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 建日子 
譯者:江裕真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07年09月03日


會把推理小說名稱叫做「推理小說」,表示這位作者肯定有極大的野心想對推理小說的定律和慣則做他獨有的諷刺和挑戰,過去以來敢用「XX小說」為名的作品並不多(橫溝正史《偵探小說》、都筑道夫《以奇幻小說為書名的奇幻小說》、三枝和子《戀愛小說》),成功的更少。書腰上更開宗明義推薦道:「這樣的小說書名,真是大膽到連神都會害怕!! 」

那,秦建日子用「推理小說」為名來寫推理小說,究竟有沒有成功?說實話,秦建日子最多只達到了五十五分的程度。為甚麼不及格,其中有十分我要扣給翻譯。

在書中作者嘗試要去解釋推理小說最重要的一點要點——「公平」。兇手要在故事前半段就出現,兇手最後一定要被抓包、作者必須開放線索讓讀者去探索……等,作者利用「公平」想去顛覆推理小說一直以來的「公平原則」,又大膽地想去呈現出媒體的嗜血、出版界的愚昧等社會現象。若要說以推理小說寫社會現象,事實上至今沒有人的成就足以超越宮部美幸的「模仿犯」,而秦建日子的「推理小說」顯然太搔不到養處。作者野心太大,反而重點不明。只有一本書的份量,作者究竟能拿捏多少想告訴讀者的想法?太多流於說教,太少焦點模糊,「推理小說」所犯的最大問題就出在後者。

不同於日劇有多集篇幅可以大量去鋪排雪平的婚姻、親情,警界的腐敗,友情愛情和製造氣氛的懸疑,原作小說裡連基本的氣氛營造都有些薄弱。看得出來秦建日子嘗試將雪平的形象塑造得狠龐大鮮明,然而卻又太少著墨在雪平的生活上,寫得太淺,然而一旦放得太多,卻又容易失焦,很多旁枝末節在日劇中是必須存在的,在小說中竟徒有骨架卻血肉不足的(也許這是長期身為電視劇腳本作家的習慣導致的),到最後看完小說對雪平的印象也許只剩下「美得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波霸美女罷了。更甚者,除卻雪平和瀨崎,其他的配角平面得不可思議。

和日劇中的「不公平的是誰?」,原作小說想著眼的幾乎完全不一樣。我第一次閱讀時確實受到日劇很大的影響,第二次去看這本小說時逼自己丟開日劇的窠臼重新去看待這本小說。「Unfair」是兇手在連載推理小說時,殺害被害者所留下的訊息,除了是呼應推理小說必須存在的公平原則外,順便也嘲諷了一下社會上常見的不公平現象。例如,作家代請槍手寫作,作家依舊名利雙收;真正有才能的小說家終究只能蒙塵;瘋狂嗜血的媒體要的是有話題性的作品,而非真正有內涵的作品——可惜的是秦建日子寫的架構太過鬆散,文筆也不夠精確,使得整部小說變得相當無力。

不只原作,其實日劇裡也有很多小蟲子存在(畢竟日劇還是架構在原作小說之上),不過由於日劇加入了許多社會因素輔佐整部作品的風味,因此即使存在一些蟲子倒也瑕不掩瑜;然而原作小說沒了日劇的豐富元素,又以「推理」為主,這些缺憾就變得顯而易見了。

雪平在書中除了對女兒會表露出一些熱烈的感情外,總是秉持著冷眼看世間的態度,因此在感情的描繪上也狠輕描淡寫。不過若要說寫「冷淡冷漠」的人物而來引出讀者的共鳴,雪平又大大比不上乙一筆下的人物們。結果「推理小說」輕重失衡,魅力大減於日劇改編。

最後提一下翻譯。這部的翻譯真是有夠差,雖然還比不上輕小說的日式中文可怕,但是文句不流暢也不夠優美。於是我去查了一下譯者的相關譯作,竟然翻譯過許多知名作品,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