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有風,昨夜有雨,於是今天天氣特別清爽。

他涉地而過,穿過叢林。

停在一片藍色的湖前。

湖水水波閃耀,漣漪蕩漾,不遠處有個小型瀑布水花急促墜落,湖水晃動,在晨光下在腳旁閃閃發光,山居的冷杉樹林,恰巧可以掩去太多的陽光。樹枝上的雪早融光了,雨雪不再霏霏,整座山林陷入一種靜不了的生氣。

春天到了。

他蹲下身子,掬起一掌湖水,冰涼自己的面容。

這裡向陽,很舒服;不再有利劍裝飾的腰也輕鬆許多。

而晃漾的水中並沒有當初的那個人。

他走入水中,站在原本的那個位置,初春的湖水仍然冷,雖然還不會冷得教人受不了,但是泡久了還是會不舒服。他想起第一次見面,是的,第一次真正見面時的場景,突然有些莞爾:「還真不怕冷。」

「其實很冷。」

青草的摩擦聲提示了腳步的接近,他一回頭,便看到那一身的純黑。

「原來你卸下那一身的裝備,品味這麼無聊。」魔王蹲在岸邊,托著腮,一臉百無聊賴的表情,倒是眼神綻放的光彩比之前的更亮上許多。「不過挺適合你的。」

他朗聲而笑,向魔王伸出手,「過來。」

「有沒有人教過你禮貌?」

魔王一邊抱怨一邊走近他,大衣上的毛料被湖水浸濕,看起來委靡得好笑。長長衣襬被水拉長就像影子一樣,魔王停在他的面前。湖心像是水上的蒼穹,把他們的身影映在水上的天空,涼意緩緩滲入彼此的血管。

他們相視一笑,為這熟悉的場景。

陽光撒上來,片段的亮點把魔王的眸子染成琥珀色的,那麼璀璨。

「你為何而來?」魔王好奇問。

「你又為何而來?」

「用問題回答問題並不是一個好習慣。」

「我來回答問題的。」他說,「我們的賭注應該還在,而我一直沒有回答你。」

「喔?你有了一個滿意的答案了。」魔王眼睛一亮,咧開微笑,「你是第一個回答的人,不妨說來聽聽。」

「你問我,革命是什麼。」他撫上魔王的臉頰,為久違的觸感而笑。他有多久沒碰過他了?度日如年。「而革命它什麼都不是。」

「喔?」

「他只是讓我擁有你的一個原因罷了。」他側過頭吻住魔王,吻得既輕且柔。

他曾經設想過無數的答案,革命或許是他的責任,革命或許是他的命運,或者是他的宿命,然而無論哪個答案都不代表他的一生。很多事情都不需要理由,他並無須去否認他曾經的生命,但是他有他接著想做的事。

小男孩夢想中的金色稻田終會起浪,革命是什麼,而他為甚麼革命根本不重要。

也許是因為這裡的風光太美好。

而你也太美好。

「——你贏了。」魔王在他唇側笑得開心,雙眼微微闔上回應他的吻。

「請容許我領取賭注的獎品。」他停下片刻的吻,僅隔著短短數公分看魔王的眼睛:「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翼唷。」

 


咯咯笑著,魔王回答,然後主動吻住他。

 

 

(完)

       ☆ チン
 ☆ チン  〃 Λ_Λ    / ̄ ̄ ̄ ̄ ̄ ̄ ̄ ̄
  ヽ ___\(\°▽° )<        恭賀完稿!     
      \_/С С_)_  \________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