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象棋王的片段,差點把我在電腦前嚇傻了。

這部由中國本土製作,希望能夠吸引年輕人接觸象棋的動畫,是由當初製作「哪吒傳奇」的中國最大民營動畫企業鴻鷹承接製作,並請來了兩位象棋大師胡榮華、單麗霞兩人擔任指導。據說每一集的製作費高達75000美元,片頭由方文山寫詞、信樂團主唱。

劇中在敘述一位叫做「無悔」的少年從不會下棋到熱愛下棋,如何努力打敗前方的障礙和對手的故事,動畫當中所使用的棋子非普通棋子,而是現在科技產物「象棋王博奕盒」,並將棋子具體化成虛擬人物,增添動畫的炫麗度。

光看片頭…就看到快斷氣…這個片頭是哪個剪輯師剪的…?可以剪得這麼失敗還真佩服,畫面和音樂完全無法搭配,我還以為是製作失敗的MAD,這下子連鋼彈Destiny第三次由化學超男子演唱的OP都大大勝過了。看了片段,中國這部自產動畫還是脫不出日本動畫畫風,如果不看製作小組和聲優,那幾位造型與日本動漫人物的相似度實在很高,有索隆(好巧,你也戴頭巾?)、女性塔矢亮,主角無悔(這名字讓我想到楊不悔)更是長得極度像武器種族傳說的主角庫。故事劇情也讓人聯想到棋靈王,對戰內容則像遊戲王,總觀來看,象棋王實在像是一部不倫不類的作品,比起「哪吒傳奇」的原創劇情還讓人搖頭。

不過雖說象棋王被我嫌棄至此,我還是很佩服中國願意花費巨資來製造動畫的勇氣,不論做得好或壞,至少都可以看到了中國大陸開始正式面對「ACG」產業的重要性。在之前某篇新聞中提到中國大陸官方投入大量金錢人力來製作動畫,光是這點就非常值得給予肯定。

拿YOYO-man和象棋王來相比,YOYO-man難脫「給小朋友看」的子供向意味存在,畫面也不夠精緻用心,連配音也不見得勝過二次配音的國外輸入動畫,不過就整體上(象棋王的配音擊沈我了…台灣的配音大勝)來說,水準還是比象棋王高一點。

到底台灣什麼時候才會開始重視ACG產業?而不只是一窩蜂地想沾點風潮的好處(例如一窩蜂的女僕喫茶、一窩蜂的訪問Otaku和腐女、一窩蜂的以Otaku為題材拍戲),思至此,難免搖頭嘆息。

另談如雨後春筍興盛的女僕喫茶店。

台灣第一間的女僕喫茶店──Animaid一直是我心目中台灣女僕喫茶水準最高的,也許是因為回憶最美,但是那些Menu上美麗的調飲名字還是讓我念念不忘。在這兩年間,跟隨著電車男風潮,台灣開始大量產生了女僕喫茶店。有高雄的「月讀」、台北的「Fat maid」、「咖啡.喀斯特」,近日台南也開了一家「 白雪 @ Shirayuki」;但是,從御宅族現象大盛的女僕喫茶究竟有幾家真正抓到了「Maid」的精髓?

恐怕一間都沒有。

就如同「秋葉原@DEEP」中阿欄說言,「Maid」是屬於二次元的存在一般,「Maid」也就是女僕是由御宅族將幻想投射到現實的產物,女僕的存在終究不能脫出「萌」的要素。簡單來說,不萌,那麼就不足以被稱作「女僕」,並不是穿著女僕裝就是「女僕」,就像是不是穿著奇裝異服就可以說是「cosplay」一樣。中川翔子說男性喜歡女僕為他服務,多少是因為支配的心態,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從二次元的ACG投射到現實生活的精神。女僕兼具任何美好之姿,可以溫柔、可以任性、可以迷糊、可以精明…也可以像「A.I.少女」中的小愛一樣有點迷糊、也可以像「秋葉原@DEEP」的AKIRA一樣冷面暴力,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必須要撫慰各位「主人」的心情,是光是站在哪裡端茶、輕聲說話,就可以讓主人們感到賓至如歸、身心放鬆的存在。而最終重點,還是要萌。

台灣目前開的幾間咖啡喫茶店,大多沒有掌握到「萌」的原則,僅僅是讓漂亮的服務生穿著美麗的女僕裝,扣除掉女僕裝,事實上也與一般咖啡廳別無兩樣了。

搶風潮、湊熱鬧,台灣的女僕喫茶墊在熱潮過後能夠支撐多久?拭目以待。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