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一根羽毛
抽絲剝繭
立在指尖最沉默的末梢
注目時呼吸
被拆開的羽毛顫動如
吉普賽人蹬步的前一秒
可惜他不會吟唱流浪者歷史的憂傷
那不是他的語言
說了恐怕鄉音太重

啊,羽毛轉身
要跌下了。

羽毛卻背對背地以一種詭異的姿勢
倒立張貼在他指尖的老繭上
破損的羽毛沈重折疊不起來收藏
他祈禱希望永遠不要有風
因為羽毛會

而他不會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