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弗朗哥將軍贏得內戰,西班牙全境被法西斯獨裁高壓的氣氛所籠罩。遠離政治壓力的森林邊緣,少女歐菲莉亞無意間誤闖巨石迷宮,遇見神秘羊男,這才知道原來自己是傳說中地下王國的公主。為重返家園,她必須完成三樣危險艱鉅的任務……。《地獄怪客》、《刀鋒戰士2》導演融合奇幻、驚悚、寓言最新力作。視覺呈現華麗迷離,充滿魔樣魅力。

感想:

老實說,我誤會很深。

在一片好評中,我衝著眾人的口碑而去看了羊男的迷宮,心中滿滿的都是期待奇幻而壯闊的瑰麗呈現,以為會看見一個足以讓我發洩一週情緒、不必花去大腦思考的納尼亞、哈利波特,又或者是魔戒。

電影看到了一半,我知道我誤會了,而且誤會得很深很深;我根本從一開始就對這部電影有了錯誤的期待和幻想,看完整部電影,我沒有暢快淋漓的快感,只有鬱結在胸口一股怎麼樣都難以發洩的沉悶。這是童話,卻是屬於成人的童話,看了不會開心,結尾沒有留下希望反而是積塞的哀傷。

美麗及醜陋,童話及現實,純真和暴力,璀璨和黑暗。

不該期待他是一個動人的童話故事,他即使動人、卻殘酷得足以敲碎一切的美夢。背景設在內戰的西班牙時,就是為了突出夢幻與現實之間讓人嘆息的鴻溝。小女孩在幻想中想要追求出另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所在,迷宮、羊男、精靈,還有讓考驗自己成為公主的三項試驗。羊男究竟存不存在?導演刻意淡化了實情,甚至蓄意混淆了觀眾的視聽,可是那又如何?童話的存在終究敵不過現實的摧殘,一切煙消雲散。

當母親舉起曼陀羅根大喊著「童話是不存在的!魔法是不存在的!」我突然感到窒息感。有太多的書籍都在諷刺著成人世界的冷漠,經典如「小王子」、暢銷如「哈利波特」,還有我之前所閱讀的「失竊的孩子」,我們到底失去了多少做夢的能力?如今的我們還能不能從盒子中看見羊?我們是不是仍在孜孜矻矻地每天點燈、熄燈、點燈、熄燈,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當大哥布林調換走了我們身邊的至親,誰還有能力去辨識?

前陣子重看了「傷心咖啡店之歌」,距離首次閱讀已經距離五年以上將近十年,如今重新閱讀,感想改變不多,然而感觸卻改變了。我在想,我還有沒有那個勇氣拿出「小王子」重新再看一遍,然後翻閱過去讀完小王子後的筆記?

「羊男的迷宮」的結局在轉入小女孩看見父母親時,將整齣電影的哀傷基調拉到最高點。「只是他夢想的反映而已」——我這麼感覺到了。人還是需要最溫厚的一面,不自私不只記得犧牲他人,才能夠看見最美好純真的地下王國,童話也才會繼續存在著。電影中隱喻了太多的對比,三項考驗中也各自在現實裡有其對照;貪得無厭、尸位素餐的癩蛤蟆,恐怖而殘暴的食子妖,必須獻出赤子之血的最終考驗,小女孩讓我們見到了人性中面對誘惑而不可抗拒的人性,又讓我們看見最終面對生死時高尚的情操,相對於幾乎一面倒殘暴的將軍,小女孩的存在竟是那樣的可親。

電影的畫面很美,美極了!然而和美麗的場景相呼應的卻是暴力、獨裁與鮮血。看多了三池崇史的電影,尤其是經過「殺手阿一」的洗禮後,其實暴力對我而言已經引不起太大的衝擊感,但是「羊男的迷宮」裡仍然引人戰慄,不只因為將軍殘暴的手段,而是他擁有和「殺手阿一」那種純粹暴力美感不同的,真正的、深入人心的殘酷人性。

看完電影,我感受到的不是悲傷,而是一股連哭都哭不出來的抑鬱。但是導演並沒有那麼殘忍,因為他最後還是讓乾枯的大樹生長出了嫩芽,進而綻放成一朵純白美麗的花朵。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