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婦人公論2007年訪問


雙人的約定「主張與尊重」 
於13歲邂逅,如今心情已然如同夫妻 

翼:「還記得徵選那天嗎?在會場滿滿五十人左右當中,瀧澤綻放著特殊的光芒色彩呢。
瀧:「我也還記得翼呢。一來年齡相仿,上舞蹈課的時候,位置也非常接近。」
翼:「身高和身軀的尺寸也類似,因此跳舞的位置很近。第二次相會是在那之後大概一個禮拜,人數已經減少了一半以上。(望著瀧澤)想說『啊!他也在啊。』這樣。不過當時,我們都不清楚已經通過徵選了。在工作場合告訴我們『下次要去哪裡哪裡』,一邊還在半信半疑:『這樣算通過了嗎?』……然後,就這樣到了現在(笑)。」 

(略)

為呈現出個人步調印象而煩惱不已 

瀧:「(前略)我們出道當時,還發生了一點插曲。」
翼:「那是在我們兩人演唱會的隔天,突然報紙上報導了『瀧澤、今井,各自單飛出道』的新聞,可是我們本人都沒有聽說過這件事啊!『欸,我們要單飛嗎!』這樣(笑)。去了現場,還受到了大家的祝福『恭喜出道!』。和瀧澤通了電話,『你聽說過這件事嗎?』問了他,果然也是『我一無所悉啊。』。」
瀧:「於是向事務所確認後,考慮起出道的事,究竟是要單飛或者是團體出道尚未有定論。要選擇何種,我們兩人互相討論著。就這麼單獨兩人談論了很深,考慮了許許多多之後,決定選擇團體。因此,當我們出道的時候,是毫無迷惑徬徨的。」 

(略)

瀧:「(前略)可以這麼說,翼所感到反感的,我已經能光從肌膚上就能理解了(指不去接觸就能理解)。」
翼:「說來有些怪,我們從小便在一起,度過了與家人相同的年月,因此當下的心情和心情已經能從空氣中便互相理解了。」
瀧:「但是,當你心情不好而感到沮喪的時候,我並不會去問你『怎麼了?和我聊聊吧。』。雖然只要翼想和我談什麼我都願意傾聽,但是在不強迫要求他的範圍內,我只會默默地親眼守護著他。不會企圖特地親近他。」
翼:「在休息室也不會想和對方攀談,就不懂的人看了也許會認為我們的感情很差。但是我們兩人在歡樂的時候可以很直率地去享受開心,能很自然地行動。」
瀧:「我們兩人在某種意義上,已經像是親人一般親,在工作上也是擁有相同目標努力的同志。然而我認為比起太過親近,不如保持些許的距離反而還比較好。」
翼:「不是曾言,單獨兩人之間的人際關係,例如夫妻、例如戀人,比起緊緊黏在一起,不如保持些許的距離為佳嗎?我們兩人亦同。『雖然能夠懂得對方的心情和性格,但是私底下的舉動並不清楚』像這樣的狀態會比較好。我們兩人,對於彼此的私人領域毫不干涉。啊,不過至少知道對方的手機號碼。」
瀧:「不過,不會打給對方就是了……反而讓人覺得『我們很頻繁聯絡』了吧~(笑)」

--

這是去年還在談距離感的時候@@
非常喜歡這篇訪問,但是一直沒空翻…刪掉其他談自己事情的部份,截出兩人關係的部份(關於個人的部份也是很值得一讀的)。我沒有斷章取義喔>D<
「主張和尊重」這是翼講的,說他們兩人目前對彼此採取這樣的姿態。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