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甲洋變成植物人,吳文民先生的角色少一個…(雖然好多路人可以聽到他的聲音)。

大家去探望甲洋那段很感人,尤其是小可樂爬上去舔著和甲洋相隔一端的玻璃時候,感人程度到達最高峰。從甲洋出現到如今被同化的,甲洋一直以來都像是個小配角一樣,不曾被眾人的目光直視過,甚至連自己的父母也是一樣的,即使現在被半同化了,我也覺得最傷心的是小可樂,對其他的朋友而言最大感受到的還是恐懼和不可置信吧。回頭想想,雖然甲洋的心情一直處在猜疑搖擺的天秤上,但是那也是最令人為他感到悲哀之處。

真矢對總士的那一巴掌真是…好掌力!真矢對總士的指責,都可以清楚地聽到聲音中在顫抖含著哭音。繼翔子後,讓大家最深刻感受到總士的冷漠,是因為甲洋的昏迷,總士能夠這樣面對著千夫所指,著實肩上責任沉重不已。看著看著,不免為總士覺得悲傷。

「你告訴我…我救的到底是誰…?」
「遠見…那是誰啊?」
「翔子…翔子…他是誰…?原來被同化後就是這樣嗎…?」
不知道究竟在昏迷的前一刻,甲洋究竟在想些什麼?又或者是在為自己已經不能在為別人哀傷而哀傷著?


「我有無論如何都想要問你的事…法夫那和我們,對你而言究
竟哪一個重要?」




















「當然是你啊,一騎。」



我妄想的,別理我。

今天的便服總士真是帥到讓人噴鼻血啊。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