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長今天休假,我也是。今天複習了dame、samurai的番宣,呼…沒飽。看到兩個人在一起的模樣真是幸福,兩個笑起來都特別的甜、特別沒防備,算一算才過半年多呢…不過卻也真跨過一個年頭了。還要數算多少日子踢踢才要回來啊…好想念喔……

去年寫的,現在居然還能適用。

 

他今年六歲,將滿七歲,要上小學了。

但是爺爺奶奶都不疼他,甚至把他當作空氣,幾次回娘家,爺爺和奶奶從來沒給過他一個笑容。

那是因為長輩們很不能接受爸爸媽媽當初選擇了對方而不是工作,即使爸媽結婚這麼多年了,長輩們至今仍不能認同安藤的存在。

有時候安藤會偷偷問媽媽:「媽媽,爺爺是不是不要我?」媽媽會摸摸他的頭,告訴他:「無論有沒有人認同你,你永遠都是我和爸爸最重要的。」爸爸也告訴他,爸爸在工作時總是抱持著「我是安藤的爸爸,所以我要努力」的心態而加油,所以你要長大,好好長大。

在外頭都有工作的爸爸媽媽,回到家偶爾會露出疲倦的神態,卻什麼都不說,幸好,爸爸媽媽在家裏總是笑得很開心。

安藤在幼稚園時,常常聽到小朋友指著他笑:「你是沒人承認的小孩!哈哈——我爸爸說你爸媽根本不該在一起——」

安藤好想哭,可是回到家後,看到爸媽好累的神情,又把眼淚縮了回去。他知道有時候媽媽會偷偷在爸爸背後哭,可是都不告訴爸爸;而爸爸半夜時也會看著媽媽的睡臉哭了是不是輸了?安藤想。

日子過去,他很努力地長大,終於要上小學了。

問題來了。爺爺不肯承認他的戶籍,安藤似乎永遠只能當個六歲的小孩。

一天晚上,媽媽抱著他說:「安藤,你要忍耐,爸媽會保護你的,你要等我們。」安藤點點頭,但是事實上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媽媽抱得他好疼。隔天,爸爸已經不在家了,媽媽說,爸爸去遠方革命,也許要很久才回來。

隔了兩天,媽媽也出了遠門。

他甚至來不及送愛他的爸媽出門。

於是安藤一個人坐在家裡的角落,天天數著日子: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你們什麼時候要回來?你們什麼時候要回來?……」

--

友:「那我們是什麼?」
我:「隔壁老王。偶爾看見安藤一個人很孤單可憐,會花錢買顆饅頭給他填肚子…」

老王~~~~~~~~~~~~~~~~

其實我忘記這篇貼過沒XD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