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ING.LISA‘s DIARY】


天氣晴


距離准將失蹤已經一年了,仍然毫無音訊。

一年來,我們出動了軍部眾,憑軍部的力量在收拾戰爭殘局的同時,一邊尋找著准將的蹤跡,亦無所獲;聽說有人見到准將進入了那個被毀滅的小鎮,那裡幾乎被夷成了平地,連受害者的殘骸都找不全,我們一一檢視了遺骸,希望裡面不會有准將,然而屍體斷肢都焦黑得無法辨識了,加上在當時大火中沒有死亡的人也被鍊成陣消滅得無影無蹤。

哈博克還是暫停了認屍的動作,但是我們在小鎮中見到了另外一個鍊成陣,乾涸的血液並沒有被蒸發而被留下來了,指是誰也不知道這個鍊成陣與准將的失蹤有什麼關係,然而我還是渴望彼此是有關聯的。

昨天我回到了那個小鎮,看著斷垣殘壁忍不住哭了。

我們所冀望的平和國家似乎更遠更渺茫了,面對這樣的局面,我突然了解到,這已經不是屬於我的世界了;准將的離開,是不是早就已經預見了這種局面的發生?

今天下午,我和哈博克遞出了辭呈,成為東方司令部中最後兩個退役離開的人。菲力來了電話,邀我們過去利贊布魯同住,說阿爾馮斯、溫蒂都在那,我和哈博克答應了。

過去的一切彷彿黃梁一夢,我卻確知那是曾經發生過的。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那天我偶然前往利贊布魯從羅賽那裡知道大佐來過的消息,然後匆匆忙忙地趕往郊外後,所見到的場景。准將最終還是沒有犧牲任何人,嬰兒我是在鍊成陣外的草上找到的,准將想犧牲的,是自己的生命。

無論還有沒有機會能夠見到准將──不,羅伊.馬斯坦古,我都隱隱覺得,羅伊他一定找到他真正的道路指向,然後毫不遲疑地踏上了旅程。


除了祝福,我沒有第二句話想告訴他。







「莉莎,該走了。」哈博克敲敲門版提醒她。

「嗯,我就來。」闔上筆記,霍克愛微笑走至哈博克身邊勾住他的手臂。「你準備了什麼禮物?」

「我哪知道女孩子的心思是什麼。」哈博克翻翻白眼,滿腹牢騷。「還是給妳挑好了,妳和羅賽都是女人,應該比較清楚挑什麼禮物她才會喜歡。」

「為她挑個結婚賀禮都這麼懶,你能不能改改你的個性啊。」霍克愛伸手打他。

「好好好,我們婚後我一定改。」

「沒有人求婚是這麼求的。」



門,緩緩被闔上。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