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將南征膽氣豪,腰橫秋水雁翎刀。
風吹鼉鼓山河動,電閃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種,穴中螻蟻豈能逃。
太平待詔歸來日,朕與先生解戰袍。


以下…小朋友不可以進入。




深夜,大殿之上空無一人,唯有搖晃的蠟燭拉曳出兩個身影仍留滯龍椅旁。

「皇上,大殿之上,您這成何體統!」將軍大人低聲斥責。

「愛卿……」衣衫半露,洩出整個上半身凝脂般白嫩的上半身春光的皇帝,前額攲靠在將軍的肩旁,壓抑不住低低的喘息。汗珠自額際緩緩跌落,在冠玉臉龐上劃出一道清透的水痕。「那你……你先鬆開你的手……啊!」喉嚨間迸出叫聲輕裂,皇帝再也忍不住將手竊竊下移,覆住將軍佈滿粗繭的大手。

「皇上,不可以。」將軍另一隻手覆上皇帝的,嘴角揚起一絲笑意,最底層的手指輕輕地捻動、摩挲,又引得皇帝一陣輕顫。「這裡是神聖的大殿,豈可放縱。」

皇帝滑嫩的腹部泛著淡淡妖艷的液體光線,被夜風吹得搖動的燭光反射其上,將整付身軀襯托得更加動人。

「啊……啊……」股間電流似的快感隨著臣子的動作,又輕又重、又緩又快速地竄入大腦,皇帝憤恨似地一口咬下眼前寬厚的肩,舌面抵著長年征戰戰場、被風沙侵蝕而粗糙的肌膚,情不自禁地用舌尖舔舐著。「朕當初是說……待你凱旋歸來,朕親自……為愛卿解戰袍的……」如今竟成將軍衣物完好、自己卻是衣物不整的狀態,這與他當初的設想未免大相逕庭!

「是啊,皇上您言而無信,王子犯法亦有罪。」將軍鬆開手掌,將皇帝的雙手一併束在皇帝的背後,略退一步離開皇帝癱軟在龍椅上半是赤裸的身子,「那,請恕臣失禮了。」

「你——!」皇帝漲紅了臉,淡淡的緋紅瀰漫臉蛋和胸口,水光暈暈的眼眸透著不可思議和憤怒。這傢伙擺明是故意的!「你再不進來,朕就砍了你的腦袋!」

「恭敬,不如從命。」

巍巍的大將軍一笑,抬高了皇帝的左腿擱置在自己的臂膀上,然後,狠狠撞入。





啊,國文課真快樂T______________T

上課上到一半,教這首詩結果教到我忍不住一直微笑。
我已經N百年沒寫古代文了,有Bug請無視Orz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