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翅膀第一次舉辦solo con時曾經在訪問時說過,希望未來能夠舉辦一個完全只有舞蹈的表演。那年是04年,三年後他確實踏出了第一步,實現了當初的理想;在松竹座表演出現時,我那時就想著「啊!翅膀你真的走到這一步了!」縱使這第一步還顯得不夠沉穩,僅僅是個開端,然而這對今井翼、對喜歡他的人而言,已經是莫大的驕傲和愉悅。
 
翅膀的舞蹈我將之分為三個階段,出道02-03年的叛逆狂放、04-05年的隨性任真以及05年之後的圓潤成熟,而今世界的翼又將今井翼的舞蹈帶至另外一個境界,再度昇華成一個更加精彩耀眼的存在;今井翼在舞台上那份沉默而璀璨的光芒,沒有任何形容詞可以完整地描繪出來。每一年每一年翅膀的舞技都愈加純熟,逐漸內斂卻光芒萬丈。老實說,第一天看完後我腦袋一片空白,說不上任何的感覺——詳細的原因先按下不提。
 
這次的日生以舞蹈為重的歌舞劇形式表演,沒有劇情,但是觀眾又能分銘感受到劇情的演進;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氛圍,他要告訴你的不是故事,而是舞蹈所能表達的一切。爆裂般的開場、震耳的音樂、讓人激賞不已的燈光使用,翅膀與舞者們的互動,包含其他更多我說不出來的因素,建構起「世界的翼」。無須言語、只要舞動,從每一分手舞足蹈上都可以看出今井翼想呈現出來的情感。套句我在書裡寫的一句話——自由而不瘋狂,而這一點的今井翼就是最撼動我心的一點。在這次日生中,翅膀不一定從頭跳到尾,他有時就站在舞台中央,燈光強而有力擊在他的身上,舞動得最激烈的是後方的舞群們,但是觀眾的眼神卻無法自拔地專注在今井翼這個人身上,這除了是舞台整體的焦點呈現完美外,更無法否認今井翼這個人的舞台魅力是不可撼動的耀眼。
 
有些舞蹈他沒有劇情性,就只是一場Show,可是仍然擁有可以傾訴想法的方式,而當中模擬百老匯的部份,觀眾絕對可以從今井翼的舞蹈裡獲知這支舞裡要說的故事。從背景、服裝、道具、舞蹈、舞者,翅膀利用了任何可以運用到舞蹈的部份去講述這麼一段小插曲。所謂舞蹈,對舞者來說,不僅僅只是手腳舞動,我認為還應當包括了深刻細膩的演技,眼神的挑逗、表情的呈現;我難以忘懷當翅膀在表演紐約組曲時,在街燈下那份神情——徹徹底底讓我震撼得無法言語。我從今井翼微微挑動的笑容完全臣服在男人的風味之下,一種純然男性的吸引力就這樣完整地擊中了我的心臟。那是看過所有影像都無法直接感受到的感受。
 
我突然瞬間浮起了「你是誰?」的想法。那樣龐大而不可撼動的舞台形象;我懂了為甚麼瀧澤去看松竹座後的感想是「舞台上有著我一無知悉的翼在」,因為在舞台上的今井翼是屬於舞台上的,那是另外一個今井翼,一個存活在「世界的翼」、「翼的世界」內的生命個體,唯有在舞台上才能夠體認到他的美好與存在。看完了整場表演,我也推敲出了為甚麼翅膀這麼堅持,之前從來不曾開口要相方來自己solo con的他,這次威脅利誘都要教瀧澤去看松竹座;因為,如果說松竹座是他理想藍圖中「翼的世界」的濫觴,一個前哨戰,對翅膀這麼具有重要意義的表演,瀧澤和翼飯必定是最必須去親眼目睹感受的,用自己的眼睛去親自確認翼究竟想要創造出怎麼一個舞台、一個世界。而日生則是他的第一個小小的步伐,這次一開三十七場,也足見翅膀面對構築屬於自己舞台的決心與重視。
 
表演時間不短、但是極度濃厚,上半場短短不到一小時的時間,飛逝得讓人覺得幾乎只有不到半小時就進入休息時間。整場的表演是一層又一層的湧來如同海浪;當我以為這段表演是最沛然的了,下一段的表演卻又推翻我之前的想法,表達出更豐沛的精彩,充斥著滿滿的激昂,將觀眾的情緒一直一直往上帶,於是上半場利用非洲鼓Edge作為逗號,進入休息時間,給予觀眾一個喘息的機會。我在前面所說的,我看完後感到腦袋一片空白,原因也是出在這。若是硬要給這次的日生雞蛋裡挑骨頭、點出缺點,表演內容太濃厚、不斷高潮衝擊是我覺得少量缺點的其一,只是這份缺點很渺小,渺小得你以為這該是優點(當然也可以說我這人心臟太脆弱,丞受不起翅膀太龐大的情感能量注入)。而這份小缺憾在下半場獲得很大的改善,Take Your Hands和千年組曲的表演,是這次日生場內,我給予和非洲鼓表演同樣最高的評價。
 
翅膀的舞蹈很難去用言語形容,文字無法完整精確地表達出影像的震撼與美好,往往都讓我有憎恨自己江郎才盡的詞窮。用顏色來形容這次日生的表演的話,音樂組曲是偏藍色的、十六夜物語是灰黑色、非洲組曲是橘紅色、Take your hands是深水藍色,而千年組曲則是徹底的火紅。所有表演內,我最愛的莫過於非洲組曲的Egde、連接Take your Hnads的千年組曲。
 
雖然如今的翼舞蹈已臻圓融,只是我仍偶會懷念五年前當他跳Get Down時那樣狂放的姿態。用一個碗來形容翅膀,如果水是他的舞蹈,如今的今井翼水已經盛滿到將近碗的邊緣,但是這樣圓滿的圓若是出現一點點的漲裂欲破,又是另外一番驚豔;於是我會希望碗裡的水可以稍微溢滿、潑撒出來。而這樣今井翼的舞蹈,在非洲組曲和千年組曲裡是可見的!我真難以形容非洲組曲的精彩萬分,真是自成一個世界,整個舞台壯碩強大不已。站在高高鐵架上的翅膀不是在打鼓,而是在跳舞!是用全身去舞動,將全副精神置放在燈光下的每一聲擊鼓上;看著他打鼓,觀眾會發現他是全心全力浸淫在其中的,震耳欲聾的鼓聲鼕鼕作響,用力地打得讓人呼吸困難。當最後一聲鼓聲結束,我幾乎有衝動想放聲大叫——暢快無比!
 
千年組曲也是類似的風味。尤其是從Jr.手上接過長鎗,翅膀那股君臨天下、睥睨一切的風範,不必刻意詮釋,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是這群舞者中的TOP。我非常非常喜歡他大力踏著地板、一邊放聲吼叫的橋段,沒有音樂,只有純粹的吼叫聲,可是這段表演卻是整場兩個小時下來,我印象最深刻最深刻的一段。狂野、熱情,和上段溫柔優雅的Take your hands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低潮接上高潮,這股乍然爆發的情感更有加乘的效果,不僅僅只是震懾人心了。真的,除了好讚,還是好讚。
 
除了舞蹈外,這次日生的舞台呈現最好的我覺得是燈光的運用。以前學生時代在寫觀劇報告時,教授總是指責我報告裡最缺少的就是劇場燈光的評論;如今我的駑鈍卻被世界的翼劇場上生動的燈光所衝擊了。從開場OVERTURE,我瞬間被舞台的燈光驚豔得張口結舌。翅膀過去說過,比起花俏的舞台設置,他更喜歡燈光的安排;我看到了,今井翼所謂的「燈光」,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運用燈光最純熟的我以為是佛朗明哥舞的部份,雖然翅膀的佛朗明哥舞仍然很「今井翼風格」,還不夠成熟完美,頓點力道不足,可是搭配上燈光的完美運用,光與影,亮與闇,還是令人不禁屏著呼吸欣賞。
 
講到伴舞。我是這麼形容這次所有的舞者的。今井翼是最尖端,接著是MAD、然後是女舞者及黑人舞者,最後親我腳支持著穩固的底層,形成一個無敵的金字塔。我大概理解為甚麼這次會找來親我腳來做伴舞;這次的舞台氛圍是很多元的,有冷靜、自然也有熱烈,而熱烈帶動氣氛這個項目,交由親我腳來執行是再好不過的了(親我腳擔任眼線緊盯MAD任務失敗,北山也跑去虧妹了啦~瀧澤先生!)。親我腳在整部表演裡主要還是串場和帶動氣分,為翅膀伴舞的猶原是MAD負責。這樣的編排,讓翅膀的舞台加入了親我腳後顯得更光彩奪目而不紊亂,是很高明的手段。

不過我倒是很好奇為甚麼Pride the End會找山本亮太來伴舞?Pride the end的日生版本和聖誕控的Slave of Love有些類似,只是Slave of Love是光與影的對比,Pride the End則像是鏡子的重疊相反對比。只是兩個Jr.我覺得跳得都差強人意,當然MAD的山本亮太跳得有比較好,可是看起來仍手忙腳亂,比起翅膀的優雅流暢,差了很多等級。我在想,MAD一直想泡正妹的那四位Jr.應該可以跳得更好才是,也更接近翅膀的舞蹈風格……不知道為甚麼翅膀要選擇山本亮太是為甚麼?(更讓我訝異的是,山本亮太被瀧澤選進屋良團啦!真巧。)
 
再講缺點的話,我覺得結尾顯得有些無力。翅膀以「ラストダンスは私に」和定番的「epilogue」作為結尾別具意涵,只是給我的感覺稍嫌弱了點,在我的期待中,日生劇場的結尾應當是如同煙火在空中霍然炸裂,停止在一個最震撼的點上。不過翅膀選擇讓感情沈澱下來,也是另外一種風味。尤其是「epilogue」這首歌,又把瀧翼裡的今井翼帶回來了,除了是將表演劃下句點,更是點明回歸了他是「瀧與翼」的今井翼這個身份,我很感動翅膀最後選擇以這首歌作為結束。
 
看完表演,我被深深說服了,被深深折服了。即使下午人在原宿時看著生寫真裡那個消瘦憔悴、瘦骨嶙峋的翅膀有著想哭的衝動,然而在欣賞完世界的翼,我只能說,以一個單純觀眾的立場,就算每年今井翼都必須瘦這麼一回,我依舊希望他年年表演,年年展翅世界的羽翼;這是我對他舞台最大的肯定。作為歌迷我不敢看他這麼疲憊,可是他的舞台精彩度卻足以讓我抽離歌迷的身份,僅求再看一次表演,只望他可以在自己能夠負擔的部份下,表現出最璀璨耀眼的今井翼。
 
明年希望翅膀可以抽掉Show Time的部份,讓整個舞台更加完整。唯一可惜的是,以一個歌迷的身份來說,沒有MC真的很遺憾…我好喜歡聽翅膀說話哦,多說一點嘛~講話的翅膀超可愛的,還有,多笑一點唷~你笑起來最迷人了。怎麼會有一個人又帥又可愛呢?矮額~

--
我寫好多——!o_o

很多地方都忘得差不多了,在台灣呼喊DVD的出版~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