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在跳舞。

人類是很偏心的,耳邊竄流入的話語往往溜過即罷,可以刻在心版上的總是得利用視網膜科印過才行。所以你的舞蹈是屬於眼睛的,不屬於天、不屬於地、不屬於星星,而是在看著那方舞台的我們的眼。

那個小小不過數尺的一方地,我以為,一定藏了一個星空。暈黃色的燈光被攝影機篩過後,搶走了你的神情,但是奪不走行雲流水的燦爛。

幾盞月亮大概把星星撒在了你的身上,尤其在你的手腕和足上的紅舞鞋綴了不少,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重重地把夜幕給踏破了。

於是猛烈扯擴了整個時空。

你啊你,近在咫尺又天涯朦朧。

你不是詩,也不是散文,不是小說也不是童話。你是散飛而清脆的文字,不沾染上任何俗物。我想,還好,你集列的破殼聲提醒了我:原來你還在我站的所在上。即使你把我藍得過份的思考沖泡成一杯黑紅。

我看見影子在你身上跳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