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寫來不及了。

今天剛好加班啦……回家要十一點了,然後十一點不小心看起A盤,然後赫然發現有to base,然後……然後就一邊狂翻資料一邊寫啦!嗚呼~

暫時整理這樣,有想到再補充。

對了,讓我們高喊——

瀧翼愛萬歲!\⊙▽⊙/

2005.12.

翼旅23 to 24 SOLO巡迴東京凱旋公演前三天,翼在彩排時不慎弄傷腳部,導致左腳骨折,在即使被醫生警告「絕對不能上台」的情況之下,他仍然當機立斷地決定不取消三天後的東京凱旋公演,憑著繃帶固定和止痛針上場表演。而SOLO演唱會依舊維持原始風格,又唱又跳,並沒有告知觀眾自己負傷的事實。

2005.12.29

東京公演,瀧澤過去從未到場翼的SOLO演唱會(從2004年翼魂開始,至2005翼旅巡迴為止^,這次破天荒地在MC時上場了。並從瀧澤的嘴中親口證實:「翼骨折了。」告知大家,其實翼在後台已經痛到走路都是拖著腳走路的了。

原本翼還在虧瀧澤,瀧澤突然轉了話題。

瀧:「是嗎?但是我真的嚇了一跳呢!翼的腳出了點狀況,大家知道嗎?」
翼:「對不起……」(如附圖)
瀧:「有點骨折了呢。」
全場:「欸——!?」
瀧:「可是呢,這個人從一開場就像沒這回事一般認真跳舞,真的超厲害的呢!」
翼:「沒有啦……對不起。」
瀧:「怎麼會這樣呢?我很擔心呢。」
翼:「嗯……可是我心情超有精神的唷!」
瀧:「嗯,真是太了不起了。」
(中略)
瀧:「這人在後台是這樣(拖著腳)走路的耶!」
全場:「欸——?!」
翼:「沒有啦!是這樣才對!(同手同腳拖腳走路)」
瀧:「不是不是啦!你這樣同手同腳了啦!不是這樣啦……不過你真的很了不起呢~」

2006.1.20

瀧澤前往香港宣傳,翼單獨一人上Music Station宣傳新曲。現場與瀧澤連線時,翼緊緊盯著視窗裡的瀧澤。而在介紹歌曲排行榜時,瀧澤雖不在現場,可是還是藉著連線搞笑,讓翼跟著一起笑出來。

圖1:連線當時

圖2:連線當時

圖3:瀧澤扮怪表情

圖4:被逗笑的翼


2006.03 Wink Up

這期揭露當時瀧澤是在事先告知翼、徵取了翼的首肯後,才公佈腳傷。而非不顧翼的想法而強硬公佈。

瀧澤專訪節錄:

『對了對了!我也有去看了翼的演唱會,剛好是在骨折之後。本來他是打算要隱瞞到底,但是我說「我覺得還是對歌迷說明一下比較好」。雖然我了解他想隱瞞的心情,若是我的話,可能也會不想說吧。但是我覺得這個一定要說,因為與其讓觀眾抱著「翼應該是更會跳舞的啊」的心情回去 ,不如讓他們知道「翼即使是受傷了也還會這樣跳舞」。

在後台痛得不能抬腳的翼,上台的瞬間,就好像一點也不覺得痛的跳舞。這個我實在是不說不行呢!「可以嗎?我要說了喔!」跟翼打過招呼之後,就在MC時間發表了這件事。』


2007.1 POPOLO

經過了一年,雙方很少再提起這次腳傷事件,直到2007年1月POPOLO回顧過去一年時,才又提起翼的腳傷,而瀧澤才終於吐露當時他私底下曾經瞞著翼去找過工作人員,希望工作人員不要給予翼太多的壓力,從當時翼的反應來看,他確實是對談當時才知道瀧澤的舉動。

雜誌節錄:

翼:回顧個人活動,印象最深的果然還是因為骨折而不得不於「SHOCK」強迫休養了一個月,而為大家帶來了許多麻煩這件事情。
瀧:老實說,那個時候,我和工作人員說,請不要勉強翼做非必要的事情
翼:嗯?
瀧:被周圍的大家鼓勵「不要緊」不是會很難過嗎?因為我也感同身受,覺得說「怎麼可能會不要緊?」,所以我就瞞著你私底下告訴工作人員,翼有要求的時候再去回應他就可以了。
翼:是這樣的唷?我不希望因為表現出不安的表情而使得周圍的人都為我擔心,所以也考慮了很多現實層面的問題。雖然心中非常地懊悔,最後還是認為不要輸給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瀧澤今年一開始也遭遇上很多事情吧。
瀧:嗯。不過如今看來都是很好的經驗。遇上一堵高牆的時候,覺得一開始就輸給了自己是不得已的,連超越那堵牆壁的自信都沒有的話,接下來做什麼都沒有意義了。無論是多高的障壁都必須超越過去……
翼:沒錯。


2007.8.19

瀧翼共同主持24小時,翼瞞著瀧澤寫了一封信給瀧澤,信才念到頭三句,翼已經將近忍不住淚水,連忙停止念信,過了好幾秒才繼續把信念完。信裡提到瀧澤是個不認輸又堅強的人,但翼仍希望成為瀧澤的依賴之一。之後的新聞專訪,翼也提到因為瀧澤會不管自己狀況如何、拚命去做事,因此他也會感到擔心。

念信片段:

翼的神情:





而在可以替換歌詞的24小時新歌裡,翼的歌詞是:
當我受傷的時候你立刻就趕來,那時雖然我害羞沒有說,但是真的很謝謝你。

正式地表達了對瀧澤當時對他的照顧和溫柔的感謝之意。

2007.11 POPOLO

又經過了一年,瀧翼五週年,POPOLO的編輯回憶瀧翼五週年的互動,說起了他對瀧翼最大的感動。

節錄如下:

《無須美化,卻正因為是這樣的兩人,更教人無法移開目光》

要能夠將兩人的羈絆浮上檯面,莫過於在陷入困境之時。例如在'05年末,翼腳受傷的那時候。是在跨年演唱會上表演「安達魯西亞的憧憬」時所發生的插曲,這首歌的舞蹈有一段是將外套扔出的動作。而在那當下,瀧澤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舉動。他並沒有扔出自己的外套,而是就這麼抱著它。正當我疑惑的瞬間,在瀧澤身邊的翼,相當俐落地高高扔出了他的外套。是的,瀧澤是為為了行動不便的翼撿外套而做的準備。

事實上記者本人還沒聽聞關於這段逸事的內情。向兩人詢問時,翼苦笑著,而瀧澤彷彿一臉裝傻「欸?」一聲回應。並不需要刻意美化他們。那就是瀧翼。而正因為如此,卻也無法將視線自兩人身上移開。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