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麗,夠了、已經夠了。」
「魯魯,我向人開槍了…我…」
「是我的錯,夏麗一點錯都沒有!」
「我也對魯魯開槍了…」
「我還活著!」
「但是…我向你開槍了!」
「我原諒你!你的罪愆全部由我承擔。」
「我希望你溫柔地對我。」
「這有什麼不該的?」
「爸爸明明死了…」
「忘了吧!把所有厭惡的事情都忘了吧!」
「我做不到!」
「做得到!我來讓你遺忘一切…」
「難道你…」
「夏麗,對於你父親的事我感到很抱歉。如果尚有來生,我會對你…」
「不——」

--


「請問…你也失去了親人嗎?」
「不,不是親人,是一位朋友。對…或許是一位最重要…」
「是這樣的啊。」
「人們總是會等到失去後才意識到他的重要性呢。意識到自己從對方的笑容中得到了太多的救贖,已經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拌嘴、一起歡笑了。」
「你很喜歡他吧?」
「現在,我已經什麼都不知道了。」
「黎明會來臨的。」
「欸?」
「我雖然忘記了自己為甚麼會來到這裡,或許我只是想為某件事情劃下句點,雖然我的確有很多難以忘懷的事、很多悲傷的回憶,不過,黎明終會來臨的!所以你並不需要壓抑自己。」
「說得也是…我也是這麼想的呢。這些日子以來,謝謝你。」
「咦…」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魯魯修看到哭,前面計謀機戰太多了,似乎還沒有一集是針對劇中人物內心感情做了這麼多著墨。雖然劇情突然在這裡重重突兀劃上一筆魯魯和夏麗的感情,明明前面十來集魯魯對夏麗冷淡無比,這裡卻緊急地用力去描繪魯魯對夏麗的感情。夏麗這個角色刻劃得真好,從暗戀、喪親、發現喜歡的人就是殺害自己父親的兇手,喪親到與魯魯更進一步到開誠佈公,僅僅用短短兩集就一氣呵成說完了,很緊湊、但是很趕。尤其是魯魯這段感情真是讓人有點丈二金剛,你什麼時候這麼看重這位朋友了呢?

而且還是這麼八股的感情描述。但是搭配上優柔但並不哀傷的插入曲,這樣的反差,我還是忍不住哭了。這兩集看下來,我發現了魯魯,已經再也不可能擁有朋友、註定要永遠一個人了;剩下的只有戰友,他只能去想這個是友還是敵?可不可以並肩作戰?可不可以拿來利用?

這樣難以言喻的孤獨感,我直到了夏麗這位暗戀著魯魯的人被魯魯親手終結關於魯魯的記憶後才真正確實感受到了。之前魯魯對於自己所踏上的道路一直都沒有猶豫和遲疑,如果不是夏麗,他也永遠都不知道煞車的滋味吧。徬徨、猶豫、哀傷,這也許是衝過頭的魯魯很需要的情感調和。

最好的方法還是殺了夏麗,只是做不到。退一步,選擇了有風險的作法。

請忘了關於我的一切。

我在想,魯魯是不是也是第一次驚覺到了自己珍惜的一切在自己的革命之下,會漸漸地被迫失去呢?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只有娜娜莉嗎?在自己緩緩前進的同時,自己失去的東西會不會一一默默地消失?

還有,我還是討厭朱雀。我看魯魯羞已經快被他搞瘋了,哼,我也不承認朱雀你是魯魯羞前男友啦,八嘎呀囉!

昴不是魔王,他是變態!有夠變態!有C.C.控的變態!然後這個變態是草尾毅配的啊啊啊啊——你怎麼配這個變態可以配得這麼自然,聽起來有點變態、又不會太變態。我必須老實說,中田讓治的聲音我一聽就覺得這傢伙絕非善類…應該也是變態輩的…欸?這部動畫好多變態?

不喜歡新OP,有夠亂七八糟。聽到了00集中那個泳裝入選配音的少女聲音,聲音一聽就聽出來了,在眾多強大的聲優環繞中,真是辛苦啦。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