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上的是這個題目。

由於是引導式作文,所以要依照題目上所給的引導文去審題,確認出題老師要學生寫的是什麼題目,而這個題目基本上是要使用夾述夾議帶抒情的筆法去寫;現在台灣的作文考試大多不是只走純議論或純記敘的文體,而是會要求學生將過去所學的文體都融合在一整篇的文章中,並且從生活經驗中去寫出你的想法。

「生命中最美好的經驗」就是標準的學測熱愛題型。以我的寫法,我會從議論帶入生命短暫的議論,繼而寫生命無論波濤或平順,都必然會有美好的經驗。並且為了避免學生不知如何破題,我花了幾分鐘寫了三百字的首段給他們參考。第二段寫美好經歷,第三段寫在經驗中所體悟到的感想,最後總結。

和國中生實在年代距離有點遠,因此在要求學生舉出「最美好經驗」時,當學生沉默不與你互動,我只好乖乖認命地自己舉例,然而我不了解現在小孩的喜好和生活習慣,再怎樣也只能以本身的例子舉例。

我一共舉了兩個例子,一是在日本參與的煙火大會,舉煙火大會當例子,一來是學生沒有接觸過,可以成功引起他們的注意力,二來他們對教學者的豐富經歷也對感到佩服,繼而認定你老師的身份。為了連接第三段,我又舉了另一個例子,我去年看世界翼的例子。

學生聽見老師又愛看漫畫、又跑去追星當然覺得很不可思議,大概會覺得這老師簡直亂來吧。

「我看了我偶像的表演,突然覺得他距離我很遙遠。舞台的燈從他頭上打下來,在小小兩千人的劇場裡……」

「老師,兩千人叫小喔!?」

「很小。」我瞪了學生一眼。不要打斷我的回想。「喜歡他這麼多年,看著他成長,但是我赫然發現,他的成長已經超乎我的想像,形象沛然龐大,我的感受有些五味雜陳……」

「哇!老師你幾歲啊?!」

「不要問女人的年齡!這是秘密!」誰要告訴你。「明明他年紀與我相仿,可是他的收穫與我的生命比較起來,我顯得如此渺小……在這二十幾年的生命中,我獲得些什麼?我有什麼成就?」以上是我真正的感想,但是還是要轉回課程上。「因此,我的體悟就是——我要認真努力!我要追求理想!」

真八股。

「哦——」學生一臉恍然大悟,但是又很謎的神情。

「……雖然我內心的真正想法,」我頓了一下,擦擦汗,「我要努力賺錢再去看他。」

「…………………哈哈哈哈哈!」全班突然哄堂大笑。

「但是!」我神色一凜,「各位同學,我這是錯誤例子,之前課堂上有講過,寫文章請你秉持正面積極的立場,這即使是你真正想法,也請你轉換為比較正面的說法去寫。」

同學甲舉手:「吼~這樣是昧著良心耶!老師你的意思是要昧著良心寫作嗎!」



「當然,考試用的作文,就是要昧著良心寫。」我肯定地如是說。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