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我沒有,請去問edy。「結束了在大阪松竹座的公演,雖然體會著充實感,但也許還抱有「應該能做的更好一點吧,為什麼我就沒能做到呢」,這種過於強烈的好勝心,不停留在已經取得的成果上,果然是我的性格。所以我儘快的去了日生劇場,試著把一些構思,有待改進的地方統統記錄下來。隨著時間的流逝,有時不是會產生出『嗯?這個情節要修改的地方是哪里來著?』的疑問麼。為盡可能的減少待修改的地方,通過重播至今為止的公演,從各個情節中試著去查找,日後再去分析整理,為表演做充分的準備。隨著11天內上演場次的增加,課題也會一個個出現。可能被別人認為『這人真是性急啊』,但是我不這麼做就無法安心。日益進步總是我的目標。」

演出中的細節也要改進,即使身體疲憊不堪,舞臺工作進行之中,包含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觀眾迷惑動搖的元素。第一幕裏以故事形式出現的『Tale of Wing』,便是其一。

「通過這第一幕,我想向之前去過大阪松竹座的觀眾,以及這次來到日生劇場的觀眾,再次傳達「正義之心決不會背叛真實」這種資訊。我這樣堅信著,希望也能讓大家相信。人有善良之心,也有著難以克制的邪惡之心。放開視野,就會發現這世上存在各種邪惡面吧。踐踏他人的暴權、泯滅理性的金錢欲望……。滿是矛盾的因素不斷蔓延,但是,決不放棄,堅信自己的堅強而生存,不傷害他人,也不為了自保而傷人的話,善良就定將勝出。雖然劇中善良的化身手握聖劍打倒了邪惡的化身,結局卻是善惡同歸於盡。但這還不是結束,我飽含著對善良的尊重與珍惜,唱起了『Joy&Pain』,所以,如果能得到觀眾的用心傾聽,我會很開心。沒有特意在劇中加入臺詞,是因為用語言表達可能會讓人感覺過於直接。特別是描寫人性邪惡的部分,加上臺詞後會相當尷尬吧?[反之,善良的部分,表達喜悅的獨白話語反復使用後,會讓人感覺空洞無味。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謝謝』這句話說個不停,也就難以打動人了吧。與其這樣還不如用表情來表達,這樣會更有說服力。正因為如此,舞蹈的優越之處在於可以比語言更易表達內心。所以採取了不加臺詞的形式,這樣能夠使觀眾得到衝擊,視覺效果也能有所提升吧。」

以舞蹈為主軸整合各個場景的劃時代的演出。翼執著堅定的信念,在高潮的大鼓表演中得到昇華。無論是對於第一次來或是欣賞過多次的觀眾而言,這都是能打動心靈的畫面。「這段表演在我心中是絕對無法替代的重要一幕。用量化表示的話,大概相當於喜怒哀樂中的怒吧。在周圍人們的支持下,我才有今天的成就,對此我深表感謝,但對於這個世界中各種無法理喻的事實,我還是會從內心發出不解的呐喊作為宣洩。不過說實話,在當時的表演中大腦真是一片空白,那些動作是怎麼做下去的,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苦笑)。真的。在那種程度的情感爆發下,只是本能在支配著身體活動吧。」

本能的表演。曾經有一位舞臺女優在日生劇場創造了如此傳說。她就是越路吹雪。「從朋友那裏借來的錄影帶中,欣賞了越路女士當時那精彩至極的舞臺表演。在本能的駕馭下,如果不能兼備對自身的瞭解,我想很難能把那樣傳奇般的演技流芳於世,那才正是藝術。直到現在,她積累的種種努力、感性還在被傳頌。抱歉我自以為是地分析了……。日生劇場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個『聖域』。能在這個舞臺上充當主角,真得很幸運,同時也感到無比光榮。和去年一樣,今年開演之前,我也要向越路女士表達衷心的問候,然後再踏上舞臺」

翼那釋放出「本能」的,靈魂的舞臺。其基本在於,被舞蹈所征服後,深入學習其歷史、哲學,並對其產生不可抑制的、發自心底的敬愛的翼那不同尋常的熱情。頻繁地隻身前往歐洲,埋頭苦練、推敲。如同字面所言,這傾注了他的心血。

「冒昧再說一句,無論如何都想傳達給觀眾的,不是別的,正是舞蹈的魅力。前面也講過,用語言作為傳遞手段是非常有效果的,可是經常會產生誤解。而且人與人之間的語言傳遞也容易產生歧義。而舞蹈不是直接的話語,可以不讓人受到傷害,就將感情坦率地表達出來。現在不是有將憤怒、悲傷的情感通過明快的舞動轉變為歡快、愉悅的情緒這種情況嘛。佛朗明哥也可以這樣。原本是居無定所、貧窮不堪的吉普賽人表達感情的歌舞。負載著沉重的歷史,越是深入瞭解,它的魅力便愈發鮮明。的確,歌聲的資訊傳遞性也很強,有時還可發揮出偉大的力量,舞蹈則不用語言就可以讓全世界的人們用心溝通。我想再也沒有比這更完美的情感交流工具了。我把舞蹈看作生命中的一部分,將與舞蹈終生為伴。作為人類,隨著年齡的增長可能會達到體能的極限,但通過經驗的累積、用純熟的技巧去釋放表達,這才是舞蹈的強大之處。想要向前、再向前。這種欲望近乎貪婪」

10月3日在日生劇場開始公演的『World's Wing 翼 Premium 2008』升級版即將拉開帷幕。翼士氣高漲。因為他眼前有著明確的目標。

「既然決定要做,就要讓前來觀看的觀眾們在心中留下『記憶』。當然,數位紀錄對商業方面而言或許也是重要的因素。但是,最重要的不是『紀錄』,而是『記憶』。能讓人們日後會有「看過種種演出,今井翼的舞臺是這種感覺呢」的回味,才是我真正的願望。情緒高昂的舞臺、善意顛覆的舞臺,極端地說,即便遭到批評我也不介意。總之,我想製造出一個讓人記憶深刻的舞臺。觀眾們特地前來舞臺,目的是為了觀賞,因此我想為他們帶來哪怕只有一點的衝擊力。當然,我自己也會全力以赴。我將把我所學全部通過演出釋放而出。」

舞蹈這一領域中,新的「歷史」將要拉開帷幕。而目擊者,當然就是前來觀看的各位了。

--
全文由ohole、edy共譯。
錯譯部份敬請提出。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