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看黑執事,雖然新一集少爺好可憐,可是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好萌。太太我對於正太跟鬼畜攻的防禦力大概是-120%,雖然少爺那麼可憐,我還是忍不住半夜在電腦前「喔喔喔喔喔喔喔」握拳大叫。

踢踢執事系列。

今井黑執事。

抹抹今井執事

這位執事,會煮飯會打掃還有點小潔癖,個性中帶點S但事實上是個ドM。明明是個執事還會撒嬌兼任性,只不過是個執事罷了,是個惡魔執事。

 

今井執事蹲下身,伸出手指頭往大理石地板一抹。

湊近眼前。

嗯,很乾淨。

「呼……」像是突然氣力被抽光一般,今井執事跌坐在地板上,忍不住大字形地仰躺下來。金黃燦爛的吊燈光線照耀進眼底,反射出閃爍的光線。「一個人打掃,意外地累。」翻個身,側臉熨著冰涼涼的地板,還帶著一點消毒水的味道。「還好難不倒我……」

緩緩閉上眼睛,大理石的蒼涼很容易帶走一個人的意識,從視覺開始,嗅覺,最後是聽覺,將人扯入很深很深的黑甜鄉中。

因此,聽不見輕輕的搖鈴金屬聲,也是正常的。

金屬清脆聲細細地、悠遠地傳來,叮鈴叮鈴……叮鈴叮鈴……綿綿地持續了五分鐘,嚘然而止。

三分鐘後,取而代之的是鞋跟敲擊地面的響聲。

一雙擦得明亮的皮鞋停駐在執事先生的睡顏旁,鏡頭往上移,西裝筆挺,彷彿隨時隨地都完美的服飾,搭配上完美無缺的臉蛋。

「唉……」瀧澤少爺蹲下身,深深地嘆了口氣。關節分明的食指戳戳彈性十足的執事臉頰,「搖鈴搖這麼久,卻不見你的蹤跡,沒見過這麼混水摸魚的執事。」該是就寢時間,執事合該來服侍他更衣入眠才是,奈何他在書房搖了五分鐘的鈴,只招來窗外幾聲貓叫。

「睡這裡會感冒的。」認命地把執事先生打橫抱起,瀧澤少爺邁開大步往寢室走去。

懷抱中的執事先生細細打著呼嚕,找著最舒適的姿勢窩進少爺的衣襟內。

 

 

等到隔天執事先生起床時,發現自家少爺胸膛鈕扣大開,正面無表情對他伸出手說「該更衣了。」所發生的「然後」,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