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野山就此一別
踏雪而行
見良人足跡
思憶今安在
靜啊靜
如織布時反覆繞麻線般
一如往昔般
反覆喚這個名


我真的不喜歡義經這個人物,無論他多麼驍勇善戰,都不足以彌補他在政治上的愚蠢與天真。對自己的國度空有理想,然而在實行的手段上卻顯得太過稚嫩,導致自己最後只能迎向註定的悲劇結局,徒呼荷荷。不僅天真,還簡直愚蠢,難怪會有人說義經是笨死的。

在政治上別說尋求自己的理想,義經連自保都辦不到,即使這是來自於他的性格所致,然而打滾江湖這麼久,義經多少也該理解自己的立場與他人的想法。算來也是義經不幸,遇上一個多疑愛猜忌的哥哥,賴朝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的信賴過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所謂的「弟弟」終究只是眼中刺、背上芒,利用到最後還是丟掉就好;搞半天賴朝也不是個成功的政治家,如果再多一點信任給義經,或者兩人之間的夢想國度可以做調合,互相琢磨,義經即使身為「道具」,也會覺得無比愉悅吧(誰叫他單蠢="=)。

賴朝回答靜的一句「就因為他是我的弟弟」簡直就是白目到了極點。若是當初對血緣沒有信任感的話,就別放話說要建立「源氏」的國度,因為在這國度裡,源氏根本是不被允許存在的。所謂的「源氏」何嘗不謂是「源賴朝」的國度呢?

扯遠了,面對義經的單純,我突然想到了好幾年前我曾經非常喜歡霹靂裡的傲笑紅塵。一樣的單蠢到令人無法忍受、一個面對世道感到不平、一樣總是被人拿來利用。可是如今的我看著義經相同的特點,卻感到無法忍受,忘卻了當初欣賞的就是這股絕無僅有的「乾淨」與「天真」。被利用或是被欺騙其實非是受騙者的錯誤,而人們往往拿他們的落拓來嘲笑他們的單純;如今的我不啻也是?我究竟是討厭義經哪裡?我突然覺得很震撼。

會突然讓我有這樣感觸的,來自於靜悲切的表演。過去幾集我對於石原的表現和靜的存在一直沒有抱予很大的肯定,直到此集靜的堅強才一次爆發出來。靜原來是個如此強大的人,只是被隱藏在岑弱的身子下,只好利用自擠的方式戰鬥。這樣一個了不起的女人,傾盡一生的愛去愛著九郎義經,我想,義經究竟是美麗在何處,竟讓這麼多燦爛的人們頷首一生跟隨,不離不棄。

也許九郎就是美麗在他的純淨,而我竟然卻也最反感他的純淨,這真是太諷刺了。

因為靜,我居然喜歡上義經了。

我不否認有80%來自對瀧澤的愛…囧>


今天47集義經被屈打的場景,瀧澤臉上那股憤恨屈辱的神情真是演太棒了>w<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