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個 劇 本 怎 麼 可 以 寫 得 這 麼 好 。 

短短不到兩小時的時間,利用起承轉合四集,帶出主角的心情轉折,真是太棒了,寫得好精彩細膩。我好想要拜讀一下劇本,閱讀劇本一定又有別番風味。好喜歡這個劇本喔,真的覺得寫得好棒…不矯揉做作、不刻意艱澀,很容易入口,然而在呈述角色心情時也處理得很適當。

 而且音樂是… 佐佐木華音的音樂! 

我在看的時候,就覺得OP怎麼會如此耳熟…總覺得一定是哪部動畫或遊戲的音樂…果不其然一注意了Staff,是佐佐木華音!居然是Wish這首音樂啊!我的心情真是既開心又有點複雜…

回到演技者本身。我第一次看演技者是翅膀的「脫衣舞者」,當時對於這樣舞台劇與電視劇的融合實在感到非常驚豔。我個人本來就比較喜歡劇團在小舞台上的戲劇表演,演技者的演出雖然是透過電視做媒介,但是其所呈現出來的氛圍卻又較為貼近舞台劇的呈現方式。一方小小的場景就已經是整個舞台,故事的推展全靠演員的演技呈現,難怪稱作「劇團演技者」,這樣的表演確實對演技來說是一大考驗。

在看一、二集時,我曾經想過,為甚麼「再見了西湖君」以西湖君為名,主演卻是飯島?直到劇情開展到第三集,我終於徹底了解感受到,為何飯島會是主演了。

「再見了西湖君」整體原本就是在講述飯島的心情,從第一集飯島抱著箱子走出家門、到最後和西湖在球場上扔擲球,這四集中,編劇一集一集慢慢詮釋飯島的內心,從1→1+1→1+1+1→1+1+1+1,每一個橋段都不可或缺,每一個細節都是推進飯島心情的重要螺絲釘。慢慢地往上增疊,將飯島內心的秘密和情緒,藉由對話來一一加上壓力,最後放上最後一根稻草,讓飯島終於一氣爆發,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情。

飯島對於西湖的心情埋藏了多年,已經糾葛複雜到難以整理。簡單來說,是從自卑和友情發展而出的糾纏,飯島對西湖,既愛又妒,與西湖相知相惜這麼多年,飯島一開始對於西湖多少帶點優越感,認為自己的球技比西湖還要好,因此對於教練後來捨棄自己而起用西湖這點,心中一直隱藏著疙瘩。而他又不敢向西湖君承認自己的失敗,更不願意面對自己的失敗,只能藉由幼稚的小手段而打擊西湖,偏偏西湖從來不把自己幼稚的行為放在心上,這對飯島來說更是沈重的打擊;認為西湖總是高高在上,不屑地看待自己的弱小。

而這份優越感一直到長大成人仍然存在,飯島以為西湖登上一軍的變化球就是當年那個違規的上飄變化球,甚至搶功說那個變化球的首位發明者其實是自己。說穿了,無論事實為何,飯島其實只是想要保持一點僅有的驕傲,認為自己並沒有比西湖差,西湖的成長實際上還是靠著自己,而自己對西湖而言仍是不可或缺的。飯島一直企圖將自己拉至與西湖擁有相同的地位。

藉著酒精的催化,飯島這幾年來的愧疚和自卑終於爆發。

原本自己才是有光明前途的,原本投手位置是屬於自己的,原本有可能登上一軍的是自己……原本只是單純的玩伴,如今竟然有如雲泥之別。西湖在一軍,而自己僅僅是個辭掉在加油站的打工、在家裏照顧奶奶的家裏蹲,兩個人所延展開的路途竟然有這麼大的迥異。西湖的回來,逼迫了飯島正視自己的頹廢和不誠實。

飯島並不恨西湖,甚至不討厭他、喜歡他,事實上,飯島所有的痛苦都是自找的。現實和自我的放逐,使得飯島離西湖越來越遠,迷失在現實中、遺忘當年的約定。唯有西湖孜孜矻矻地實現了當年的夢想,心中仍惦記著和童年好友飯島的約束。

飯島一直逼著西湖承認,西湖自己其實是恨著他的,不過也是為了減輕自己內心的煎熬,替自己的罪惡感找個出口。對西湖,飯島做了這麼多難以饒恕的事情,飯島只能藉由幻想西湖痛恨著他,以減輕自己的罪惡感;西湖不停地強調「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我早已不放在心上。」飯島卻難以抑止自己的憤怒:「其實你很恨我們對吧!」。然而這種心情,無論有沒有確實減輕了飯島的罪惡感,但是毋庸置疑的,卻大大地增加了飯島的內心壓力。深深的自卑、深深的嫉妒、深深的無奈。飯島破壞了過去他們一起歡樂練球的投球器,狠狠地摧毀了往日的情懷和糾結。

要解除飯島心中的糾結,惟解鈴還須繫鈴人,西湖的回來是為了實現一個承諾。他的坦然以對,終於也紓解開了飯島內心的痛苦……自己堅持抱持的優越感、搶著說上飄變化球是自己創造而出的說法,結果也不過不足一哂。促使西湖成為一軍的並不是那個變化球,只是一個簡單的球路,沒有違規、只是苦練之下的產物……那麼自己究竟在堅持什麼呢?自己究竟想從比較中獲得什麼?我以為飯島是如此失落的。過去的自卑和嫉妒也是相同的。自己苦苦堅持的罪惡和惡行,到底有什麼意義?

時光荏苒,再重要的、再悲傷的、再痛苦的,往往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沖淡了。在嫉妒、自卑、懷念、不甘心之下,所留存下來的,還是那份歷久彌新的友情。就是因為飯島無法捨棄對西湖的友情,這些負面的情緒才會顯得特別沈重。

當年純粹美好的回憶,隱藏著不為多人知的泥淖,在遭破壞後,撥雲去霧後,遺留下來的,其實還是那麼地純粹美麗。

最後一幕,飯島與西湖的投球,為兩個人的友情劃下最完美的句點。在原作改編的舞台劇中,並沒有演出投球的場景,只有利用投球的聲音呈現,讓觀眾自行想像最後西湖和飯島兩人的模樣。我是比較喜歡舞台劇含蓄的表現手法,不過電視劇那幕處理得很棒,整個情緒都攤開了,讓人看得覺得很舒服。

「再見了西湖君」的結局讓我想起「爸爸的海、我的天空」,遺留下很大的聯想空間。編劇沒有說明最後的結局是什麼,僅僅利用主角的行為去說明一切。「爸爸的海、我的天空」停留在瀧澤提著吉他、手中握著鈔票的背景,「再見了西湖君」的結局滯留在飯島和西湖扔擲棒球,飯島燦爛的笑容中。

用一句我當初看「爸爸的海、我的天空」的感想做結,不過就是——回到初衷,如此足矣。

這類的角色和Endless Shock裡的翼還頗像的,對翅膀來說,應該很得心應手。翅膀的演技多少還是脫不去Shock的影子,但是實在進步太多了。電視劇不如大型舞台劇必須表情肢體都誇張呈現,可是像這類舞台劇和電視劇的融合,又必須比電視劇要誇張一些,翅膀表現得已經相當到位,即使還不夠自然細膩,臉部表情也不夠多,不過已然將飯島的內心戲表達得淋漓盡致了。翅膀的演技更是隨著劇情推展而越來越精彩,到了第三集飯島爆發時,翅膀已經完全成為了「飯島直也」,教人拍案叫絕。


是說……

幕後的ㄐㄐ翼真是太可愛了!哇哈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