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是說這次演唱會真的超High的,包括安可曲的話唱了將近三十首歌吧?
瀧:真的很誇張呢!我們回到後台休息室40分鐘後又聽到第二次的安可聲,又因為已經一年半沒一起辦演唱會了,想讓大家聽得更多一點、更多一點;工作人員還很擔心說會不會太長?我們還一直保證沒問題才說服他們。不過是說… 
翼:什麼?
瀧:這次啊,是我第一次在演唱會中有將近掉淚的衝動。
翼:欸?什麼時候?
瀧:就在第一天大阪場一部時。反正如果覺得什麼都不在意的話,「有演唱會真是太好了」這種想法就會隨之席捲而來。
翼:是什麼時候呀?
瀧:就在接近尾聲唱「生存的證明」和「道」的時候(笑)。就覺得啊~與我們自己重疊了呢。我們所踏上的道路,如今我們當下就站立在舞台上。
翼:原來是這樣的喔…嗯嗯。
瀧:但是我真的沒有哭喔!
翼:哭了啦哭了啦!
瀧:什麼啦~!因為真的好久好久沒有一起辦演唱會了嘛… 



如果這條路一直走下去 前方會有什麼在等待
想得越多 越想不明白 幾乎讓人迷失了自己
昨天還在身邊的朋友 此刻背影看起來好遠
焦慮的心情  無法言明  甚至不曉得自己想抓住的是什麼
 
每個人都一樣  在迷惘裡  一面尋覓著希望的光明
請不要  太責備自己  因為我可以聽見你的聲音
 
不知不覺裡一直走著的路上  其實也印著清楚的足跡
每當回首前塵  經常愧無容身之地  很想回到當初從頭來過
不過現在我不再哭泣  是否因為變堅強一點?
如果說假裝忘記  可以讓人輕鬆一些  我決定強顏歡笑下去
 
每個人都一樣  在放棄之後  依然尋覓著希望的光明
請不要  那樣放棄自己  只有我可以看見你的淚滴
 
每個人都一樣  在迷惘裡  一面尋覓著希望的光明
請不要  太責備自己  因為我可以聽見你的聲音
 
每個人都一樣  在放棄之後  依然尋覓著希望的光明
請不要  那樣放棄自己  只有我可以看見你的淚滴



 



兩個人的歌,果然還是要兩個人一起唱:D
這樣才不會孤單。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