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

「劇本。」

「所以我說,這要幹嘛的?」


「這是芭比寫的。」不倒翁將劇本朝士兵放正,翻開版權頁上斗大的兩個字,「他說這是他嘔心瀝血創作出來的全新大作,希望大家能夠幫忙演出。我翻了一下喔,劇情還滿不錯的,不過我是有點看不懂啦,我覺得那個喔……」

「不倒翁。」一句話堵住長篇大論,士兵先生闔上劇本書頁,彎曲的手指頭關節在紙本封面上敲擊出悶聲,「這是什麼鬼劇名?」光看這名字就可以知道絕非善物。

不倒翁皺起眉頭,移過厚厚的劇本正視劇名,「士兵先生你看不懂這幾個字嗎?它上面寫的是……」

「兵的男人。我看得懂,謝謝你的好心,上面寫的是『兵的男人』。」士兵傾前身子,瞇起碧色眸子,眼神射向數十公分遠的圓滾滾大眼睛,「我問的是,這是什麼白痴標題?」

士兵先生怎麼這樣說芭比的嘔心瀝血之作。不倒翁不滿地嘟嘟嘴,然後又在士兵殺過來的眼神縮回去。「你不要這樣說芭比的劇本嘛,他寫得很辛苦欸……趕稿那幾天虎克船長都快要和他翻臉了,可見芭比對這劇本有多重視、寫得多辛苦;士兵先生你要多多體諒芭比的創意和辛勞啊,你……」聲音越縮越小、越縮越小,最終胎死在喉嚨中。

好兇……

深吐口氣,士兵往後靠上椅背,修長的雙腳翹起二郎腿,雙手盤胸、彎起弧度完美的笑容,做好所有優雅的動作,「好,給你五分鐘,你解釋一下這個劇本的大綱內容。」

腿長真好,哪像他,身為不倒翁就是有天生的五短身材殘缺。自怨自艾地低下眼,不倒翁連忙翻開介紹頁。他記得芭比有給自己一張小抄,好像是塞在這兒……啊啊,在這。

「這是一個關於一位不倒翁和芭比娃娃的悲戀愛情故事。長得比女孩子還可愛的不倒翁和帥氣的芭比是一對手足情深的師兄弟,他們兩人攜手逃亡到了城市內,為那個城市中最偉大的士兵先生表演。」奇怪,劇本裡面的角色名字怎麼都與自己和朋友的一樣,芭比真有趣。「士兵先生愛上了不倒翁,但是不倒翁愛的卻是芭比。士兵用盡手段無法得到不倒翁,終於隱忍不住,向深愛彼此的兩個人下毒手,於是芭比與不倒翁奔走天涯……耶?士兵先生,這劇情很感人耶。」

搓搓自己的下巴,「演員角色怎麼分配?」

「士兵先生演士兵,芭比演師兄芭比,我演師弟不倒翁,虎克船長演虎克大臣。」一口氣唸完演員表上一串的名字,不倒翁抿緊嘴認真地看著士兵。「請問士兵先生意下如何?」

放下擱在左腿上的右膝,士兵彎前身,伸出手指頭勾來不倒翁期待的腦袋。「所以我是演一個既不得民心,又狠心拆散有情人的大壞蛋?然後你和芭比則是演一對親親蜜蜜、恩恩愛愛的情人?」

「還有虎克船長演大臣。」不倒翁立刻好心補充。

「我管那個眼罩演什麼。」兩頰拉開笑一笑牽不動肌肉,士兵戳戳不倒翁軟綿綿、彈性絕佳的臉頰,不愧是高級橡膠材質,「你認為我會答應演那種混帳嗎?」眼睜睜看著你這傢伙和芭比親暱來親暱去?笑出幾聲燦爛的嗓音,「你這小傻瓜,我只有三個字。」

「啊?」

「不可能。」說完啃了不倒翁臉頰一口,湊上去之際不忘在不倒翁耳畔補一句,「還有,我告訴你,你敢去演的話,我就讓你公演那天沒體力起床,你信不信?」

「什、什麼?」驚悚地摀住自己被啃掉一角的豆腐,不倒翁猛眨眼,眼神花亂。聽不懂歸聽不懂,可是士兵先生的呼吸有殺氣。好、可怕……

滿意地換方向再舔一口,士兵先生站起身。「去告訴芭比,這事沒得商量。」這芭比想得美,敢把腦筋動到他身上。

「等一下啦!」不倒翁叫住士兵轉身的步伐,急急忙忙地將焦距對回小抄上。「芭比說一定要把PS.轉告給你,要你先聽完再走。」如果沒達成任務,芭比絕對會掐著他的脖子搖啊晃的,不要不要不要。「ps.本人與不倒翁小弟僅只於牽手接觸。」

腳步一頓,「哦?」

「ps.的ps.,士兵先生和不倒翁有吻戲。」不倒翁唸完頓覺問題所在,「奇怪,為什麼會有吻戲,我和士兵先生都是男生啊,芭比是不是寫錯了?應該是我和芭比……」

「不倒翁。」士兵猛地轉過身子拉近與不倒翁的距離,鼻子對鼻子對話。

「呃。」幹嘛忽然湊這麼近,嚇人。

「我答應演出……等等──我有個條件,」喊住不倒翁霎然一亮的神情,拇指壓住不倒翁的嘴唇蹭了蹭,士兵先生心情愉悅地補上但書,「你去告訴芭比,加兩場床戲。」

聖旨已下,退朝。



不倒翁闔不上下巴。

「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展雲
  • 哎呀~好害羞真害羞超級害羞非常的給它害羞--這可口圓潤的塑膠軟膚質材的不倒翁小弟弟啊~~~士兵哥哥馬上就會教你躺下爬不起來的方法喔!/////////(萌大心花)
  • aoitakara
  • 喲呵芭比先生太強了(姆指)
    連士兵先生的心態都摸個清楚XDDD
    不倒翁弟弟你神經很太大條了吧?(雖然可愛到令人想咬一口(被士兵先生打飛--))

    然後,士兵先生你實在帥滿點啊>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