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20 Tue 2005 01:11
  • He

生命中,有人選擇活得謙卑、有人選擇活得悲傷、有人選擇活得抑鬱沉默、有人活得豪邁,有人卻可以活得既豪邁、又逍遙、又瘋狂的。

而那個人,就是李白。

有一種生命,是讓旁人看得是如此龐大得教人震撼不已。

可以是因為那個人的經歷使人欣羨嚮往,可以是因為那個人的過去使人心有戚戚焉,可以是那個人的道路是我們不敢去嘗試踏足,因此當見到那人以一種豪邁的姿勢去跑過跳過,我們就對那樣的生命產生了無法理解的衝動和感動。

而李白,就擁有這樣的生命。

這份生命是天生的,也是利用顛簸的步伐踽踽而行過多年時光歲月的;如斯熱情豪邁,卻又天真坦率,有多少人能像他活得如此毫無顧忌?跳躍穿越無垠時空,身處於現在的人們,在生活壓力的壓榨之下,究竟還能保有多少的生命本質。

我們對著詩篇捫心自問,卻啞口無言。這樣浪漫不羈的性格,我們渴望卻又無力去實踐。

因為我們不是李白,而李白卻只有一位,只代表他自己。

出生身世備受爭議的李白,父親以客為名,流離關外。當後人為著李白的身世而撓鬢困惑的時候,誰能肯定李白小時是不是也曾經問父親,自己家系何處?我們根歸哪裡?自稱是李陵之後的李白是不是給後人開了一個極大的玩笑?想至此,又不免莞爾一笑;無論李白自己說的是真是假,又與誰的相互牴觸摩擦,被謊言和疑問所包裹的出身,卻絲毫不減他形象的美麗,反而越添越多神秘的色彩,為他的生命再點上幾朵燦爛的墨點。

年少擊劍任俠,風流浪蕩,我想即使在道德上有再多的拘束困囿,這樣的生活也是被人所羨慕的。每跨出一步都是屬於自己的風格,都是自己選擇的,年少的李白多麼愜意張狂,他行自己的俠仗自我的義,他不虛偽不假仙,年輕的他活得比誰都還要恣意。從碎葉中亞那一角傳出呱呱啼哭,那雙潔白高傲的腳行至京都,面對至上的皇上,美麗的貴妃,以及眼神流轉的太監們,他的腳印還是不變地深刻。

你可以說他驕縱,也可以說他任性,但無法反駁他的行為卻是暢快淋漓的。

拍案叫絕、流為千古的佚事,成了我們津津樂道的李白。花開得如此香味撲鼻、那朵牡丹幾乎是記憶中最大的了,在發光的瞳孔中,我們其實蠢蠢欲動地開始想像高力士和貴妃娘娘鐵青了臉的窘樣,接著學李白開懷大笑,醉態畢現;因為皇帝老子愛他,不是嗎?也許他也被李白骨子裡頭竄動的沸騰血液而驚懾了。

只是綠了臉的高力士和貴妃娘娘並沒有我們以為的寬宏,皇帝老子也逐漸衰老了他的智慧,即使可以容忍李白醉成那副德性和他沒大沒小,可是皇帝畢竟是皇帝,他生來便是這麼嬌貴,不容許磨去任何一角龍氣,一次兩次、兩次三次,皇帝的肌膚禁不得李白闊氣的琢磨,終於揮手嚴然下令。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於是,天上謫仙人知道這時刻,該走了,是離開的時候了。

流放如此寂寞,貶謫如此難受,李白強迫自己要去習慣寂寞。

可是寂寞如何才能習慣?

被嬌養的當代文學,豢養不起李白豪邁氾濫的文學修養;在這個年代中,還不夠讓許多人有慧根足以觸通懂得他的好。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李白雖然失意,但他仍然曠達,屬於李白的中國是美麗的,而屬於中國的李白也是在頹靡中熠熠發光。

李白不甘寂寞,但他確實也不寂寞。

因為他還有杜甫、孟浩然、賀知章以及吳指南;且不論他們究竟懂不懂真正的他(或許連李白自己都不懂,只是隨著自己的意思而生存),至少他們都把理白兩個字看得更高遠、更深刻。彼此生命中流動的血液都不同,可是我們知道他們用彼此的呼吸來溫暖,厚地高天,星月再如何荒涼也凍不了我。

因此,謫仙李被謫仍不失其飛揚。不必擔憂,還有人認得出這位笑得放肆、偶爾醉倒路旁的中年男子是誰;是了,還有年輕的杜甫知道,他寫詩又寫詩,提醒自己也提醒李白,漫漫紅塵中,你狂歌笑孔丘,但我鎖眉念太白。

咿。你聽見了嗎?我的好友。

別擔心世人不能理解你、不能親近你,我杜甫不曾把你忘懷,至死方休。寂寞身後事,千秋萬事名,起碼千秋後這一秒還有我記得你的生命燃燒的猛烈之火向來都是那樣熾烈,只是有時會換個姿勢生存。

用酒來澆灌李白,李白詩歌的幼芽益發地成長了。輔以寂寞為下酒菜,這是我們後人之福。 一盅酒換一句詩,這樣划不划算?請不要忘記這特有的酒的醇香,用的是人間的水、地下的氣,還有天上神仙的才氣釀造而成的,一飲而入極端辣喉,順著食道滑入胃袋後,熱呼呼地醒呼著腦袋,教人大呼暢快。

小二,這酒叫啥名?

嘿!不如就叫謫仙酒吧!

對了,丹丘生是否在家?何不邀他一起共飲?他一向最會飲酒,喝起酒來豪氣萬千、不輸李白。所以李白那首流芳百世、每聞到酒香就會想起的詩歌中才要大唱:進酒君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無需擔心沒人聽你的歌,即使李白求仙飛遁,離開了屬於凡人的塵世,仍有數千人、數萬人、數千萬人念念不忘他韻味十足的字字句句。唱一次也好,誰都想要伸出手去接觸李白靈魂中的絕對,一份生命中足以感動任何人的絕對。

李白為吳指南路上一哭驚天動人,這條貶謫的路上伙伴又少了一個。洞庭那兒存不了太久屍首新鮮,於是李白守著好友的臭皮囊久久不願稍移腳步,直到後來再展現的笑容都仍有種寂寥的悲傷在。

想做神仙嗎?可李白牽掛人世的罣礙還不少,因為他狂他豪他邁他傲,他擁有身為人的欲望百千,卻又活得要人生在世需盡歡!李白轉念間偶爾矛盾,有時衝突,但都不損玉石琢磨斢露的璀璨。他曠達,他卻無法忘懷痛苦,在多次矛盾衝突的激盪間,李白的痛苦漸漸露出稜角。畢竟是文人,畢竟背部挺直的的是一束傲骨,在一份灑脫之下必須覆蓋另一層哀傷,吞顆逍遙的藥丹,暫且別去思考魯仲連做了甚麼讓李白如此佩服。

皇帝老子終於又想起李白,對酒當歌的那位詩人,只是這會兒龍氣來不及拉回河神對李白的青睞,是為了撈月而死也罷,李白合該就是該如此死法,才適合配菜下酒賞月。

今晚我不意仰頭看月,也許還能見到有個模糊的身影在月影中跳舞,然後羨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itsu
  • 初次見面妳好^^
    雖然我對李白沒什麼感覺
    可是看完這篇文章我覺得很感動
    謝謝小釵嫂讓我領會到這樣的感覺^^
  • delete0471
  • 啊~好一個壯闊豪情的詩仙李白呀!

    應該是我腦子齷齪...........我怎麼會把腐女的思想帶到這篇文咧........./////////(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