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幾個都已經成為國中的老師了,薪水自然不低,也有週休二日,就待遇來說比一般的工作高,更何況像我們這種類似的工作待遇卻與工作內容完全不成正比的,薪水還比對方低過倍、沒加班費、沒週休二日還得一天超過十二個小時的操練,有時候我也難免感嘆,早知當年就不要嘴硬,乖乖修個教育學程,現在大概還涼得狠。

尤其工作越累,就更容易這麼想。尤其我面對學生幾乎是以心機的方式對待,每一言每一句都必須小心翼翼,讚美要大聲說、批評要戒口,費盡心思和他們拉近距離,還得逼自己去認識棒棒堂才有共通話題,一天下來都覺得身心俱疲。

不過最近接到暑期班,新學生在作文裡面寫著對老師的厭惡,堂而皇之地寫著「希望老師再對我們壞點,這樣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名正言順地整他了。」、「不去就不去!你以為你誰啊?管你去死。」之類的言論,都讓我瞠目結舌。一方面是擔心家長看了這種文章會對我產生譴責,二來也是對於現在學生尊師重道的態度感到很感嘆。

國中時期我一直過得很痛苦,老師在體罰上的鞭策遠遠比不過幾次對我言語上辱罵來得嚴重,那段升學至上的日子我一直逃避,畢業後不僅斷絕和所有國中同學的聯絡,同學會一概不出席,也盡力不去想起那段苦中作樂的時期。

這種態度一直到前兩年我都仍秉持著,直到上輩子殺錯人終於來到這個職業。我終於多少設身處地地理解當年老師的心情,雖然至今我仍無法認同他對我的作為,然而比起學生,我相信老師所承受的壓力更勝多多,幾乎是身心煎熬。

於是這麼想,我突然可以對於國中那段時光多少接受了。

人的記憶很可怕,很容易遺忘,其實國中的痛苦經過十幾年剩下的大概還是和同學之間的歡樂,連板子的聲響都變成茶餘飯後的笑話了。

不過即使當年這麼贈恨著老師,卻也從來沒想過要整老師、欺負老師,多少是因為老師當年在學生的心目中太崇高、太高高在上,幾乎是不可撼動的存在。因此如今看到學生對老師那種嘲笑戲謔的態度,我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當年在我的年代是著名惡人,只要走過去都能感受到一股空氣凝結的老師,之前一次偶然去了他開設的補習班,我看見了小學生對他沒大沒小的模樣,險些嚇傻了我。那幾乎是比天塌下來都還要讓我難以相信的光景。

這次寫完作文,我和學生稍微聊了一下,可惜他們沒有聽得下我的話。

然後我就不禁慶幸:還好我不是學校老師,不必八個小時面對學生。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