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蘭x煌
那天晚上,他夢見了好久不見的那個笑容。

風很大,樹上的櫻花掉得他們兩個人滿身都是,他為自己拍去肩膀上的落花,輕輕地擁抱了自己;他幾乎已經遺忘了兩個人當時的臉,只記得那天時間變得很漫長,兩個人看著對方都沒有掉淚,沒有人意識 到那天的分離成為了改變一切的轉捩點。

從此,兩個人的道路分道揚鑣,他走的方向與他的背道而馳,最後,終於無法挽回。

他只是睡不著,所以在深夜爬上了ストライク的軀體內想要尋求一點的溫暖。總歸是自己戰鬥瘋狂的所在,他以為這樣可以讓自己更為習慣死亡的味道,以後就不必再為任何人的死去掉淚而悲傷不已。

他不想夢見他,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他,大氣中的大天使號寂靜地讓人不寒而慄,蜷縮著身子偎在駕駛座上,他聞到眼淚急湧而出特有的鹹苦,背負著生命的肩膀失去了櫻花的芳香,再也找尋不回來, 緩緩地聳動抽泣著。

機械。冰冷。血腥。殘忍。夢想。碎滅。

人類要的到底是什麼?而他要的又是什麼?

「你是新人類!キラ,你是新人類不是嗎?為什麼會在地球軍裏?」

他咬著拳頭微微哭出聲音,卻不敢太大聲怕引來人。連哭都不能自己,到底是什麼造成的?命運?自作自受?還是──

對不起,我不知道。

留在地球軍的答案,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而拒絕你的理由,連我自己都覺得牽強。

他的手太小,不足以承擔太多的痛苦與責任;他的眼神太悲傷,不堪以擁抱太多的同伴。道路多歧,他用瘦弱的雙腿顫抖地一步一步攀爬著正確的道路,卻總是浪費太多的時間來哭泣,如今前方的路上你就 站在那兒朝我微笑,我卻停下了腳步,面對著你的笑容黯淡地回頭走開。

他不知道要向誰承認、可以向誰承認,其實,我很想你。

想念的重量在每一次不小心想起你的每一分每一秒加重他的沉默,他開始睡不著只是深深的想念;想那天分離時候彼此的眼睛,想那天分離時候彼此青色的衣衿,想那天分離時候彼此的承諾,和彼此的擁抱 。

擁抱的溫度漸漸喪失,和三年前的單純一樣,他已經遺忘了太多,遺失了太多,多得他無力去數算到底自己還剩下些什麼。

他想離開,腳卻沉重地怎麼樣都抬不起來。艦上大家期待熱切的眼神讓他寒冷地發顫,他張開口想拒絕,最後又只是戰慄的沉默和微笑。生命如此脆弱,在他來不及發現的時候一一消滅失去,他根本不想傷 害任何人,為什麼所有人都逼著他要去傷害敵人,甚至於傷害自己?

アスラン,我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

我只是想要你再擁抱我一次,我只是想要你再板著臉罵我一次,然後你和我相視而笑。

我不想看見你用不解痛心的表情無聲地指責我,你一次又一次地轉過頭去,我的心就一次又一次的龜裂,然後半夜再用眼淚縫補起它,準備承受下一次的傷口撕扯。

躲匿在機體中,他在殺害誰的時候都可以避免沾染鮮血,可是對方死前吶喊的最後一口氣卻使他魂縈夢牽,只好再殺一個人,第二個人奪去的呼吸掩蓋了上個死亡的呼吸,週而復始,他咬牙阻止不了自己的 殺戮,即使那些人都流著和他同樣種類的血液。

再也回不去了,是嗎?

那條他和他一起編織過的道路已經毀損,天崩、地裂了。

未來究竟在哪裏,希望究竟在哪裡,生命究竟在哪裡--我,又在哪裡……?

哭得頭發疼,他壓著膝蓋終於痛哭失聲,把所有的無能為力全部轉換成無意義的字符傾洩而去。這次為了想念而哭泣,下次又該為什麼而哭泣?下下次、再之後呢?要為誰而哭泣?他哭得聲嘶力竭也只有自 己聽得見,而事實上,他多麼冀望有人能夠陪著他流淚。

也許哪天,他可以學會面對誰的死去都不會傷心都不會感到疼痛。

即使是你的死亡,或者是,我的死亡。

---

「キラ・ヤマト,行きます!」

生命,再一次被輾碎。

---

アスラン,トリィ那天晚上突然不會動了,還好隔天早上又精神抖擻的繞著我打轉,我擔心著哪天它不動了該怎麼辦?我可以找你去維修嗎?

啊,謝謝你送我這隻トリィ,我很喜歡,下次見面的時候,我也努力試著做一隻回送你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