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版有人在教什麼是「共伴效應」,看了幾天新聞老一頭霧水的我終於懂了

原來「共伴效應」就是…

颱風遇上了東北季風,於是一把把他抓過來壓在床上,把原本愛哭的東北季風欺負得哭得更嚴重!

同學請用螢光筆劃線!

頓悟!091.gif

於是就出現這種延伸。

【共伴效應】

他討厭他。

季風蹲在床的一角咬著下唇,吸著鼻子,企圖停止自己的眼淚,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臉龐上的淚水啪搭啪搭地拚命往下掉,把揪在自己手掌裡的棉被都濕了一大塊。

他討厭他,討厭死他了!

瞪著大字型佔據床舖的人,季風努力忍耐踹出一腳的衝動。

到底為什麼事情會進展到這地步?季風抽抽搭搭地抹去一掌淚水,又把棉被往自己這裡拉近幾分,看見台風裸露的肚子露出,小小的肚臍露在被外,台風忍不住扭了扭鼻子,季風心中很卑微地升起一點點的報復快感。

祝你起床得H1N1!

抽鼻子。

季風想,世界上最差勁的人絕對就是那種幾百年沒來探望情人然後難得見到一面就把對方壓到床上一句情話都不講就身體力行一整天都把他這樣那樣的混帳了!

呼……季風吸一口氣,慶幸自己是在心中罵,不至於台詞太長來不及換氣。

遠距離戀愛,一年中只能見上一兩次,他心中其實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向對方說的呀。

眼眶一熱,想起自己的委屈,季風又眼淚湧出來。

笨蛋才會哭!他把腦袋埋到棉被裡,咬著棉被出氣。

突然,自己棉被中的空間驟然縮小,被牢牢擁到鐵臂當中。他當然知道兇手是誰,但他拒絕露面。

「還在哭啊……」

「鬼才在哭!」聲音都沙啞了,季風堅持回嘴。

熱熱的體溫透過涼被傳過來,把自己仍未著衣的肌膚熨上暖暖的溫度。季風很不堅持地往棉被外的那個懷抱湊過去;自己真是忝不知恥,季風有些絕望。

可是冷氣有點冷……

「我只是很想你。」

「屁啦。」

「不然誰會像野獸一樣看到人就撲啊。」台風重重地嘆息。

「你是野獸啊。」

「野獸挑獵物也看人的。」鼻子癢癢的,「哈啾!」

「……」季風悄悄地從棉被中探出頭,看見台風正努力揉著鼻子,肌膚上浮起一顆一顆的雞皮疙瘩。「你糟了你,睡覺不蓋被子,明天你就得去打克流感了。」

「那你不也中標了?」何況,流感是因為受寒的緣故嗎?

「我才沒有感冒。」他身強體健,天天運動吃阿鈣。嘴巴雖然這麼說,季風還是誠實地把手中拉得緊緊的棉被放鬆了,然後用腳趾頭輕輕地、輕輕地扯向台風的位置。

「這樣就有啦。」台風抱著季風,直接將他壓倒在床舖上。「你好暖和,貼在一起就不會感冒了。」

季風漲紅一張臉,腳丫子頻頻踢動,「流感才不是因為受寒咧!你放開我!色狼!變態!」

你剛剛明明說……台風啾了一口季風的嘴,決定拋開流行性感冒這個話題。「我好想你。」

「我……我也……」完蛋了,臉越來越熱。被包在棉被中的季風感覺自己的體溫驟然升高,幾乎要破表了。「我好熱,你放開我啦……」

「可以。」

說到做到,台風一把抽掉隔離的棉被,直接面對面,肉體貼肉體。

「咳……」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季風發現自己的小腹被熱呼呼、硬梆梆的某樣物品抵著,而自己硬梆梆、熱呼呼的某樣物品,則在對方的大腿之間摩挲著。天哪、天哪……「不、不是這樣啦……」

「你眼睛都哭紅了。」台風輕輕吻上季風的眼皮。

匆忙地別過頭,季風努力阻止自己大舌頭:「還、還不都是你、害的……」

「你剛剛一定又偷哭。」

「鬼才偷哭!」

「七月剛過,哪來那麼多鬼。」舔舔季風的臉頰,台風的手簡單、樸素、迅速、確實直接往下方探去。「我有沒有跟你說過……」

「你、你不要亂摸!」不能動彈了,季風瞪大眼睛,後知後覺注意到自己的雙臂被對方的體重壓制得死死的。

「你哭起來很萌。」台風露出惡意的笑,抓住季風的下體。

「什麼萌!」熱火猛地從被大手抓住的地方轟然炸開,熱流沿著血管快速地蔓延全身,皮膚都發紅了。「啊……放開……嗚嗚……」

又哭了。看著情人哭得梨花帶淚,台風毫無罪惡感地認真摩擦著,另外一隻手忙著往季風後方摸索過去。「中秋節佳節放假,我們在床上多待個幾天吧。」舔舔。

「見鬼的中秋節!哪來的月亮啦!」

季風大哭起來,跟窗外的狂風暴雨一起增添了夜晚的不平靜。


--
「你知道什麼是共伴效應嗎?」興致勃勃。

「兩個颱風或一個颱風一個氣壓,牽著哪裡都去不了的意思,因為剛好互相氣流互通,會一直龜在同一個地方或是急轉彎。」by友人。

「不是!」扔連結。

 

「所以台灣是床嗎?!」by夜夜。

「……欸嘿~」轉頭。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