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助!牛奶要喝完,不可以留下來!」

翹著嘴巴悶著氣,不二捧著熱呼呼的玻璃杯,下巴抵在餐桌上態度相當視死如歸:「好難喝,我不要。」牛奶有腥味,又是從乳牛怪怪的地方擠出來的,看到電視中的廣告他只覺得討厭反感。做人要有堅持,即使他還年紀小但他志氣高。

「不可以,喝下去。」凶惡的眼神一瞪,由美子拿出身為長姐的魄力,手掌狠狠地往桌上一拍震起桌面上的餐具一跳,氣勢驚天地泣鬼神。「牛奶對身體好,你看裕太多乖,已經把整杯牛奶都喝完了。」

耳尖聽到姊姊的稱讚,裕太連忙呼嚕嚕地乾掉牛奶,笑咪咪地亮出兩排閃亮亮的牙齒以及乳白色的上唇向哥哥炫燿。

水亮的眼睛瞟過弟弟一眼,迅速回到桌上溫熱的罪魁禍首上。不喝不喝就是不喝,他不喜歡白色,不喜歡乳味,不喜歡牛奶的名字──噢,反正就是一整個都很糟。嘟嘴晃腳,說什麼都不喝,誰逼他都勢必無功而返。

「周助……」無奈撫額大嘆,由美子對自己拗脾氣的弟弟徹底無能為力。「不過是一杯牛奶,有必要這麼排斥嗎?」一副斷絕姐弟之情在所不惜的表情,她從來不知道一杯牛奶居然威力如此強大,她是不是該為找到親親弟弟的弱點而慶幸?

「有。」強硬肯定。原則是不容更改的。頂著一頭搖晃鬆軟的棕色髮絲,不二猛地跳下椅子:「我出門了,BYE-BYE。」

「周助!」

「啊啊啊!哥哥好奸詐,等我!」

---

在他八歲的生命中,他只看過乳白色的牛奶,然後透著一股叫人生厭,聞之卻步的奶腥味。

那麼,那個巧克力顏色的牛奶飲料是什麼?

不二悄悄地墊起腳尖,一顆棕色的頭從磚紅色的牆壁後方探出,清靈的眼睛被陽光照耀出閃耀的水色晃動,大大的眼睛視線直射透明水杯中咖啡色液體,玻璃杯的邊緣環著陽光的反射,他小心翼翼地不讓在牆旁闔眼休息的大哥哥發現。

他只是想知道,這是什麼;好奇怪的顏色,這能夠喝嗎?

大哥哥睡得很熟,蟬聲鳴鳴,正是夏日炎炎正好眠的季節,牆邊陰影恰巧遮去了蜇人的太陽,留下一方陰涼的天地,倒是他站的地方被太陽直照,曬得他臉蛋紅撲撲,柔軟的髮絲被汗水貼黏在頰側。

「應該不會醒來吧?」撩開頭髮,自言自語地用雙手撐起身子,一雙童鞋在離地數十公分處晃啊晃。順道將自己的身子納入陰涼處,舒暢地呼了好大一口氣,吐著小舌猛散熱:「哇……熱死人了,這是什麼天氣啊。」

由上而下的角度使他只能瞧見大哥哥頭頂上的髮旋;與他的大不相同,大哥哥的頭髮顯而易見地又硬又黑,屈起的一足上靠著一本厚厚的小說,修長漂亮的手指頭還壓在書頁上,微微的風吹來只掀起了書頁幾角,和樹聲沙沙。

低頭看看自己撐在牆上的短小指頭,又來回逡巡了大哥哥和自己迥異的漂亮手指;長長的手指指節分明,是雙天生最適合彈奏鋼琴的完美線條。好羨慕……小不二微張著唇,大眼睛眨啊眨。

黑色封皮的書,粗糙的書頁。他看不懂那是什麼文字……反正不是日文,他現在已經懂得五十音和幾個漢字了,連姊姊都稱讚他品學皆優,所以他知道那不是日文。嘻嘻笑了幾聲,他笑得有點志得意滿。

反正沒人看得見。

「呵……」輕輕打了個呵欠。氣候如此宜人,風意如此醉人,大哥哥愜意的睡顏引得他睡意連連,瞌睡蟲掉上他的眼皮,讓他一顆頭忍不住重重點了幾下。「好想睡覺……」

姊姊說不喝牛奶會血糖低導致精神差,然後最後會長不高,難道是真的沒唬人?

揉揉眼皮。不可以,不能在這裡睡著。

振奮起精神,不二躍上矮小的磚牆,背對著大哥哥坐在牆上,做好所有隨時逃跑的準備動作,眼睛還不忘偷瞄了大哥哥的臉一眼,確認沒有任何偷窺的眼光,一雙小手才怯怯探出,將那杯不知名的飲料捧來自己面前。

鼻端抵在杯沿。

先聞一聞。

──好香,有甜甜的味道。

近似於巧克力色的液體上方覆蓋著一層凝結的奶膜,他偷偷地用手指頭撥開它。

緊張地舔舔嘴唇,他再次朝下方的大哥哥瞅了一眼;沒動靜,還在睡,呼。

心臟不能自己地鼕鼕急速跳動,他用力吞吞口水,把將近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臟給嚥下去;小手緊緊地握著比手掌要來得寬的玻璃杯,他睜大了眼睛盯著裡頭的牛奶,冰藍色的眼珠子移都不移。好奇心與道德正義在心中拉鋸成鴻溝。

過了好久好久的一分鐘,他終於壯士斷腕,仰起杯子灌入一大口飲料。

「……嗝。」呆呆地吞下,然後打了一個嗝。

溫熱的香味滑過口腔,充斥了整個舌面,甜甜膩膩的味道纏繞上他的味覺神經。他意猶未盡地捲動自己的舌頭,舔去上唇殘餘的液體。

好甜,比適才竄入鼻腔的甜味要甜膩上數倍,巧克力獨特的味道滿滿地環繞了喉頭,比想像中的好喝,然後……

「唔!」

五短指頭捂著嘴巴,皺緊了一張精緻的小臉,水氣掩蓋上他的眼珠子,「框」地將玻璃杯狠力擱置回原處,不意濺落出幾滴深色的水滴,他無心顧慮,迅速地躍下牆頭,咚咚咚地急匆匆邁開小腿奔跑離開犯罪現場。

嗚──有奶味──

掩藏在鏡片下純黑的眼眸焦點緊隨著瘦小的身影遠去,頎長的腿站起優越的身高,書本跌落草地,向來堅毅沉默的嘴角洩露出一絲笑意。伸出左手握住杯子移到唇側,他就著濕潤的杯沿喝下醇美的牛奶。

擱下玻璃杯,他彎下身子撿起書本,仰首瞥見從木葉間漏出的閃耀陽光阻絕了不適的刺眼,揩去額邊滑落的汗水,輕輕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