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只能在這說,關於活動的。

十來天前,我提筆寫信給之前曾經為瀧翼連署過的日本友人,請求他們共同協力,幫忙連署,隔天很快地他回信給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勸我放棄比較好,精神壓力會大到無法想像。

那天我重新更改了原本的想法,花了一個下午跟拿魯卡討論該怎麼辦,晚上把所有其他家有關的連署瀏覽過一次,又跟Lina討論了一個通宵,透過他的建議跟觀察,終於確認作法,當天半夜寫出了企劃表。

接著一切就開始動作,包括區域的負責規劃、網站製作、翻譯,一次又一次地修正作法、網站,事實上比我想像的要複雜很多。

在這過程中,有人告訴我,這根本沒有作用,何必呢?有人告訴我,這一定會有人說風涼話;有人告訴我,你最好不要抱以太大的期待,會難過的。活動的進行勢必會有質疑和不信任。

我回答他們:

「但是我要做,一定要做。」

我有很多擔心害怕的事,雖然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企劃,但是也足以令我難以安眠。時至今日,網站還是在持續地修正,我們還是在討論怎麼做會比較好。其中,我曾經對一些人感到心寒,失去了信任,我也曾經大發脾氣,我也曾經為了偶像的某些話而想要放棄了。

但是要做。

也許到活動的三月,只剩下寥寥幾張卡片,我也要寄。

我也要感謝那些對我不吝幫助的朋友,他們沒有因為麻煩而退縮。

之所以選擇寄給偶像而不是事務所,當中是考慮到很多的方向,朋友問我,如果他們真有能力扭轉乾坤,如今又怎會見他們分開呢?我知道啊,這個作法完全只建立在一個立場上——對瀧翼的信任。

你信任他們,那這張卡片,就會有用。

這次我們要做的不是抵制事務所,而是當偶像的力量,讓他們可以知道,有很多人在等著他們回來。400天、500天、600天…甚至可能未來700天,都有人還在期待。看到學年曆不出、今井翼決定要出個人單曲時,283改弦更張叫「今井翼」,我感覺到有些事情真的要改變了,無論我們相不相信。

但是我還在信,信他們兩個都很愛瀧翼,信他們兩個還在努力,就信他們曾經說過的每一句話。我曾經徬徨失措,茫然迷惘,我也曾經大罵他們倆個人,我卻仍然看到他們會難過、會掉淚。然,夜哭到明,明哭到夜,焉能哭死董卓邪?

起碼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還在等。

朋友問我:你覺得會有多少人參加?

我玩笑似的說:大概五十人吧。

但是我會衷心感謝那五十人,陪著一起嘗試。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