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在小路旁盛開的花朵一般
誰都不曾發覺到而盛開的戀心
(歌迷都是空氣~這些都不要緊~)
總是就在你的身邊 總是觸手可及的距離
(只要三小時~只要三小時~台灣日本只距離三小時~)
卻因為你低垂著頭 而忽略了存在 
(不要只看著白飯和牛排~快點出來大家請你吃飯~)

伴著心傷的你 共度的那段時光
(伴著肉麻的你們 共度爬repo的那段時光)
我再度回憶起那天無法擦拭的眼淚
無論如何都難以忘懷
(雞翅膀雞翅膀,請讓我擦你的眼淚……
哦~總長在我身後,他現在很火…)

吶 我還記得(你扭腰的臀線)
吶 我聽見了(你呼呼的笑聲)
即使那些已如過往雲煙
(啊~天哪~)
然而你的(呼呼笑)聲音 你(扭腰)的動作
我仍記憶鮮明
(舊檔我已經看了一百次以上~連TO BASE都被我拿出來重聽)

無法完整傳達的思念 擾亂著我的心
(雖然我知道你的電波只給瀧澤先生)
這份悲傷 吶 何時才能轉換成微笑呢? 
(雖然我聽著你的廣播就可以科科傻笑~)

被夕陽包圍的街道上朦朧浮現的明月
被紫楊花色溫存包圍的你 
(被瀧澤的電波包圍的你~)
如今我回憶起 仍不知該如何是好
(雖然我老是在口嫌體正直嫌棄你的毛和鬍渣渣)
不願放棄 我又再度想起
緩緩而滲的情書
(我想念你的奇異果~我想念你的肚肚肉~我想念你欺負總長時候的惡魔笑~)

再也無法相會 即使當這份痛楚稍見和緩時
(不—————————)
吶 好想見你  即使只是偶然(看見283)我也毫不在乎
(買東西發票上看見283都可以雀躍~跑去超商買養樂多都會開心~)

略顯疲憊的心 被溫暖灑落的雨緩緩熨熱
(台南好熱~<囧>)
我在心中憂傷地歌唱著 這獻給你的歌曲 
(請聽以下來自翼飯的歌聲)

吶 好想見你(翅膀君~)
吶 卻見不到你(翅膀君~)
我明明是那麼地愛你
吶  你(呼呼笑)的聲音 你(欺負總長)的舉動
我至今記憶鮮明
(難道這是我一直嫌棄你鴕鳥蛋頭的報應嗎~)

無法完整傳達的心思 被悄悄包圍的戀詩
(無法完整傳達的心思 被悄悄包圍的怨念)
這份悲傷 吶 總有一天會轉變成微笑吧?


アイタイヨーーーーーーー
つかさ…いや、つばさ君!

這是來自枯竭翼飯的怒吼。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