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 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嘗語曰:「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 汝初聞言而怒;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為是,而亦無辭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 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 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這幾天和國小的學生講到了書信的寫作,提到了「如晤」的用法,我不禁想起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事實上,我只記得林覺民開頭的「卿卿如晤」,內容寫些什麼早已隨著年華遺忘許多。

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收在當初的國中課文內,我對這篇文章的印象並不深,只記得國文老師上到這堂課時不停地強調這篇文章有多感人,於是老師憶起父母的愛情故事,竟在課堂上掏出手怕拭淚。課堂因為老師的掉淚,驟然沉默了三分鐘。

我那時曾經想,這篇文章究竟哪裡動人?瀏覽通篇文言,在當年國中急劇的壓力下,若能對一篇文章有所瞭然便已難得,而我怎麼去要求一個十幾歲的年齡理解林覺民這樣深沈而動人的愛情?

然而如今我早已脫離了國中歲月許久,歷經十來年的變遷來到現在的年歲。偶然又無意間,我又打開了「與妻訣別書」,我竟傻楞地看著林覺民的字字血淚,突然梗塞在喉,想哭的衝動幾乎掩飾不了。花了十來年的光陰,我終於發現了林覺民當時寫下這封遺書時帶著多深多痛的哀傷。我終於明白了當初為甚麼國文老師,讀到了這篇文章竟險些聲淚俱下。

「居九泉之下, 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 道,吾亦望其言是實。」我死後在九泉之下,遙聽你的哭聲,怎麼忍心不陪著你哭泣。我平日總不信有鬼神,如今我卻又渴望真有鬼魂的存在;現在的人又說有心電感應,我又如何渴望著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好、好感動……

然後聽到了這首歌。


覺 (遙寄林覺民)
作詞:許常德/齊豫 作曲:郭子 編曲:陳愛珍/周國儀

覺 當我看見你的信 我竟然相信
剎那即永恆 再多的難捨和捨得 有時候不得不捨

覺 當我回首我的夢 我不得不相信
剎那即永恆 再難的追尋和遺棄 有時候不得不棄

愛不在開始 卻只能停在開始
把繾綣了一時 當成被愛了一世

你的不得不捨和遺棄都是守真情的堅持
我留守著數不完的夜和載沉載浮的凌遲
誰給你選擇的權利 讓你就這樣的離去
誰把我無止盡的付出都化成紙上的 一個名字

如今 當我寂寞那麼真 我還是得相信
剎那能永恆 再苦的甜蜜和道理 有時候不得不理



歌詞搭配上郭子的曲、齊豫的歌聲,怎麼可以如此默默地撕心裂肺?

其實我對「與妻訣別書」還有另一個回憶。

當初在外掃區,我們負責的是B段班,也就是所謂的放牛班旁邊的馬路走道。當我在清理水溝時,發現裡頭漂浮著一張紙條,我好奇一打開,上面寫著的是「與玲訣別書」。B段班的同學模仿林覺民的文筆,寫出了一段極其爆笑、與女朋友的離別信。

我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我捧腹之餘,多麼驚嘆於放牛班同學們的強大創作力和聯想,那大概是我們這種被世俗分割開的A段班難以望其項背的吧。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