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版夢物語。



最近寫不出文,連Blog都不知道要寫什麼…-___-
下個禮拜要帶老北老木去日本玩,我到現在假都還沒請…代課還沒找…
整個人陷入很沒動力的狀態。
看來這症狀要等到松竹結束後才會改善。


今天很妙,昨晚做了一個惡夢,夢到我去日本結果在劇場外沒票可以進去,啊呀,只好拚命求票,但是就是求不到,眼睜睜看著開演時間越來越逼近…
齁,驚醒。
老天真是神秘,平常我老夢瀧澤,沒一次記得在夢中要找翅膀也就罷了,之前還夢過瀧澤在夢中為了翅膀罵我的悲慘情境,但是有必要讓我夢到看不到翅膀嗎?囧
下午上完課,離開分校立刻下起大雨,接著瘋狂找地方先把學生的簿子藏好,結果濕答答回公司,第一個動作就是想辦法弄乾簿子;簿子濕了比我全濕還要嚴重-_-
接著赤蜥蜴打電話過來,兩個同病相憐的哀號一下後,大家還是相約明年吧。
十點多終於下班,回家路上又遇雨…
眾人皆狼狽,余獨不覺…不覺個頭啦!趕緊又把簿子收進機車墊下,嚇死我。

是說…
哇,翅膀回東京我也在東京呢,好巧(GET OUT)。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