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用電視看大阪場,因為很喜歡那場的MC所以硬是搶來電視再看一次(我承認我是想看翅膀三八地摀住嘴巴、翹起屁股扭來扭去的模樣)。

於是我就跳跳跳、跳跳跳到MC。我媽也陪我稍微看一下,他要等看八點的大奧。

我媽:「翻譯。」
我:「沒那麼厲害。」
(沉默……然後播到抱抱。)
我媽:「你不是會日文。他們為甚麼要相抱?」
我:「……呼呼呼。」
我妹:「幹嘛笑這麼變態,翻譯啦!」
我:「……嘿嘿嘿。」

我不是故意不翻!而是我不好意思啊!!!囧

我能說……
「剛剛TSUBASA說『要在大阪製造很多疑惑再回東京~』啦!」

我能說……
「剛剛TAKKI說『今井先生,如果不做些什麼是無法結束的唷。』所以就抱抱了啦!」

我能說……
「剛剛TSUBASA說『今天已經抱抱很多次囉!』然後說『有一半是真的!』」

我能說……
「剛剛TAKKI死命否認說『並沒有!!』可是笑得很開心~」

Orz

我生性閉俗,還是一切盡在不言中吧(捂嘴笑)。
瀧澤先生,我很努力想幫你們低調了,可是你們太高調啦…哭哭。

我還發現最後要牽手謝幕時,翅膀對著瀧澤笑得好甜才走近瀧澤,牽起手。
うえぇぇぇぇぇーーーー萌えぇぇぇぇぇぇーーー笑得那麼可愛幹嘛啦!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