2月22日、私、森久保祥太郎は、入籍いたしました。
お相手は、浅川悠さんです。 (アーツビジョン所属) 

職業柄、こういった報告はどのようにすべきか悩みましたが、
日頃、心から応援してくださる皆さんに対し、隠し事はしたくないという私の考えに、
彼女本人、並びに双方の事務所のご理解もいただきまして、
今回このような形で、ご報告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とはいえ、俺がやるべき事、やりたい事、できる事に変わりはなく、
『結婚』という、人生における一つの大きな転機に、責任と充実を感じ、
人として、男として、深みを増した表現活動を、これからも続けてい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森久保祥太郎…これからも地に足を着け、できる限りの表現活動に精進していきます! !
これからも、末永く、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 ! ! ! ! ! 

                       2007年2月吉日 森久保祥太郎



--

驚。


本年度第二顆紅色炸彈,但是這顆炸彈的威力對我而言,遠遠超過了遊佐浩二…

我家森小保他結婚了O_______________________O

孩子你結婚怎麼沒和媽媽說!(毆)我好大的驚嚇啊…誰…誰來讓我尖叫一下……我家森小保居然也已經結婚了……小孟~~~~(尖叫)我們家森小保結婚了啦!

男的帥、女的美,恭喜恭喜~即使結婚了,森小保你還是要多多接作品喔,馬麻好久沒聽見你配的音了…嗚。馬麻很想念你…(但是你鬍子剃掉沒?)你還接不接過激系列啊…(倒)

下次的紅色炸彈如果是元氣或潤潤,我應該會直接送醫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密碼: (閱讀此文章需要密碼)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

他微微伸展僵直的手臂,拉長了腿,搖搖頭舒軟硬得發疼的頸項,彷彿都可以聽見骨頭撞擊的聲響。揉揉肩膀,他淺淺吁氣,輕輕翻轉個身子,涼被緩緩滑下,露出一片白皙的背脊,他稍偏過頭瞅見滑至木質地板上凌亂的白被,又將側臉壓上蓬鬆的枕頭。

夜色朦朧,今天的黑夜特別黯淡,幾顆幽冥的星子有氣無力地閃耀著亮度,燈紅酒綠的大樓霓虹燈掩蓋過月光,伴著銀白的亮光一起灑落整個臥室,他還可以清楚看見遠方的霓虹燈上寫的字體。新細明體吧,他想著微微一笑。


窗框的輪廓被照耀得明顯,在木板紋路上囊括出一個梯形的影子,以及一個颀長的身體;背著光,他瞧不清楚他,但是在黑夜中驀然璀璨的紅點偶爾將對方的呼吸揭露得一覽無疑,一吸一呼,灰白色的煙霧。纖長的手指,漂亮的手指,骨節分明的手指,而他向來對手指容易感到特別愛慕。

趴在枕頭上,他雙手枕著下巴,笑得溫柔。見到白色的煙圈在黑暗中散開淡去,再淡去。他想起很多人的記憶也是如此面容模糊不堪。

如此景色,他著實意欲拍攝下來,然後供得一生珍藏。

「醒了?」橙紅色的光點弱下,從臉的稜線移開。

「嗯。」從鼻腔內輕哼出一聲,溫存如水。房間內的空調剛好,他躺得舒服。「我看不清你的臉了。」他說。

修長的腿放下窗台,穩穩地向他跨步而來。右手食指與中指夾著煙,他自煙霧繚繞間描繪出體型與表情。

「拿著。」

他將香菸遞給了他,於是他順手也用食指與中指夾著,接著,身體被翻轉仰臥,脣齒中侵入熟悉的味道,侵犯到口腔裡的每個神經與敏感,舌下、舌尖、齒間、牙齦,溫柔而濡濕的交纏沖刷過他唇瓣裡點點滴滴,他的呼吸混合他的呼吸,被吻得疼了的唇,仍在回應著彈性的觸感。

成灰的煙蒂稀稀疏疏落下,燙著了自己。

急急拍掉燙熱著灰色的煙蒂,他皺眉咋舌,四支手指頭在嘴邊揮啊揮:「有煙味。」

「不好聞嗎?」湊著他的手指,深色的頭顱低下吻著他的指節,深深吸了一口煙。吐出,散亂,白色與黑色的色調再度被混雜入胸肺內。

「手塚,你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將煙換了個手挾著移到嘴邊,讓手塚吻他的手指,他也吸了一口煙。

彎著腰,他輕柔地舔吻著不二的手背。「你呢?」

「我?我不會抽。」他靜靜微笑,瞅著手塚吻他。尼古丁對他的心臟而言仍舊太過刺激,只是這幾年的習慣使然,使他在醒後就不經心地挑出一根煙,還沒發覺前煙已經點燃,看著忽明忽滅的火點跟著自己的呼吸跳動,他突然迷戀上這樣的感覺。

「我以為你抽。」手塚坐在床側,順手將滑落的白被撿起,重新蓋上不二的裸身。

「我以為你不抽。」他笑,接過棉被後,一起將兩人圍在被中。白皙的臂膀摟著手塚的頸項,偎進最熨燙的體溫。他的體溫總是比較常人要來得低,於是他習慣用手塚的體溫來暖暖心坎。

這樣脣齒相依的危怠感,比什麼都還要動人。

「啊。」他驚呼,拍開胸前手塚按壓的指頭。「不要碰,會疼。」

手塚放鬆力道,摩搓著他肌膚上深色的紅點,「下次我會溫柔點。」在紅點上輕吻烙落,手塚吻得很柔很柔。一吻上癮,他承認不二的身軀體膚比尼古丁更容易成癮,就像他幾年後再碰觸香菸的依賴感一樣或是更強烈,他幾乎想將不二用繩索綑綁著,甚至啃囓入腹。

「吶、手塚。」他推開手塚,不讓他吻他,手裡還拿著煙。「不要了,我身體不太舒服。」

奪過不二手上的香煙,手塚壓下他,右手伸長至床頭櫃精確無比地找到煙灰缸,捻熄。「哪裡不舒服?我替你按揉幾下就好。」難得一笑,手塚法令紋壓出一條痕跡,左手箝制著不二的雙手,另一隻手探向不二的腰部輕輕搓揉。

我還沒說我哪裡不舒服呢。他笑,閉上眼承受壓下來,比煙灰還要炙熱的吻。嗆人的煙味被含在唇舌裡,轉釀成濃郁的情味,在兩人的軀體搖擺交遞。空氣中沁涼的夜氣,開始被呵出的溫度蒸發殆盡。






「等一下——我再抱你去浴室。」

「……嗯。」在思考熾焚成灰燼前,他攀上手塚的肩耳畔細語,笑著回答。不追究在浴室之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嗨,手塚,好久不見。」

手塚左手握著門把,看著來客平生第一次傻眼。

微微的翹起嘴,放下打招呼揮動的手,笑彎了眼有些不滿的咕囔:「真沒意思,你不能表現得更意外一點嗎?這樣平淡無奇的反應彷彿是早料中我會來找你一樣。」從手塚和門框間的縫隙擠進去,他一步踏進明朗的房間:「吶,叨擾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他站在樹下,抱著貓咪的屍體哭得很傷心。

天空澄藍得不可思議,整片天空上甚至沒有雲在流動,輕微的風吹過樹葉搖落幾片葉子,沙沙的摩娑聲掩蓋不去他悲切的哭聲,嗚嗚咽咽,他抽搭著有一下沒一下抹去臉頰上的淚水,哭得透不了氣也沒注意。

他只想著他養的貓咪死了,媽媽說他會過敏不能養,那隻貓咪是他偷偷背著媽媽撿來,然後養在後院,天天都省下自己的晚餐來餵小貓。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下午,莫名地收到了一束花。

沒有署名沒有卡片,一束花靜靜地躺在社部的門前,他問了一些人,也沒有人知道那束花的名稱,乾還說,那種類的花式在路邊隨意可以見到的,一時要他說出名字也記不得,更明確一點而言,這種花毋寧更適合稱做雜草。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哪,毛巾。」

抬眼又迅速壓下眼簾,沒有立刻遞過毛巾,「啊啊,謝謝。」

「手還很痛嗎?」他輕輕觸摸他的手臂,堅硬的肌肉有完美的線條,還在微微顫抖著,平貼上去他能夠身同感受到那股深沉的痛楚,幾分鐘前那個抱著手臂而跪倒的身影還歷歷在目,怎麼樣也抹煞不去。

「好多了。」右手握著白鐵的欄杆,欄杆傳來的冰涼觸感迥別於左手臂熱辣的痛楚,球場上稚嫩的隊員如今的形象逐漸充實;他想起了好久以前也有人期許他成為青學的支柱。「我輸了。」他終究還是輸了,在最後一顆球前扶首稱臣。

「是啊,你輸了。」他笑得溫柔,為他擦拭去滑落的汗水。「從帝王地位跌落的感覺如何?」他曾經告訴他輸球的可能性,但他拒絕阻止他,他知道那是一個人一生中或許難以成就的傳說,他仍期許手塚的生命中擁有鮮明如常的畫面。

「比想像中好受一點。」因為有那麼一刻他曾經以為自己不會輸。在痛苦侵蝕神經末梢,他的意識從球場上抽離,遠離的聽覺僅能接收到從觀眾席上微微的呼吸聲急促,他並沒有回頭,他見到了那條線,就在眼前。

他必須跨過去,縱使跨越過去所殘留的,只剩一片空白。

而他跨越墜落地獄後回頭,卻發現那抹微笑依舊,輕柔地將他托住雲端。

「你啊,真是容易叫人擔心呢。」噗哧笑出來,他伸直手臂深深呼吸。地球仍在運轉,世界的秒針沒有減緩腳步,部長輸球也許並不是那麼重要大不了的。

「讓你擔心了。」他轉過頭看他,不二的微笑那麼愜意,還擱置在他手臂上的手傳來低溫的觸感,壓制了麻痺的感覺。「我很抱歉。」他有察覺到眾人的擔憂,只是他有他的堅持和必須踏上的道路,他腳步不容轉移。

低下頭微笑甜甜,但疼痛如影隨形的傷口再也隱藏不住,清晰現形。「手塚,你那麼希望見到我的悲傷嗎?」

沉默以對,不二知道他的疼痛,如同現在他的心臟正承受著由不二手上的體溫,經由血管的血液奔騰而來的哀傷蜂湧如入幾乎撐破了他的心室。覆蓋上不二的手背,他一言不發,卻難得微笑面對不二的笑容。

他在透過羈絆分享他的榮耀以及堅持,而這正是手塚最珍視的。「你很奸詐。」他瞪他。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撫慰他、收買他,這場比賽太過漫長,甚至彷彿要壓垮了自己的肩膀,這份沉重的悲傷他不會善罷干休。

場邊傳來歡呼聲,越前的攻勢愈見凌厲,勝券在握。

「你和芥川的比賽非常的精采。」為青學的勝利奪下了必勝的轉捩點,他所投予的信任,不二回覆了比他想像中的要更多更多。「久違的白鯨,威力不減。」

「稱讚無用。」他搖搖另一隻手的手指,彎下腰手肘靠著欄杆。「這樣擔心你實在好辛苦。」

「還有……」

「還有什麼?」漫不經心地回應,注意力被場上的賽事奪走。啊,最後一球了,看來冰帝大勢已去。連續兩場的刺激對越前而言,想必激起了不小的波瀾,越前成為青學的支柱已然是不可抗拒的趨勢了,這是好事。

「最後一球了。」他順著他的視線看去。

「嗯,你的全國冠軍指日可待了,恭喜你。」他笑著說,眼尾瞥向部長大人,微瞇起的雙眼閃動著美麗的光彩。「『還有』什麼?你沒說。」別想打混過去。

瞧著不二橫顏,他突然拉過他,在他的耳側輕輕詢問。

嘩──

同時全場掀起一陣爆裂的歡呼聲,「GAME SET 6-4,WON BY 越前龍馬!」裁判聲音異常清晰竄入耳膜,瘋狂歡呼的觀眾們,欣喜若狂的青學隊員,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青學天才的臉頰瞬間染上緋紅的色彩,滲染上透明掉落的淚水,以及從來不曾如此美麗的笑容。

「贏了!贏了!」大石歡聲向他們奔來。「手塚!我們贏了!」

「青學的部長大人,該集合了。」不二推他上前。

「你的回答?」

「快去。」

然後在手塚跟著大石離去前,趁著手塚回首望他,笑著無聲地以唇形回答:

擔心你一輩子,我認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又夢到Takki了。

我夢到我去參加演唱會,很幸運地坐在花道第一列,近到可以一伸手就摸到Takki的那種近。
接著Takki好像要找觀眾上台去玩聊天(就像ONE!那時候一樣),於是開始從觀眾席找人,他就近找第一排的觀眾們。
向我靠近…靠近…然後手搭上我的肩膀,靠在我耳邊(其實沒那麼近XD),用很性感的聲音點我上台。

我整個人興奮緊張到快昏倒了,當下只記得先用日文擠出了一句話:

「我…我從台灣來…」Q/////////Q

接著就看見Takki微蹙了一下眉,可能想說找個不會說日文的人上來沒辦法聊,當下好像要找其他人。
我立刻抓住他,目露兇光:「但是我勉強會一點點日文!!!」我要上去我要上去我要和你一起聊天,吼~~

然後,後面的半小時,我只記得我在大腦內一直思考這句文法對不對…這個單字怎麼唸…我這樣講對不對…被一堆文法壓死,一點看見偶像的愉悅都沒有!T_____T

聊著聊著,翅膀出場了!

喔耶————————!(感動泛淚)

我……我……看見翅膀的背影了!
背影……背影……背影……背影……背影……


半秒。



我醒了。




忍不住哭著跑去和小助助哭訴。

我:我的記憶中淨是……我緊張得要命,默默研究日文文法
貓子:.............空虛。
我:一點都沒有看見偶像的充實Q______Q
貓子:感覺是好累的夢喔
我:這是我第二次這樣了Q___Q
貓子:你第一次夢的時候只夢到大頭,第二次翅膀出現半秒了
我:對……
貓子:下一次再接再厲!!
我:下次應該會有一秒
貓子:然後一秒之後就是兩秒
   兩秒之後是四秒
   四秒之後會有八秒
   只要以2倍成長很快的你會夢到你醒都醒不過來
我:總有一天我會夢到我和283躺在床上,然後我摸著他變胖的小肚肚
貓子:不會有那一天
   因為takki一直都會在= =
   Takki寧願你摸他的大頭也不會讓你碰翅膀一下= =


=3=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世界的俳優—————!
世界的俳優—————!
世界的俳優—————!




真是美麗啊!世界的俳優!為何你穿起來就是這麼適合你咧?而且賽司還剛剛好,簡直就是為你量身訂做的旗袍……

旗袍……

啊咧……

這件旗袍……好眼熟……











!!!!!!!!!!!!!!!!!!

同一個款式!!!!!
傑尼斯你們是同一種款式買了大中小三種賽司嗎!?

愛拔不愧是Takki從小教到大的小弟…穿到太普通的衣服居然還抗議!顯然相當熱愛Cosplay。
要不要和瀧澤哥哥一起開一個Cos的節目啊?XD

看了Nino的旗袍和大野的水手服後,我的感想是……

強烈要求今井翼加入宿題君班底!!!(敲碗)

可以吃很奇怪的東西喔!小翅膀!(你的重點根本不是這個)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Feb 20 Tue 2007 16:48
  • 迷仔

作  者:ホームラソ.拳
編/譯者:小綠
出版社:台灣東販 


感想:

ホームラソ.拳的新作。

從喜鬼認識ホームラソ.拳,然後看了他的「僕は君の鳥になりたい」,就決定將他列為必買的作者之一。目前台灣只出了「喜鬼」、「迷仔」兩本,又都是東販出的(哇~錢錢、錢錢啊),台灣緩慢代言的速度和價格,都讓我有點心動想直接敗日版。

ホームラソ.拳的處女作「喜鬼」筆觸和人物線條、背景處理都不像是新手,實在很想知道他過去有沒有畫過同人誌之類的。純看他的圖,也會讓我想起金色スイス的畫風…

是說金色他最近跑去畫啥了?@@A

迷仔清新自然,很好看,不過裡面有幾個人物造型…很眼熟XD

迷仔故事中有個亞久津學長也就罷了,「花氣薰人」的主角!




這…這……這分明就是……

我最心愛的御劍!

為甚麼 另外一個角色長得不像成步堂~~~(吶喊)←又不是在畫同人誌XD

補一張:

「異議あり!」






作品列表:
ぼくとアクマと魔法のことば
迷仔
僕は君の鳥になりたい
喜鬼
仲神家の一族
仲神家の一族悪魔来る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村上真紀
萬有引力EX 第1集
定價:NT120
出版日期:2007.02.15
級別:普遍級 

正宗萬有引力第二部,與日本同步正式發行!

一直以來只把愁一當奴隸使喚的由貴出現了新的情敵,愁一的心將會歸屬(?)於誰呢?

最衝擊的故事發展,等著您來揭密.......



感想:

村上真紀,你是不是忘記你畫的是萬有引力,而不是遊戲者天堂、也不是變奏曲?

醒醒吧!阿腐!(毆)

萬有第二部當初我有追連載,但是追到前面幾回就放棄了,沒想到後面的劇情會暴走成這樣。村上的畫風明顯受君幼化,我差點以為我看的是護魔童子還遊戲者天堂…不過愁一蘿化還是很可愛,剛好對上我胃口,因此我反而很期待第二部(之前萬有出過完全版,還好一開始看見的時候沒有衝動)。

但是村上你…你可以想起來你畫的是樂團漫畫嗎?(抱頭)不是機器人大戰啊啊啊啊——我原本以為一部爛尾後,二部開始村上可以收一點回來,結果玩得更誇張。開頭出現小寶寶當作引線很有趣,後來又出現龍一來亂…龍一,你根本是喜歡愁一的歌聲,而不是愁一本人吧?

愁一已經進展到可以和網球王子相抗衡的惡搞境界,踢飛一台拖拉庫!居然沒有辦法阻止由貴眼睛受傷!愁一你有夠罵咖啦!村上欺負起由貴更加不遺餘力了,惡搞愁一也是,從當初看變奏曲到現在,我內心的疑惑似乎漸漸清明…村上你根本不喜歡由貴x愁一對不對?!(泣)

由貴還是很帥,村上倒也不忘多放一點由貴和愁一的愛情鏡頭、特別服務。集狗血、爆笑、惡搞、BL於一身,村上真紀的功力越來越強了。我壓根兒懷疑村上搞個第二部出來是為了繼續出同人誌(大笑)。

可是老師,請你想起你的遊戲者天堂和護魔童子啊…(泣)

原動力亞細亞這個出版社,之前出過許多巨匠的作品,不過倒是第一次看到他們同步推BL漫畫,好意外。紙質很棒,白滑而且磅數重,幾乎勝過部份日漫的紙質,但是價格也是逼近日漫原價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次是和正在合宿練習,養樂多燕子隊的青木選手在青空下的對話!

「我接受了青木選手的擊球指導。球棒好重!」

只要是男生,小時候都曾經憧憬棒球選手。如今竟有與我同年甚至比我還要小的人活躍於棒球界,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呢。這次訪問的對象,正是與我同歲,卻已然是在WBC中獲得世界第一美名的青木宣親。

—一般來說職棒選手給人的印象都相當成熟,和我同年的青木選手居然可以這麼活躍在棒球界,感覺好不可思議喔。
青:我也對於現在和Takki聊天的狀況覺得很不可思議呢。國中的時候就有在電視上看過你了。那時候還因為Takki比棒球社的我們還要受女孩子歡迎而感到很嘔呢。


—沒啦,沒這回事~青木選手的球迷也很多吧,你在比賽時候有聽到加油聲嗎?
青:因為比賽當中要專注於比賽上,所以不管是加油聲或是喝倒彩都聽不見。如果對這些事情很介意的話,絕對無法打出一場好球的。不過要持續保持集中力很辛苦就是了。

—和我們站在舞台上常常必須意識到觀眾的存在完全相反呢。請問對你而言,打球時最快樂的時刻是什麼時候呢?
青:我超喜歡在贏得比賽後,和隊友們一邊暢談一邊暢飲的時刻了。因此即使自己沒有上場,只要比賽贏了就會很開心。

—我懂我懂,我也最喜歡工作結束後的那段時間,可以更加凝聚彼此的團結力呢。
青:沒錯,所以今年可以延續上次的勝績,在獲得最後的勝利後大喝特喝,真的是太棒了!

青木選手一聊起棒球,情緒就特別高漲,他真的很喜歡棒球呢。我確實地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他並非是為了金錢而是為了興趣從事這份工作。因為我也是抱持著相同的態度,因此這次和青木選手會面我可是很有自信的。以今年也會有很多快樂的飲酒會的態度,繼續努力吧!

本號的新鮮!
在訪談當中,得知了Takki喜歡大眾酒屋的事實!青木選手問:「這樣不會引起周遭人的驚慌嗎?」Takki回答:「我會和同桌的人感情變得很好喔~(笑)」兩個人也約好下次要一起去喝一杯,很新鮮!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妹妹在轉台,我餘光一瞥嚇到,立刻叫他轉回去。

小翅膀嗎?!

……啊咧……是羅志祥……

我瞬間以為是1Day1Night的翅膀君……從色調到髮型都有點像欸。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新潟場。

翼:昨天在移動巴士上,他壓根兒不管旁邊還有座位,就擠到我旁邊睡在我的膝上!而且還流口水!>D<<br />

翼:你這樣看我,我好、好害羞喔…你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好想吃掉你!我要開動了!瀧澤秀明!
瀧:大家仔細看看那個傢伙!那美麗的身體曲線……還有那才約170公分的身高…我可是有198公分的!……我騙人的。今井翼!


坐移動巴士的時候,某人明明就有位子,偏偏硬是要去坐在翅膀的大腿上…
You達,やめてくれの?=/////////=


石川場二部。

Imai Tsubasa:「看看這傢伙的臉、鼻子、嘴巴…看起來好好吃,好想全部吃掉!」
Takizawa Hideaki:「大家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今井翼25歲又4個月的紀念日~!」
瀧澤在喊U達的時候還不小心吃了螺絲。

膀昨早先到石川,也已經事先調查好了好吃的店在哪裡(無言),還順道跑去了超級市場大採購,買了體溫計感冒藥,花了八千多元還被瀧澤吐槽:「你在東京買不就好了嗎?-w-」,和工作人員借車去了日本海開車兜風。瀧澤則是晚上才到,一到就跑去吃他最心愛的螃蟹,還有吃壽司、拉麵……在移動巴士上,除了翅膀在看DVD外,瀧澤一直在睡搞搞、Jr.則超安靜的…

這次換衣服的單元,翅膀一邊換、塚田一邊實況轉播:「喔~!翼的身材線條超棒的!」、「超情色的唷!」咳,瀧澤不知道有沒有聽到……

打麵四月發售預定。

喔,聽說瀧澤髮型顏色根本沒變…XD

台灣過年節目好無聊……Q_______Q
我一直在吃,可是肚子好飽…嘴巴停不下來怎麼辦……(抱頭)

新年快樂~

才回來台南不到一個禮拜,怎麼覺得台北生活離我好遠喔…^^b
翻了一下CWT瀧翼聯攤的消息,發現有想要買的本…(趴)可是我我我我只去FF啊~有淡淡的哀傷…如果CWT人不會太多的話,我再考慮要不要進去好了…還想說帶BLUE去FF玩,沒想到CWT會有瀧翼聯攤,失算>D<<br /> 看來接著只能寄望J祭了…

難得看了一下網王的連載,真是太帥了部長!XD
前兩天才重看了北條玲的本,好懷念喔…沒想到人類手塚也已經進化成超級賽亞人了!
偉い!手塚殿!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看瀧澤上老俱沒有哭。
我看小翼上老俱沒有哭。
我看昴上老俱也沒有哭。

但是P上老俱…



我看了五分鐘就哭了!T___________T(是怎樣啦Orz)

我的本命從來都不是P君啊…囧

前面五分鐘P大約都在講述他對瀧澤的尊敬與憧憬(大笑),前前後後起碼提了三次,P真是個好孩子,你有一對好爸爸和好媽媽。結果講完前言就開始回顧過去的影片了,第一個放的片段是P第一次演的日劇,好……好……


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姊姊最愛你那個時代呀!(滾動)連太一看了也在喊:「可愛いなぁーーー」真的是非常地可愛!爸爸,我要買14歲的山P~(指)

第二個片段放的就是4TOPS。

P的表情變得很若有所思,有點凝重。然後我的眼淚就唰~地掉下來了,鏡頭越Take斗真、長谷川和風間,我就忍不住一直哭,接著我就一路哭哭哭哭到第一段完。P說他以前一直篤定覺得會和4TOPS出道,和斗真他們一起;太一問當初NewS出道的時候很開心嗎?P回答說不上開心、也說不上不開心,但是整個團隊內他唯一認識的只有亮,除了和亮是一直都在一起外,其他人有的別說說過話、連不認識的都有。

我聽到他這樣講,心裡感慨到眼淚止不住T______T

進MA的單元後,我就被秋山的臉逗笑了

秋山的臉萬歲~~~(插腰)

整體來說,P講的事情沒什麼新爆的料,只是我對他看見4TOPS的表情印象很深刻,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祟的緣故。太一有問到,P身兼這麼多團體、又是大學生什麼的,其他團員會不會覺得P是個太龐大耀眼的存在?P說他不知道,然後笑笑沒說什麼。

這段讓我想到上次subaru上老俱的時候,太一和他講到瀧澤對他當時而言的意義。嗯,太龐大太耀眼的存在啊…

下個星期來賓是kame,他來上得好快!會不會聊到笨蛋仁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