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個微渺的人,聲音往往不被人聽見。

然而這次我雖然沒喊出來,但是我聽見了好多人的呼吼。

從第一屆台灣奪得金牌的奧運,我站在電視前看到陳詩欣抱著教練痛哭,然後肅立在選手中,對著台灣的奧運旗敬禮,偌大的會場響起最耳熟能詳的國旗歌。那是我從小聽的歌曲啊,國小嘶聲大唱的國旗歌,而滾滾淚水無法抑止。

我突然發現,一種共同的榮譽感,原來具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又是高志綱!

張九九囂張的高舉雙手,高飛球入手套!

蘇麗文的故事,至今我仍在課堂上津津樂道。倒地十一次的痛苦,再接再厲不屈不撓爬起來的意志,痛失獎牌的悲傷,以及令我們肅然起敬的一身風骨。原來寫作的偉人例子從來都不須往古人身上找,不須往外國人身上找,愛迪生早已能夠安息,在台灣就有太多值得我們尊敬的存在。

我猶記跟著貓子去台南球場看世棒轉播,台灣輸了,我激動得撞到椅子,離場時很多人哭了,我的小腿也瘀清了一大塊。可是那份痛苦終究消逝,我卻始終難以忘懷極大的場地中,沒有任何選手真正地站在我們面前奮戰,然而全場的觀眾喊得比誰都還要大聲!那樣努力的身姿!

接著,2009年高雄世運。

我不再像以前那麼投入看國際比賽,不過我還是看了閉幕典禮。接著熱淚盈眶,不能自已。

台灣變得那麼龐大,龐大得我的心都要容納不下了。

我記憶中深植的某種情感澎湃得驚濤裂岸,亂石崩雲了。腦海中驟然閃過陳詩欣的臉、朱木炎的臉、蘇麗文的臉、陳金鋒的臉,以及好多好多在我成長脈絡中都印下血痕的賽事,我每每為了台灣人那樣熱情洋溢的能量而呼吸困難,不,我用的字眼未免過於膚淺,怎麼會只有呼吸困難?我至今仍是淚流不止啊。

台灣好大!

好美!

好動人!

伍佰唱起「心愛的,再會啦」,我想起我國中時熱愛他時的自己。距離國中已經那麼久了,但是我的心中有一個青春的少女看著「空襲警報」的演唱會VCD而大叫大跳著,那足以讓如今的我對著螢幕上的伍佰也一起汗水淚水融化我的表情。伍佰老了,我長大了,可是我們的歌聲還是那麼大聲。

「後排的吃飯沒!」、「卡大聲欸啦!」、「第一排的系咧蔥蝦!」

卡大聲欸啦!喊出來台灣加油!

當台上台下的台灣人、外國人跳成一圈的花朵,我可以摯信,愛情何須被言語以及國家所隔閡?暢聲一笑即可!無須節奏,因為同聲大笑即是節拍!

時間流動的痕跡實在微不足道,因為我們都仍那麼興奮。

我只是一個微渺的人,聲音往往不被人聽見。

但是幸好,大家都喊出來了。

又是高志綱!

不,這次是「又是台灣」!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