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背景設定:clear首次登堂入室蛇足家。




「哇……」clear露出無比感動的神情,忍不住伸手撫摸著光滑的牆壁。「是隔音間……是隔音間……」多麼令人夢寐以求的空間,他幾乎泫然欲泣,為這高貴而夢想的存在。

「當初也沒特別考量到要拿來唱歌,不過剛好現在可以拿來當作錄音時的隔間。」蛇足靠在門框上,雙手抱胸,有些好笑地望著clear誇張的舉止以及泛著淚光的眼眸。「你有必要這麼感動嗎?」彷彿久旱逢甘霖。

「你不懂,不懂住在沒隔音破公寓的人內心的心酸。」轉過頭義正詞嚴地反駁,clear又回過頭繼續撫摸著美好的世界。「冷氣!是冷氣!哇喔——錄音還可以有冷氣吹,真是太奢侈的享受了!」雙手舉高大聲歡呼,一邊逡巡一邊研究,還不忘點點頭。

揪住clear的衣領,蛇足將clear拎出隔音間,「這房間不過一丁點兒大,你不必研究這麼久吧。」才不過幾坪的小空間,已經在裡頭足足耗費了半個小時。

「唉,蛇足真是幸福。」認命地跟隨著房子主人走出樂園,clear仍戀戀不捨地多瞥去了幾眼。再會了,親愛的隔音間,我在被鄰居威脅時會想起你的美好的,縱使我們只有一面之緣。

蛇足真的笑出聲了。他幾乎要確信自己看到clear的耳朵垂下來,充分表達出他的沮喪。「走了,去餐廳,我拿飲料給你喝。」

回到餐廳,clear一屁股坐在木頭椅上,看著蛇足半身埋在冰箱裡挖掘,「你家的貓呢?」

「早不知道溜到哪個角落去了。」

「喔。」真沒誠意的主人。

「你要喝啤酒還是果汁?」

「啤酒。」

「抱歉,只剩一罐。」蛇足兩根手指拎著啤酒罐,笑得有些歉意。「我拿杯子,一人一半如何?」

「喔。」

身為來客,沒有資格說不。但事實上,他願意接受只喝白開水的招待。

蛇足拿來兩只馬克杯,波地一聲食指俐落地打開拉環,在兩只馬克杯中流暢地倒入金黃色的液體,杯中早已準備妥當的半透明冰塊緩緩上浮,白色的泡沫蓋過杯面,僅露出數顆三分之一面積的冰塊稜角。

Clear偷偷覷了蛇足一眼。為甚麼不用玻璃杯呢?用馬克杯喝啤酒,真是奇妙的習慣。

率先捧起其中一杯,蛇足暢快地灌入了一大口。「啊!夏天果然還是要喝啤酒。」豪爽舒吐胸中的濁氣,再接再厲又灌下第二口。

「明明有開中央空調……」clear也隨著仰頭灌一口,然後跟著大嘆美味。

「你檢查得如何?」

「什麼?」clear放下杯子,他沒聽清楚。

「我家還不錯吧?」蛇足漂亮的嘴唇線條勾起,單手拄著下頜,瞅著clear。

「棒呆了!」捧著馬克杯,clear雙眼閃閃發光。「如果我家有一個隔音間,錄音時就不必有這麼多顧忌了。」他想,他大概能夠理解為甚麼蛇足的歌聲總是散發著一種毫無顧忌的悠暢快感,那真的是徹底放開才唱得出來的聲音吧。

小指勾著馬克杯的把手,蛇足說話一派漫不經心。「我並不介意你來我家錄音唷。」

「——欸?」

「還是你要我說,我很歡迎你來我家錄音?」抬起眼對上clear的眼珠子,蛇足眨眨眼。

有時候他真的摸不清混血兒腦袋中跟日本人想的到底一不一樣。Clear乾笑幾聲,「謝謝你的好心,可是我不方便這麼麻煩你,我要過來也是很晚的時候了。」啊,美好的香格里拉終究是香格里拉,他無緣獲得。

「我可能睡得比你還晚呢。」蛇足又灌了一口酒。「我喜歡你的聲音,你當我是你的聽眾不就好了?或者我獲得還更多。」他眼眸中笑意明顯;不像一般黃種人漆黑的虹膜,蛇足的瞳孔旁有一圈好看的咖啡色包圍著,看起來有些震蕩人心。

「不好笑。」他承認自己確實心動了,但畢竟他今天才第一次作客,不好得寸進尺。「真的謝謝你了。」

蛇足誇張地捧著心,一臉痛苦,「你不相信我這個歌迷的真心嗎?真是太傷人了。」

「相信啊相信啊。」他虛情假意地晃晃腦袋。

「你演得不像,演技要加強。」蛇足笑得爽朗,再收起笑,「我是說真的,你需要一個更好的錄音環境。」

Clear低頭看啤酒氣泡已然消去大半的半杯啤酒,冰塊還聳然不動分文。「可是——」天生的好家教頻頻提醒他不該太麻煩網友。

「不如下次我們先合作一首歌嘗試看看,」蛇足一頓,「還是要我以身相許,你才願意答應我這小小歌迷的要求?」蛇足忽然上身湊近,對著近在咫尺的clear臉龐吐息,磁性而低沉的嗓音壓得更低,彷彿是像砂紙上磨過一般,粗粗的、啞啞的,還帶著些許啤酒的滋味。

Clear一怔,突然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好像、不太對?

「clear?」

如果現在閉上眼睛的話,會發生什麼後果?clear呆呆地想,盯著眼前的唇瓣。

「clear?」

Clear眼神轉移回蛇足眼睛,又移回蛇足的嘴唇,眨了兩下,然後像是慢動作似的,眼睛緩緩地闔上。

這下子換成蛇足愣住不知所措了;應該接下去繼續發展嗎?

Clear吸吐而出的二氧化碳與他有相同的啤酒味道,長長的眼睫毛覆蓋在有淡淡黑眼圈的眼窩上,棕色的髮絲一綹落在他的太陽穴旁,其他整齊地被clear僚在耳後以免影響視線。

現在他該怎麼做?蛇足頓了頓動作,又輕輕往前移,縮短彼此的距離。

他忽然伸出拇指撫摸clear的左臉,那裡粘著一根眼睫毛。

Clear猛地站起身,睜開瞪大如牛鈴的雙眼,滿臉通紅:「我、我我我、我要上廁所!」宣佈完畢,劍及履及,立刻匆匆忙忙地扔下蛇足咚咚咚衝向走廊。

「喵嗚——」一聲慘叫響起。

「嗚哇!モカちゃん對不起!」

顯然是踩到障礙物了,可憐的モカちゃん。蛇足爆笑出來。

「clear,你走錯方向了,」蛇足揚聲說,「左轉才是廁所,右轉是隔音間。」

接著,他看見clear單手扶著額,身影迅速地自走廊掠過。

他笑得更囂張了。

--
我想寫ドS的clear啦~~~~~(打滾)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