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有很多北七的事蹟都是發生在幼稚園,大概小時候過得太美好天真了,導致於很多常識都不太了解。

痛完了腦袋瓜子,這次換其他器官。

那次還記得是星期六,媽媽在後面燙衣服,而我一邊看著電視敢倒好無聊。那時候的星期六下午其實很多節目可以看,比佛利山莊、霹靂遊俠、金剛戰隊、保齡球大賽、浴火鳳凰(是這時候?我忘了),但是小朋友怎麼會甘心整個下午都釘在那。

不知道去哪兒搞來了一把剪布的大剪刀,尖端是尖的,的鐵製大剪刀。

我拿起紅白相間塑膠袋,開始我戳!我剪!我勾!我拉!我扯!我……

我一個不小心,使力一戳!

啊!

戳到我的右眼了!

我把剪刀戳到我的右眼了!

接著下來有沒有流血,我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只知道我有點嚇到了,趕緊去抽了一大堆衛生紙,開始努力壓著眼睛,眼睛裡一直有液體流出來…也有可能是淚水,但是我不敢告訴媽媽,心中隱隱知道這下子我慘了,我一定闖了大禍…我等等一定會被罵!於是努力擦著溢出來的液體,始終不敢跟才身在餐廳的媽媽說。

隔了一陣子,我媽過來好奇問:「你幹嘛一直拿衛生紙?」

「我……我……」我無辜地看著老媽。「我把剪刀戳到眼睛了。」指指那把尖銳的大剪刀。

 

「什麼!!!!!!!!!!!!!!!!!!!!!」

 

緊急送醫。

 

隔天,我包著厚厚的繃帶上學,右邊腦袋瓜整個都捆起來了,就這樣,當個小白兔度過了半個多月。

 

後來直到我近視很深,我的右眼視力一直比左眼還要差。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