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模糊的午后。

陽光曬得剛剛好,既不讓人流汗,也不致於教人慵懶。時間用一種不甘不願的態度緩緩走著,奪走人們對時光的感受,沉沉地在風和陽光的沐浴中,連呼吸都是輕柔無比,深怕驚動了什麼。

昨天還在下著大雨呢;魯魯修將窗推開一點縫,探頭出去窗外,臉頰攬上一片陽光。薰風自制服衣領竄入,舒透了肌膚,險些要讓人嘆息了。空氣中不帶任何他方帶來的花香,就只是如此單純的空氣滋味,可是暖暖的,暖了鼻腔連帶暖了整個身軀。

魯魯修伸出手,讓一方太陽停在自己的手掌上。

白皙的手掌很快就被熨熱了,熱度從指尖擴散。就像觸電的感覺,魯魯修想,可是不含痛楚。

於是他忍不住抬眼望了一眼太陽,果不其然瞬間瞇緊了眼,從睫毛之間的隙縫瞧,太陽的輪廓當然瞅不清楚,但是那股燦黃的色彩確實穿越他纖長的眼睫,投入他的視網膜,在大腦深處烙下一個細長的痕跡。

太陽真美。魯魯修淺淺吐了一口氣。

「哥哥,茶泡好了。」

娜娜莉電動輪椅移動的機械聲平板地傳遞過來,還有娜娜莉清脆的喊聲。

「嗯,我就過來。」

魯魯修回頭連忙回應妹妹,唇角都漾開了。他將窗戶推得更開,兩扇窗往外延伸出去,構成一幅窗口的畫景。

陽光撒洩進來,染了一地金。空氣中開始揉進一股茶葉香味。






這真是一個美好的午后。魯魯修這麼想著。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