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連柔軟精都是一起的香香一起的粉紅,好幸福=//////=
都快要忘記踢踢總是美麗的巧合呢~

 

躺在床上,瀧澤埋入翼的脖子,除了剛剛沐浴完的清新香味外,翼身上的睡衣還透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一樣的味道。」一邊說一邊微笑,聲音聽起來有些悶卻掩不住笑意。

「秀君,卡早睏卡有眠啦。」翼臉頰靠上相方的腦袋,「我要睡覺了,你要當絨毛小熊嗎?」

「絨毛小熊可以殘暴化吃掉主人嗎?」瀧澤抬起頭,認真地望著翼。這時總很佩服自己是個天生的演員;自翼眼瞳中透射出來的自己,神情如斯認真誠懇。

「然後主人就會生氣了唷。」笑咪咪說完,翼睡覺去。

留下一隻殘留相同香味的人形小熊難掩嘆息地重新埋回翼的肩窩,跟著閉上雙眼。

唔,這樣也很好。

他輕輕笑。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