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扛版老在吵這件事,稍微談一下我的看法。

玩同人圈子好一陣子了,雖然不算是老手,但是不算入逛攤的時代,也將近十年(真可怕,歐米我跟你認識要十年了)。這十年同人圈當然變化很大,大得不僅僅是參與者,包含心態的轉變也有;這部份略過不提。

寫同人有個人的想法與原則,我幾個原則至今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人物個性不能脫離我所認為的、不架空,唯現實設定。老實說也就這兩樣,沒別的了。

這兩個要求不僅是我寫文的原則,連帶看文也是。個性偏太多,不看;架空,不看;這樣刪一刪,真要能看的文章老實說並不多。網王時期,我只看貓子、維也納等人,同人本當然是最愛北條玲;鋼鍊只收艾拿寫的小說,以及九號的大豆。

唯一讓我打破例外的,唯有貓子的「雙翼」,一來這是貓子寫的,個性拿捏得有口皆碑,二來,於公於私,貓子的文筆都是出類拔萃值得推薦的。

也就這麼多了。

衍生,便必須是從原作設定中所衍發而出,無論每個人心中所感受到、所認定的形象如何,但是總該有一個起碼的雛型在,因此我往往無法太認同那些架空的好作品,或許該這麼說,無法去欣賞。

所以手塚和不二在國中時期,就必須是個網球部學生。大佐和豆子的時代必然是在有鍊金術的世界。瀧澤秀明在二十六歲時是個閃閃耀眼的明星,今井翼的舞台是建立在舞台上。

對我而言,既謂是同人,便是由原作衍生而出的作品,因此個性不跳脫太多是很重要的原則之一,若是替換名字就可以視作另一篇小說閱讀的作品,寫得再好,我以為都不是一篇好的衍生創作。而個性的逼真感往往又建立在現實設定上,藉由現實背景的突出,更可以落實個性的真實性,免使人陡生「此者何人」的疑問。

因此這兩點從過去至今我都很堅持,也許偶見我興之所至的隨筆,可能辦公室系列、可能牛郎系列、可能騎士系列,但那永遠都成就不了一篇完整的正式篇章。老實說,除了瀧翼外,我還真沒寫過類似的架空。

衍生同人就該是現實設定,就該是你所認定的那樣個性。

這當然只是我的一言之談,只是偶見一些討論,難免頓生感慨。至於作者和讀者,那又是可以談很長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