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惠於邂逅與再會,濃厚且充實的一年
 
瀧澤:對翼而言,這一年中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什麼?
翼:若是單指我個人的話,莫過於包含準備整整耗費了半年時間的企劃「World’s Wing」為要了。以八月的大阪公演、十月的東京公演為目標,我花費了許多心力在準備之上。這一年我深刻學習到了「準備」的重要性。
瀧澤:說起來,你還為了實習佛朗明哥的表演,而特地前往了西班牙一趟。
翼:對對,我也作足了該方面的準備,道地的力道速度完全不一樣呢。只要吸取了越多的材料,我發現我就能變得越加壯碩。
瀧澤:我也去看了公演,真的覺得「哇─好厲害啊!」呢。和觀眾們處於相同的視線立場上很有趣哩。
翼:被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唷。那瀧澤今年過得如何呢?
瀧澤:一言以蔽之,今年可稱是「再會之年」。不僅「瀧澤演舞城」再度公演,2008年的正月時代劇「雪之丞變化」中也與「義經」的工作人員再度合作,能夠獲得全新的挑戰著實令人感到相當開心。和過去曾一起工作的人們,再次合作嘗試創造出與上次方向性相反的作品,是一件十分具有樂趣的作業。
翼:瀧澤的舞台,可說是集結了Jr.全員的「瀧澤一座」而建立的。另外,今年對瀧翼而言,也是相當充實的一年。
瀧澤:嗯。藉著睽違許久的全國公演,踏上了許多從未去過的土地。當然,也有很多是首次來參加的觀眾,這還真是無以倫比的喜悅呢。
翼:是啊,還有夏天我們兩人一起主持了24小時TV,這個印象也很深。因為我們可是持續40個小時沒睡!這也是第一次連續24小時以上在電視上露面。
瀧澤:那真是一段相當充實的時光,接觸了各式各樣的作品、故事,這些是難以用言語一語概括的,感受相當豐富的24小時哪…
翼:既感動,也使人重新審視自己,目不暇給、教人打從心底感到震撼。節目結束後,雖然感到睏意濃厚,卻無法立刻入睡……仍舊處於希望再稍微沉浸在餘韻當中的感受裡。
 
非日常的旅行,兩人的收穫是?
瀧澤:藉由MYOJO的訪問,我們兩個各自出外旅行了一趟。我是在「瀧澤演舞城」公演前的時機上,去了趟關島。
翼:關島怎麼樣?
瀧澤:今年真的忙到沒什麼閒暇時間,每當一個工作結束,另一個工作又接踵而來。在這時候,將自己置放在完全不同的環境之下是意義十足的,在當下真的覺得被解放了。
翼:突然就給他跳起來了!(笑)
瀧澤:對對(笑)。南方之島真棒啊!像個普通人一樣玩得很愉悅呢。翼是去屋久島吧?
翼:對。我六月去了屋久島。當時恰逢因為對個人公演的想法腸思枯竭而感到相當痛苦的時機,我自屋久島上寬廣的天空以及樹齡三千年的杉樹中獲得了力量。彷彿是被激勵了一般。現在想起來,在那個時候能夠去屋久島,真是太好了。
瀧澤:不過翼今年也有私下出國旅行吧。
翼:嗯。一月我去了愛爾蘭至法國之旅,四月去了西班牙,十一月則是去了紐約,這與時間有否並無關係,只要有任何一點閒暇之餘,便能不顧一切前往了。在決定休假的那一瞬間,我立刻著手準備一個人的旅行。
瀧澤:我從以前就在想,你行動力真驚人啊。
翼:大概現在我正處於這時期吧,雖然悠閒的旅行也不錯,但是我對於接觸異國文化的慾望很強烈。這次去紐約,在六天四夜裡我欣賞了許多百老匯的音樂劇。每天都接受了大量的刺激。
瀧澤:一個人旅行不會感到不安嗎?
翼:不會啊,反而趣味十足唷。在日本時一向沒機會可以搭乘地下鐵,在紐約時我為了搭乘地下鐵而研究路線圖、買票,能夠像這樣細細去品味遊玩,很有趣唷。
瀧澤:欸─好像很好玩呢。
翼:說起來瀧澤休假期間也去了沖繩吧?
瀧澤:嗯。不過,與其說是旅行,還不如說是家族出遊……的兩天一夜之旅。
翼:很了不起啊!
瀧澤:很麻煩唷。如果每年不帶大家去哪裡玩一回,他們就會很囉唆。而且是連親戚都一塊兒去,總共七個人的大陣仗。我負責訂飯店、找餐廳、開車……累死我了!因為大家都在一起,所以非得住家庭套房。大家全部睡同間!我已經不知道有幾年沒和親戚一起睡了!而且還有人打呼咧…(笑)
翼:啊哈哈(笑),辛苦你了。
瀧澤:真的是吼(笑)。就是這樣充實的一年。另外,由年底開始至三月的全國巡迴也差不多要開始了。
翼:每年的年初年末在橫濱、名古屋、大阪等相同的地方,經過一年後又在一年的開始和歌迷們度過,是一件令人感到愉悅的事。
瀧澤:我們的演唱會是具有祭典一般的要素,能夠與人「還想再來!」的感覺。
翼:我想全國巡迴應該也能將至今為止我們的個人公演的某些東西反映出來。
瀧澤:希望和觀眾可以有比過去更親近的接觸。敬請期待!
翼:私下的話,我想去倫敦看看。還有,也想再去紐約一趟。
瀧澤:感覺起來你好像打算要環遊世界一般呢!(笑)我的話,如果我自己製作的影片能夠更加進步就好了~不過對於想嘗試的事物我會慢慢持續去挑戰的!

--
完全用上班視窗縮小小偷翻的,手邊沒字典可以用,翻錯請見諒Orz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