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TA】

先輕輕地將雙唇覆蓋上去,也許一開始不必密合,只要微微觸碰到肌膚,感受到彼此比掌溫還要低的唇溫,然後鬆開、然後再覆上去;接著轉換個角度,讓唇峰上的弧度恰好切切實實地黏密住自己的,稍微用力緊緊貼住小小起伏的脣形。

可以出點聲音、也可以沉默無聲,碰觸再分開、碰觸再分開,而後最後一次的碰觸就再也分不開,熱熱的呼吸吹拂臉上的汗毛,彼此都閉上了眼睛,即使微微地張開了,也只見得到彼此的睫毛,然後感嘆為什麼他可以擁有如此美麗濃密的眼睫,還來不及嘆口氣,對方便已奪走自己開口的能力。

伸出舌頭,舔一舔然後笑出來,薄薄的兩片唇瓣中央竄出對方的舌頭深入自己,先滑過粗糙的舌頭表面,一勾就舔到了連自己也害怕搔癢的上頜。要笑時才發現只能夠彎起唇角,舌頭和聲音早就被纏住了,摩擦勾舐舔吮,呼吸款款融化。

這就叫吻。


「哼嗯……」

五根手指頭緊緊抓著他背後的襯衫,不二的胸膛急促地上下起伏,吻得越久呼吸越急,抓著的手指力道也就越大,但是膝蓋卻漸漸虛軟無力。一隻大手握住自己的腰間,扶起全身的重量,壓緊了兩人間的距離。

輕薄的制服根本抵不住身體的熱源,吟哦聲小小的淺淺的,從鼻子裏哼出來的還比喉間的嗓音要來得早被聽入耳膜。唇齒交換屬於自己的唾液,卻更加口乾舌燥。想喝水渴得不得了,於是極力地汲取對方的溫存似水。

「不要說話。」

沉沉的嗓音晃動胸膛,連帶振動入自己的心臟。不二驚喘一聲,讓他緩緩吻離自己的嘴唇舔舐自己的輪廓。往下移動,他沒有使出力氣柔柔地啃囓著下巴,像是在品嚐什麼似的,他又咬又吮,淡淡的麻痛感讓不二悄悄折起雙眉。

食指探上來滑過眉間,不二聽見他說:「不要皺眉……你的眉形那麼好看,皺了可惜。」他一邊說話沒停止動作,頭一斜吻上他側臉的線條,輕而易舉地找著了耳垂的方向,張開嘴一口含住了它。

「不要……只是你。」不二臉頰紅熱,感受到衣服下擺悄無聲息地潛入不屬於自己的左手;拇指擱在前方四指涵住後腰,一路往上滑動,停止在最後一根肋骨上後,再更緩慢地摩挲而上握住了自己的心臟。「不要──」在這裡。

「不二。」話尾一落,他又吻上不二的嘴唇。

不二很熱,他知道對方也是。從身體深處燃燒而起的火焰自被覆蓋的心臟開始蔓延,野火燎原,無論由上由下都點燃了超越三十七度的體溫,緊緊靠在一起兩個人的下半身密無間隙都毫不掩飾地得知了彼此的想望。

觸摸,而不要只是親吻。

吻得更急更深,不二被壓在了椅背上動彈不得,眼眶中泛著透明的淚光,沾染在眼睫毛上搧動。舌頭已經麻痺了,連身體都開始發麻,不二伸長了手臂,合攏住對方的頸項。比自己的還要巨大手掌壓制在小腹上,不二的手擁得更緊。

「我──」

持續微幅的震動停了下來,不二眨眨眼見著了外頭的天色。

「星星都出來了。」

車門打開的機械聲像是氣體被壓縮了,不二站了起來左手壓著書包,往前門小跨步奔去,對著駕駛座上白髮蒼蒼的公車司機不管他是否瞧得仔細咧嘴一笑:「謝謝你,今天辛苦了。」然後轉過頭向後門已經跨下台階的他揮揮手:

「手塚,晚安,還有明天見。」

手塚回頭看他,沒有微笑也沒有揮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