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人生第一次穿上白色禮服,是在童年還很小的時候。

當然不是當新娘或是伴娘,區區一枚小羅莉只能當個小花童。於是乎,在表姐的婚禮上,我穿上了漂亮的白色小洋裝,拎著小花籃,得意洋洋地在大屋子裡竄流。當時跟我一起當花童的是我的堂姊,當時還有點胖胖的,但是跟我年紀差不多,只比我大一點,我從小就喜歡跟在他的屁股後。

還記得表姐丈家那有很多樹,我望著高聳的樹,突然興起了很深的興趣。我轉頭對我媽說:「我要拍照。」

拍什麼照?

我七手八腳地爬上了樹幹,居高臨下地對著我媽露齒燦爛一笑。

喀嚓!

一個穿著純潔白淨小洋裝的小羅莉,趴在樹枝上,搖搖欲墜的經典畫面。

接著車隊要回到姑媽家,下了車,我們走進巷子。兩個小花童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面,大人們最喜歡一邊走路一邊配話,動作總是慢吞吞的,我們幾個靜不下來的跑得特別快。

接著要轉入T字型的巷子,前面就是姑媽家了。

「我們過去吧。」

「前面有車。」表姐盯著那還遠的車子,惴惴不安。

「還那麼遠!我們用衝的!」巷子不過不到20公尺的寬,兩三步就超越車子速度到達對岸了。

我話還沒說完,腳一蹬,就衝了出去!

ㄍㄧ———————碰!

我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地滾了出去!

直擊!紅不讓!

而且還不是許峰賓那種側滾法,是今井翼從樓梯上滾下來的,前滾翻法!

10分!10分!10分!10分!10分!

我咕嚕咕嚕滾出去後,嚎啕大哭地站起來,大人們都已經趕到現場,我媽嚇壞了,連忙抱著大哭的我,檢查我是否哪裡有傷。神奇的是,我除了拚命地哭以外,毫髮無傷, 司機看到我沒事,也開車離開了。

「大概就是那一滾,滾出去所以沒事了吧。」某位親戚眼鏡一閃,頂了頂眼鏡。

是這樣的嗎!?

我還是一直大哭,放聲大哭。

「應該是驚到,去廟裡收一下驚就好了。」年長的親戚摸摸下巴說。

最後並沒有去收驚,因為十分鐘後,我又生龍活虎了。

 

看到G5許峰賓那一滾,不禁讓我油然憶起了這段回憶。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