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演舞城賣的是瀧澤的舞台魅力,那麼ONE!賣的就是瀧澤的個人魅力了。瀧澤曾經說過ONE!並不是舞台劇,也不是演唱會,在我看來,ONE!毋寧更像是一個「瀧澤同樂會」。ONE!的劇情破碎薄弱,加入過多娛樂表演要素,場景的感情點到為止;上半場還有一絲舞台劇味道在,到了下半場幾乎成為瀧澤的表演秀及同樂會,ONE!是用一塊一塊破碎的拼圖去拼湊出整個瀧澤想傳達的訊息。

如果真的要演,瀧澤的故事絕對可以寫得賺人熱淚、讓人心痛不已。可是ONE!沒有,整部舞台劇下來將近兩小時,觀眾開懷大笑的時間或許比擦拭眼淚的時間要多(我只有在最後秀爺那邊不敵哭出來^^")。雖然手法不見得純熟,不過大概可以感受到,瀧澤並不企圖想要用他多舛的過去博得太多不必要的眼淚和掌聲,他希望的是讓整個舞台顯得活潑而歡樂,充滿了「瀧澤秀明」的歡情,可是又不會抹煞掉太多他想表達的想法。

當然利用短短的片段就要講出想法,容易顯得刻意並且直接,感情會變得單純而銳利。在ONE!裡傳達意味最重的幾個場景像是上半場與弟弟摺紙飛機的意象、Jr.的鬥毆場景,下半場聖誕節和母親對唱時最後母親的獨白,這幾段最為強烈。

當初我在追REPORT時非常喜歡瀧澤與弟弟折擲紙飛機那段,即使只是看著文字表達,我都深深地感受到了那架紙飛機所代表的沈重思想。

「能飛嗎?」
「你折的紙飛機,一定能飛的。飛飛看吧!」
「飛了!我們的紙飛機飛了!哥哥!我們的紙飛機飛了!」

你折的紙飛機一定能飛的。

「沒有當初的爸爸,就沒有現在的我。」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歷史存在。」

然後再接上那首慢歌。

多麼動人的場景。

紙飛機折得再差都能夠飛翔。人生背負著多大的傷痛都是必須被肯定的。瀧澤在上半場就強烈地傳達出這種訊息。而最早先透露出這種想法,我認為是在開場第三首的那首「君と僕は同じ」(我取的),簡單輕快的曲調,瀧澤告訴大家,他並不特殊,事實上大家都是一樣的,因為每個人所屬的紙飛機都有飛翔的機會。

瀧澤同父異母的弟弟在劇中等於是瀧澤反面的對照。雖然劇中沒演出,不過我多少有點受到後面訪談的影響……弟弟希望能夠和哥哥走上一樣的道路,但是卻又沒有哥哥的堅強。劇中的弟弟逃避了徵選,敗給了壓力,我在想,瀧澤是不是也想著要透過這段告訴真實生活中的第第一些什麼想法?

「只要是你折的紙飛機一定能飛的。」即使飛的方向與我大不相同。

整部ONE!要說的,不過是——

自己的人生沒有後悔的餘地。

自己的人生請緊緊把握著。

這兩點再也單純不過的想法了。

無論是藉著家族的羈絆、夥伴們的羈絆去闡述,ONE!想說的不過就是這樣。瀧澤想藉著自己的故事告訴觀眾的,只是一個最簡單不過的訊息——他過去活得辛苦、過得辛苦,但是卻從來不曾後悔過。回首自己的半生,再有一百次、一千次的選擇去重新生活,他的選擇仍然相同。

被一樣的母親生下、選擇一樣的道路,完完整整接受自己的人生,肯定自己的身份。回顧人生,不是淡而無味的,不是如同雞肋的,而是能夠讓自己百感交集、無法被取代的生命。

到了全劇最重要的、也幾乎是最長的一段劇情(非指表演),就是Jr.之間的鬥毆。我一開始並不喜歡這段混亂的劇情,覺得太過冗長並且繁瑣,直到後來我看了訪談,瀧澤解釋了這一段鬥毆場景的用意,我才恍然大悟。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煩惱與困頓,也許那一群鬥爭的少年們,每個都是瀧澤某個部份的寫照。那一段驚心動魄的群鬥,一則全、全則一,放大可以代表每個少年的個體,縮小則又可以代表瀧澤心情的縮影,一拳一拳打下去的,也許都是打在瀧澤自己身上。

在接下來這段歌中,瀧澤點出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重點。

人不能是孤獨的。

不過這個想法在最後居然被他自己推翻,這個後述。然後這段我覺得有一點是唱給瀧翼的,也後述。

然後是新世界、莫爾道河。這兩首曲子簡單來說,都是作曲者為了傳導出自己強烈鄉愁而寫下的。中間夾入義經母親那段真的有點微妙,略去不提。倒是後面與自己小時候共舞的片段意味深長多了。

青澀煩惱的少年(自己)衝入了長大成人的青年(自己)懷中。青年似乎變得堅強了……?事實上,青年卻在四面障壁中逃不出生天。

這邊與自己共舞的部份多少銜接了上段少年們鬥毆的含意,此外,我不確定瀧澤蓄意,我一直有意無意地在劇裡感受到一股很濃厚的「孤獨」氣息。瀧澤雖然強調人不應所有鬥爭,下半場也充斥著大家同樂的味道,可是瀧澤終究讓自己成為一個獨立而單一、寂寞而孤獨的個體。

對瀧澤來說,最重要的親人或許就是母親了。峰所飾演的母親,其實與我的感覺和彌生真的很像;活潑、樂觀、風趣,但是也許也會感到哀傷疲倦,甚至有些冷漠,是一個形象極為豐富的角色。在ONE!裡一直想強調的親情,大部分都是利用弟弟、母親來塑造的,父親僅僅出現了聲音,所給予的強烈溫度也不如弟弟和母親的部份。尤其是瀧澤和媽媽之間的互動,溫暖又不失逗趣,和Jr.當中那種氛圍完全不同。

ラストダンスは私に這首是越路吹雪的經典名曲,之後翼的世界翼也在日生裡選擇唱這首歌,以對劇場與越路吹雪致意。被瀧澤與媽媽唱來其實是歡樂無比的,但是事實上卻又帶著隱藏的悲傷。我很喜歡這段,這裡帶出了瀧澤和媽媽當中那股特殊、完整、不容被取代介入的感情,選擇這首80年代的老歌唱,也讓這首歌的氣氛顯得更加出眾、不同前面幾首歌曲,當然,更適合彌生媽媽這樣的定位。他與瀧澤雖是母子,但是相處起來卻毋寧更像朋友,所以選擇唱這首歌是十足合適的。 

「請跳舞吧
我在這裡等著你
但是若有人請你送他回家
請務必拒絕喔
不管到何時我都在這裡
等你別忘了喔」 

就親情的角度來說,這首歌何妨也將之視為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心情寫照。無論孩子們遠走高飛,去到了何處,有了自己的發展,像是現在的瀧澤秀明一樣熠熠發光,具有耀眼的光芒,但是「不管到何時我都在這裡等你」,風箏斷線一去不返,但是孩子們不是風箏,是飛鴿,是會找到最後回家的路,回到等待的那個人懷中的。 

即使小孩變得比大人還要堅強,即使沒有大人在身旁也能好好活下去,但是,那時的小孩卻也已經成為了大人了。 

從母親的話,連接到秀爺。秀爺在歷經多年後,終於也變得孑然一身。妻子先他而去,還有(他最愛的)翼也比他要來得早離開人世。我總是覺得這裡瀧澤透露出寂寞的氣息,明明他是個寂寞的人,為甚麼還要讓自己的結局顯得如此孤單?他究竟是想強調人永遠都是孤獨地來到世界上、最終也是孤獨離去,呼應上場少年鬥毆那段情景嗎?那也太過可悲了! 

人雖然必須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不為自己的人生後悔,但是就前半所演的部份來說,瀧澤其實給人一種他熱愛熱鬧、人類氣息的感受,和弟弟的相會、和少年們的嬉鬧、少年的鬥毆、聖誕舞會,我在想,是不是就是因為恐懼寂寞才會如此熱愛歡鬧(當然我是指劇中)。然而最後的瀧澤卻給了自己如此寂寞的結局,想來怎忍卒睹? 在最後,瀧澤表明,即使再有一次的機會,他仍會選擇由一樣的母親生下、走上相同的道路,也許會讓自己過得更幸福一點,肯定了自己百般波瀾的半生。然而我還是想說,讓自己最後不再孤單,好不好?老話一句,請對自己溫柔些。 

show time裡唱了「道」這首,當然一半原因是因為適逢HO! Summer的宣傳,但是從歌詞來看,這首歌的意涵用在ONE!裡竟是最適合不過的。


「如果這條路一直走下去 前方會有什麼在等待
想得越多 越想不明白 幾乎讓人迷失了自己
昨天還在身邊的朋友 此刻背影看起來好遠
焦慮的心情  無法言明  甚至不曉得自己想抓住的是什麼
 
每個人都一樣  在迷惘裡  一面尋覓著希望的光明
請不要  太責備自己  因為我可以聽見你的聲音
 
不知不覺裡一直走著的路上  其實也印著清楚的足跡
每當回首前塵  經常愧無容身之地  很想回到當初從頭來過
不過現在我不再哭泣  是否因為變堅強一點?
如果說假裝忘記  可以讓人輕鬆一些  我決定強顏歡笑下去

每個人都一樣  在放棄之後  依然尋覓著希望的光明
請不要  那樣放棄自己  只有我可以看見你的淚」
 

「每當回首前塵/經常愧無容身之地/很想回到當初從頭來過」,而瀧澤在ONE!的最後給了一個答案。

他不會後悔,即使回到當初重新來過,一切將如常。

承接上面的話,瀧澤,我覺得你一點都不孤獨,請不要一個人走在道路上,請記得回首看看身邊對你伸出手、想陪著你走下去的人們。也許曾經迷失、曾經自責,但是一個肩膀不如兩個肩膀、甚至更多個肩膀一起陪著承擔要來的輕鬆。

回頭看前面我提到鬥毆場景唱到的「あなたの両手」這首,為甚麼我說那首歌帶著一點瀧翼的味道,也是因為那首歌和「道」的意象有驚人的相似感。人是孤獨的,但是又不能是孤獨的,「あなた」一首在唱渴望有人陪伴的心情,而「道」不啻是告知了回答:

「請不要太責備自己,因為我可以聽見你的聲音。」

「請不要那樣放棄自己。只有我可以看見你的淚。」

不必責備自己、也無須放棄自我,因為終究有人聽得到你的呼喊(如在「新世界」中那樣迷惘倉皇的身影),終於有人看得見你的淚滴。即使迷路,也有人陪著一起踏上泥濘。

而對瀧澤秀明而言,不就是今井翼嗎?

瀧澤總是說,他要全力去守護著翼,事實上我也認為他從翼的身上汲取到了龐大的力量。我也不會忘懷,翼在24小時TV說的,希望瀧澤能夠依賴他的想望。

雖然ONE!講的故事是舞台上的「瀧澤秀明」,如果「瀧澤秀明」仍將自己的結局設定在獨自的死亡上,我希望在那結局之前的數十年歲月,故事層面下,那位舞台下的瀧澤秀明能夠比他更幸運,露出最愉悅快樂的笑容。

是裂開的柿子我也不在意唷。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