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嗝、嗝。」深處的長廊傳來偶爾間斷的打嗝聲,一路由遠方踱來,艾徳有一下沒一下地打著嗝,拍拍自己的胸膛順下氣息,深呼吸好幾次還是無法壓抑從胸膛傳來的脹氣感。

嗝、嗝、嗝嗝嗝嗝嗝……

有沒有人是因為打嗝致死的?小豆子懊惱地嚥下一口口水暫時吞入差點脫口而出的嗝聲,止步在豪華的棕色房門前,上面掛著一塊閃亮亮的招牌扎得他刺眼。「大佐就大佐,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藉辦公之名行打混之實。」咕咕囔囔地,豆子擺明肯定裡頭的正牌金主沒生第三隻眼睛,於是陰側側地朝鑲金的「大佐」名字上擺了個鬼臉。

「到了就趕快進來,不要在那裡擠眉弄眼的。」

嚇!小豆子撫胸驚嘆踉蹌地著實被驚退了好幾步。見鬼了!這裡有監視攝影機嗎?驚恐地左右上下連忙巡視,可惜沒找到預期中的小型攝影機。嘆口氣,「嗝。」再打個嗝,轉開銀燦燦的門把,艾徳認命地踏入萬惡的淵藪。

大佐辦公室之所以會被稱作萬惡的淵藪,當然是因為他的主人做人失敗的原因。

「鋼,你看起來臉很臭,小心未老先衰。」大佐萬般悠閒地翹起二郎腿,好整以暇瞅著滿臉不甘願,眼睛骨碌骨碌瞧遍辦公室擺設就是不願意撇在高為上司身上的艾徳。「你已經長得跟豆子差不多了,外表再老些恐怕會被誤認是小老頭。」

「你說誰是長得不起眼被踩在腳下的豆子啊!」被踩到痛腳馬上破功,艾徳齜牙咧嘴腳一蹬衝向大佐,扯著大佐的一雙耳朵哇啦哇啦地大叫抗議。

哇哇,美人投懷送抱,大佐受寵若驚地摟住自動自發的小細腰,對於溫香軟玉抱滿懷的觸感感到十足滿意。眼角彎起,把小豆子抱上大腿,大佐笑得壞兮兮的。

「做什麼!你的手!」豆子大叫一聲,使勁要拍開嫩豆腐上的狼爪,「把你的手拿開──嗝!」猛地捂住嘴,豆子鼓起了一張臉。「嗝、嗝嗝嗝嗝嗝嗝……」這下子慘了,一發不可收拾。

「哦啦哦啦,小豆子打嗝得很嚴重的樣子。」大佐摸摸艾德的金毛,笑咪咪地湊近一張帥臉。「看來小豆子對於打嗝很頭痛的樣子。」

瞪凸一雙大眼,還不是因為你!艾德一邊無法抑止從肚子裡滾滾冒出的氣體,一邊恨恨地猛捏笑得很欠扁的大佐的臉頰。當然很頭痛!他已經快打了一整個下午的嗝了!「嗝!」哦……

搓搓下巴,大佐握住在自己臉皮上作祟的小手,一把拉近兩個人的距離,貼得密密綿綿的。「我有一個治療打嗝的好方法,不知道小豆子有沒有興趣一聽?」

「要!──嗝!」舉手贊成,艾德又咕嚕溢出一聲單音節。

「不過我擔心你沒有勇氣嚐試這個方法……」攢眉皺臉,大佐一派無奈。

「囉唆!有方法就趕快說,不要囉哩囉唆的和女人一樣!」只要能夠止住了打嗝,叫他免費鍊一座新的辦公廳給他都沒問題!「你到底說不說!嗝!」

「小豆子的指令,本大佐謹遵君命。」最後一個字連帶艾德的怒喊,含住艾德的唇吞入兩個人的喉間。

欸欸欸欸欸──!艾德一愣,轟地猛然漲紅了臉,險些暈過去。他他他他他……他在吻他?

交纏的舌頭挑動濕潤的觸感,無意識間轉扭抗拒的軀體撩撥起毫無預料的情慾,艾德昏昏沉沉間不得不承認大佐調情的確很有一套,毎個翻覆的唇間舉動,都讓他無法自己地微顫。劃過的牙齦、舌下、甚至於含住他的舌頭,被囓咬過的唇瓣赭紅得發亮。

徹底舔咬過艾德的唇,羅伊開始輾轉往下進展,在艾德的頸項上吸吮出一朵又一朵的烙印;一手圍住癱軟的艾德,另一隻手則順利地探入艾德蒼黑的上衣內,輕輕滑過艾德細緻的背。無聲無息間拉開前方上衣,嘴唇停留在胸前艷麗的紅點徘徊不去,吸舔繚繞地宛如在品嘗世間美味萬般不捨。

艾德倒抽一口氣,腦部氧氣嚴重不足,抱著大佐埋在自己的胸前的烏首,開始口齒不清:「你你你你──我的打嗝已、已經好了,啊!」艾德被胸前突來的輕咬給咬岔了氣,「咳、咳,沒事的話……我、我要離開了。」

七手八腳推開頂頭上司,艾德努力要擺脫掉如影隨形的柔軟唇感,可是怎麼甩都甩脫不掉。

「來不及了。」嘶啞的喉音迸出難忍的情慾,大佐抬起頭來誘惑地盯著艾德濕潤發紅的雙眼,盯得艾德滿臉紅潮氾濫地往胸口蔓延。「鋼……」如咒如幻,從大佐口中吐出的氣息引撩得艾德渾身酥麻悸動,忍不住偏過頭去。

「你、你收斂一下你的男性激素,」大舌頭提醒對方,艾德突然有預感再這樣下去可能會超出他能承受的,他想逃了。「要發情找別人,不要找上我,我、我和你不合拍。」

「是嗎……」輕笑地單手捧住艾德的臉龐,伸出舌頭舔舐艾德的唇角,左手已經偷襲入艾德的褲頭內,輕輕搓揉著美好觸感的肌膚。「可是我覺得我和你很合拍啊,至少對目前而言。」

「咳咳!你你你你在摸哪裡!」艾德驚喘一聲,緊緊地揪住大佐的衣領身體微微僵硬起來。寬闊的大手在布料間穿梭,毎一下粗糙的手掌和細滑的布料摩擦過火燙的肌膚,都讓艾德再也無法吞嚥下喊聲,滾燙的汗水沿著額間滴至大佐的臉上。「……啊……你、放手啦。」咬牙切齒,艾德實在無法忽視那輕輕按揉自己後方的手指,只好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撒嬌似的呻吟。

「我說過了,來不及了。」笑得很迷人,大佐毫不費力地拉下艾德的褲管,扔在辦公椅旁。「小豆子,放輕鬆一點,雖然你忍痛能力很強,但是如果受傷的話,我擔心明天的任務你就不能出勤,這樣公務金就要回收一點了。」

「魔鬼──」緊抓著大佐的肩膀,艾德壓著一張小臉低聲尖叫,怒焰沖天。「我要告你虐待童工……啊啊……」一句話也說不完全,羅伊手指的形狀如此鮮明,艾德幾乎可以清楚感受到毎次按壓潤滑時候手指頭分明的骨節和動作。

「我等著。」笑開眼,抬起,放下。

「啊──」驚爆的快感突然在體內炸開,強烈的慾望一瞬間拔高,艾德猛地往後仰首,灑落髮稍的汗水,熾熱的溫度焚燒了兩個人的理智,緊緊包裹著羅伊的柔軟和溫暖,漸漸蠕動吞噬了羅伊。

喘息、呻吟、低喊,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散發在空氣中的氣息,艾德無力屈彎著腳掛勾住羅伊的腰,顫抖不已地讓羅伊操弄每個上升及壓下的激情,取代手指的形象比手指更鮮明百倍不止,下方陣陣傳來的激動快感逼得艾德拉高音調喊出狂亂。

「鋼、鋼、鋼……」羅伊握著艾德的腰,持續環繞唸名如咒,再度舔舐啃咬著眼前動人的佳餚。被深埋在艾德體內的自己焚燃地彷彿就要融化,嘆息如此美好的交合感,笑得更加富含男人獨有的狂妄自大笑容,羅伊搖擺艾德的身子,然後深深吻住艾德所有甜膩的嗓音和喘息。

「夠、夠了……」飽足的壓迫感奪去艾德的思考,回吻著羅伊的唇,再也無法承受更多的歡娛。「大佐……我不要了……」含淚怯怯地低喊,過程中散亂的金髮貼黏在臉頰上被陽光側照閃耀著金色光芒,汗水佈滿了滑溜的身子。

「不夠,還不夠。」

貪婪汲取艾德流露的脆弱,羅伊突然站起身,艾德跌到黑色檜木的辦公桌上,掃落一片羅伊的吃飯工具,仍然緊密結合的場所瞬間爆開龐大的快感,猛烈地撕毀了艾德的感官,拔尖沙啞的呻吟聲傳達不進自己的大腦,茫然渾噩的淚眼閃閃,一進一出的情慾傳達,艾德看見了羅伊的笑容囂張跋扈依舊。

我要殺了你……麻痺激烈的舒暢浪襲,忍無可忍,艾德咬唇在昏厥前決心要向大佐正式提出挑戰。

---

在床上躺了一個禮拜後,艾德華.艾魯林克提出申請,在眾人見證下於東方司令部廣場與羅伊.穆斯唐展開殺夫……咳,戰鬥。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