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禮拜前,魯魯離開了。

第七天了,我還是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看見你不要哭。

然而無論我祈求什麼、相信什麼,明天依舊會來臨,而我也知道,今天開始再也看不見你的笑容了(對,今天要開始看到的是拘束衣的阿雷),即使你死前的笑容如此絕美。

七天了,魯魯。

我多麼希望你回來。

晚安,我摯愛的ルルーシュ。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