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台北時間不過三個月,噪音、交通、人情都讓我顯得有些身心俱疲。晝伏夜出的行為模式,才剛要睡了,便被轟隆作響的流水車陣給吵得腦袋俱裂,想起在台南那段安靜無聲的日子,就對台北這樣冰冷的盆地更感到不暢快。


台南的家裏在巷子中,我向來睡眠都是需要極度的安靜,因此連房間中的鬧鐘和時鐘都被我拆了,只放了一個手工製作的時鐘掛在牆上以作掛飾。下午起床的我,往往都會去茶舖買個鮮奶茶和培果填腹,等待父親的晚餐。在台北這樣的茶舖比我想像中的少了太多了,飲料也充斥人工香精,這讓舌頭小心眼的我幾乎難以下咽,只好同朋友親自去買了茶葉回家當個茶工。習慣先熱泡後冷泡的我在昨天正式啟用了足不邁入的廚房;然而昨晚泡的茶太濃,今天打開冰箱一看,茶壺中的紅茶已經渾濁不堪、不能再喝了。如今處在擁擠卻不溫暖的台北,突然有些懊惱台南有好些地方很久沒去逛了。

我常看著海安路的照片,想著坐在那樣美麗的街道聽風聞風都是一種快樂的享受。但是海安路並不近,而我竟然也嫌沒有時間去坐坐,直到現在看見了照片,才發現海安路早已和我小時候記憶中的模樣有些改變了。想來應該是好的改變,只是我發懶又自私,沒有認真地看待他的美麗。

大學四年級,一位詩人同學在孔廟的老街上擺攤,賣他親手書寫的小物品。那樣細膩而風華絕代的創意,我是十分佩服的。和另外一位同學約好了,哪天一定要去老街看看同學的手藝,但是嘴裡說著說著畢業了,我將時間推諉給了雨天,至終還是沒看見路邊那個角落。

我發現了自己相當糟糕地不會品嚐生活。即使總是抱怨著台南有多麼美好,卻總是錯過在台南時候享受的時光。急匆匆的腳步我一再浪費時間在我記不得的事物上。大學生應有的活力,我好像都投擲在虛渡中了。這樣好嗎?我現在問自己。也許還是不錯的吧?被遺忘的青春。

我想起來三皇三家近期我才去了一次,還有好多家茶舖還沒光臨過。我相當喜歡這種提供恬美沈靜空間的店家,也想過也許可以的話,我要帶著我未來第一座筆電坐在茶舖裡,花一整個下午來寫作。

現在仍然很懷念抱著一堆文典到波哥點一杯奶茶苦讀的時間。點一杯鮮奶茶,坐在沙發上死命地吞入不專心的上課重點,往往一杯奶茶喝完了,我還搞不懂橫跨四百年來的中國思想;和同學拌拌嘴、背後調侃老師,也就這麼成為了一幅如茵校園中不可或缺的畫面。

我坐在台北的書桌前面對著電腦,非常懷念起了台南閑靜的生活。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