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的對話要先推一下。

「聽說和一騎最後談話的人是你,他跟你說了什麼?」
「一騎只是要我記得他。」
「他沒有說過要逃避戰鬥,或者是要逃避我嗎?」
「都沒有。皆城同學,你和一騎談過嗎?」
「沒有。」
「那你為什麼說一騎想要逃離你?」
「原本我以為,他一定可以理解我的。」
「一騎也一樣!他也以為,你一定可以了解他的!」

同樣的情感不知道分享過了幾次,
甚至連痛苦和創傷,都成為了記掛彼此的牽絆…
明明就是如此,卻因為太希望了解自己,竟然連對方就在面前的事實也忘得一乾二淨。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夠挽回?我真的不知道…

然後,要接著是這段對話。
「你為什麼不這樣告訴他,讓他了解呢?」
「如果我說得出口,我早就說了…」

我花四,我真的覺得總士在說「他一定可以了解我」這句話以及文藝對白的時候,聲音都帶有有淡淡的哭音了,就像是那種壓抑許久,終於隱忍不住在聲音中洩漏出來的滿溢情感一樣,然後又是痛苦又是悔恨,明明心中如此盼待著對方回來,卻又不得不收斂起所有外露的感情,用冷漠的外表作為抵禦什麼的武器。

看完十二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編劇要一騎離開龍宮島,去面對外面醜陋的世界。因為一騎勢必要成為總士的左眼,誠如今天皆城司令對總士說「是因為你在他身邊,所以他才能夠精神穩定。」總士回答,「想要精神穩定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總士和一騎互相尋找彼此的靈魂呼應,但是又企求著對方能夠理解自己而步步為營,結果卻在太過小心的步調中傷害到了彼此;因此,一騎逃出龍宮島除了是要讓一騎能夠一起擁有和總士一樣的寬廣的視界,我想同樣的,也是一騎自己也很渴求能夠讓自己真正地進入總士閉口不語的世界中,也唯有讓自己和總士一樣處在相同的立場上,如此才能真正地去了解到彼此。只有被傷害過,過去不曾珍惜的事物在心中散發出柔和美麗的光線才會被驚覺到。

目前總士和一騎最大的隔閡就在於他們的沉默不語,以為彼此已經成熟得足以探知到自己心中的想法,卻沒有想到,如果不曾分享過真正的自己,那麼一定會有一塊希望對方觸碰的角落被永遠地埋藏起來。真矢透過第三者的身分,不停地催動總士敞開心門學習傾訴,我想也是因為看出了他們心結的緣故。

「到底該怎麼做,我真的不知道…」

事實上,只要回頭放緩腳步誠實以對,一騎和總士自然會給彼此一個機會,因為他們是如此地珍惜對方。


「我也會為了明天的朝陽而戰鬥!這就是,機動戰士!」

大哥,你這是「激動戰士」好嗎?難怪總士會吐巢「真是亂七八糟…」

總士內心OS:高拜…我管你幾拜…

不過看到變性作用力量這麼強大,其實是很令人心寒的。

唉…沒有文藝對白,我好空虛喔…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