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緒に…来るな。」

在鋼鍊第四十八集中,大佐這樣對豆子說。



從大佐的語氣、台詞聽來,在當下的判斷是大佐對著豆子說「不要和我一起來」,我也相信是這句話驗證了大佐的溫柔。大佐徹底藉著放手的溫柔讓豆子離開,這次的放手,確定了大豆之間的分離,也讓我從大佐這句成熟地主動出口中再度確認了大佐的溫柔。
大佐給了豆子自主選擇的機會,沒有給予豆子任何壓力,即使告知了自己未來的方向,也足以體貼地告知豆子「不需要跟著他」。大佐清楚地知曉著,豆子有豆子的方向,豆子有豆子的目標,而這個目標從過去到現在,和大佐他自己的幾乎都沒有重疊過。
他們共同追求了彼此迥異的「比夢想更重要的東西」,手段類似,但是路途卻完全地錯開了。
而在後來,我也利用這句寫了幾篇小說。

「比夢想更重要的東西,一直都在。」

豆子深刻了解這一點,而大佐也是一樣的。

我今天把中文版48集的聲音檔完整聽了一次,才發現我錯了。

台灣官方翻譯是:

「你應該會跟我來吧?」

所以,事實上在48集中,大佐對豆子說的是疑問句,是「一緒に…来るな?」

原來大佐在兩個分手之前,終於對豆子提出了邀約。
原來他始終還是還是不忍讓豆子一個人面對戰爭的殘酷和血腥,他最終還是冀望著豆子能夠跟著他離開,即使大佐的夢想再也不是矯正國家體制,但是如同之前大佐的行為,將豆子編入自己的小隊,大佐持續地以自己的方式來關心豆子、保護豆子,無論豆子能不能感受到大佐所釋出的溫柔。
豆子當時在編入大左小隊後問大佐:「為什麼要把我編入你的小隊?」
答案呼之欲出,而在最後大佐如此問豆子:「你應該會跟我來吧?」我以為,除了是更深的期待豆子能夠理解他的溫柔,更希望的是豆子能夠選擇棲息在他的羽翼下,永遠受他的保護,不用再悲傷地面對嚇人的現實。

然而,豆子在沉默後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雖然成為了軍隊的人,但我總是認為戰爭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由我不認識的人進行著,以為那是與自己無關的事情。可是,有人為了得到賢者之石而操縱戰爭,所以只要有尋求著賢者之石的人存在,戰爭就會繼續下去。而且那種心情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人造人為戰爭推波助瀾,然而造出他們的是人體鍊成,只不過是由我們自己的心、自己的智慧創造出來的東西……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有與我們無關的戰爭。」

他沒有拒絕大佐,但是確實拒絕了大佐。

大佐說:「可是那過於龐大了,我們能做到的永遠都只是眼前的事。」

眼前的事?

眼前的事。

大佐知道了豆子的想法了。所以他說,做到的只有眼前的事情。
未來太遙遠,而豆子也堅強地不會奢望未來,我以為大佐是深知這點的。

所以豆子說出了自己的選擇:「我要找到被稱作『那個人』的傢伙並打倒他,然後消滅賢者之石,讓任何人都不會再想起他,讓他從所有人的記憶中消失。」

我後來重複地看著大佐對豆子的道別,想著豆子的笑容、想著大佐的笑容,想起那個黃昏中兩個人背對的身影。
然後,再看最後一集中,大佐笑著向中尉說:
「沒有什麼是完美的,這個世界並不完美。所以,才顯得美麗。」
那時候,大佐究竟了解到了什麼?而決定了什麼?

他後來決定自請降級,成為了伍長。

他終究沒有保護好豆子,他為此歉疚著。
甚至哀傷得必須以冰天雪地來懲罰自己,才能夠略減自己心頭的罪惡感。
明明有向豆子提出一起離開的邀約;明明已經盡了全力;明明已經…
只是大佐就是這樣的人。
在漫畫中,大總統說,「羅伊他太溫柔了。」
我確實感受到了,大佐的溫柔。

「一緒に…来るな?」

大佐,當你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到底是怎樣的心情呢?

而我終於也知道為什麼九號(同人作者)書中為什麼豆子會想著:

大佐、俺は、あんたと一緒には行けないけど、
どうかせめて、あんたの行く先が光であるように
祈るよ 祈る、祈るよ。

而豆子,當你拒絕了大佐,又到底是怎樣的心情呢?

在鋼鍊「另一個人的故事」中,大佐說:
「我們擅自認為某一天我們會走向相同的道路,但是我們的道路卻大大的分歧了。」

豆子說:「是嗎?
結果我們走向了相同的道路,我這麼認為著…
但是就算現在發現到了也來不及了…」

放手,但仍然心繫所有。

這是大佐獨特的溫柔。




我想起了劇場版中大佐獨特溫柔的笑容只給了一個人。

「またいつか、お前と会うことになるだろう……」

然後哭了。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