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陳南宗,書中由十三個小故事穿插而成,因為故事都不長,陳南宗的文字並不蓄意艱澀,反而很容易引人入勝,是一本很優異的短篇小說集。

除了第一篇故事是得獎作品,多少讓人覺得讀來有點枯燥,故事性不如文字美好外,其他的十二篇故事皆比第一篇「鴉片少年」的故事衝突性要來得高一點。帶著一些現代人的狂迷,陳南宗的小說中多少有一種瘋狂的味道,而且是僅僅存在於當朝現在的。

要介紹這本書,當然不會只是因為他寫的很好看,書中「囓女虎牙研究」一文絕對是讓我笑著閱讀完本書的最大原因。雖然已經讀完幾個禮拜了,可是這篇短篇小說至今仍是十三篇小說中使我印象深刻的篇章之一。

先註明,會提到劇情。

「囓女虎牙研究」一開始誠如篇名,說的是一個村落中會以接吻囓咬女孩子的嘴唇留下痕跡以當作文定,某一天村中需求西瓜霜的要量突然增多了,父母親扭扭捏捏地至藥房購買西瓜霜不敢多置一詞。經過揭露後才知道,原來村中多了一個會突襲女孩子強吻的犯人,父母和女孩們為了面子不敢多說些什麼。

於是一位少女的哥哥終於忍不住站出來決定親自抓取犯人。在他組成的小隊中,有一個美麗的少年,那位美麗的少年則有一位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少年曾經這麼問過那位夥伴:「你和我這樣算不算是青梅竹馬啊?」結果回應的是:「青梅竹馬只有一男一女才可以用吧!」的吐槽。美麗的少年越長越大,發現了自己對於那位青梅竹馬的慾望也跟著長大,他承認自己對於對方已經不可能只是友情。

少女的哥哥意氣風發地提出了一個笨提案,由美麗的少年裝扮為女孩子,夜間走在路上以引誘色狼出現。少年雖然百般不願意,還是換上了女裝,嘴唇塗上了怪異的紅色漆,在路上慢慢散步等著色狼出現。

色狼果然出現了,他攫住了少年狠狠地吻他,被困住的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接吻的滋味。隔天,他跑去找了青梅竹馬。

他告訴了青梅竹馬自己昨天扮成了女裝,引誘了色狼出現。

「然後呢?」

少年說,他蓄意在嘴唇上塗了洗不掉的漆料,在色狼吻他的時候,他讓漆料印到了色狼的牙齒上。今天,他是要來驗證的。

「驗證什麼?」

青梅竹馬才訝異地問完,少年就撲了上去吻住了青梅竹馬。

色狼有沒有抓到?作者沒說,反正也不重要了。重點是,少年和青梅竹馬的青澀戀情真是可愛啊~~~( ̄▽ ̄ )﹏﹏

像是某些書評說的,這篇其實就只是個愛情故事。當少年撲吻上青梅竹馬的時候,我差點大笑出來。好樣的!這樣也行!下次曠男們倒是可以學起來這招,哈哈。



補上陳南宗的文字部落格:http://blog.chinatimes.com/pecker/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